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要案
    李牧凡根本不在意我反不反对,笑道:“孙道友、余道友顾及先来后到,讲的是名分和情谊,不过现在关乎的不是我们本身的利益,而是各方门派数千人的利益。总不能就这么定下,也要看看大家伙的看法,陈道友、霍道友、商道友和我的看法是一致的。断月不需要什么胜利的利益做回报,只不过算是替道门争口气而已,不赞同的道友也可以想想,这是两全其美之事。”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真把这当菜市场你乾坤道的家?你就断定我打不赢?”我冷冷的说道。

    “夏一天。就你那点水平,我不说其他的,就是随便上来个悟道后期的,你也不是对手!而且现在你反对有用?反对票投的可比支持你的多!”李牧凡在众人面前也不敢太发作,但神色不好看是肯定的,他可能认为李断月替我打这场,东西也不要了就很了不起了,至于其他隐世道门的也应该和他一个想法。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李牧凡,我还没说什么你就把我拉你这边去了,其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现在隐世道门的争锋赛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开,既然东西还归夏掌门所有,那夏掌门你也别争这口气了,真要不愿意,照老规矩。可以和李道友的弟子切磋一下嘛,大家点到为止就好,既能免伤和气,又能把这件事分清楚,你们看怎样?”素玄门的商洁说道。

    商洁反口,票数平摊后,李牧凡嗖一下站起来,很是不满的道:“有什么好比的?难道你认为我乾坤道同阶打不过别人就算了,高一个等级还技不如人?”

    “我也没说投夏掌门那边,我只是就事论事!李牧凡,别来唬我。你乾坤道才几个人?占了两个名额了还想怎样?”商洁不悦的说道,老太的脾气好,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商道友,纠结是不行,你和夏道友的关系不错,你就投他好了,那如今票数平摊了,可实在不好决定呀,夏掌门是当事人,也不能投票,只剩下我了,我黄衍说到底还是要讲点原则的,我不赞同夏掌门参赛吧,考虑的原因多种多样,夏掌门可别怪我,我其实是很看好你的,但相信你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对不对?”黄衍是太极门的,知道我和夏姑姑的关系,加上两门派交好,很可能他是怕我应接不暇。

    李牧凡、陈淑妹、霍伟、黄衍支持李断月,我这里只有孙心平、余天孝和商洁支持,现在反对票还多了一票,我失去投票资格,李破晓就不说了,肯定跟他师父的,我因此心中颇为不快,白白辛苦这么多天,结果给别人做了嫁衣。

    “基于公平公正,还有一票在李破晓道友那里,李道友,不知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夏掌门参加呢?”孙心平兴致不高的问道。

    李破晓深沉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把目光移向了李断月,最后说道:“我不同意断月参赛,她还不够格!”

    这话一出全场愕然,而我更是心中腹诽这才是真爱,可我特么跟你李破晓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系狂上技。

    李断月依然面无表情,仿佛跟她没关系一般,背着的手仍然横卧长剑,这姿势绝对说不上霸道,只能说是十分安静。

    李牧凡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吭声,但决计已经不高兴了,李剑声沉默,完全给自己的徒孙辈给唬住了,似乎有种给自己亲人背叛的感觉。

    “这……李道友,这其中可有什么原因不成?”孙心平也好奇了,哪有自己门派不支持自己的。

    “她不能参赛,会死人。”李破晓平静的说道。

    所有人都是一惊,但这个理由从李破晓这二愣子口中说出来,大家却能够理解了,说明李断月很可能太强,一出手就会死人。

    不过无论什么理由都好,只要不是他李破晓单纯喜欢我才擅自决定就行。

    “正反双方一样了,但重要有个裁决的人吧……偏偏九个人,一个不能投票,我还以为能拉大比分呢,算了,要不老规矩切磋好了。”黄衍笑道。

    “那就老规矩吧。”商洁也无奈摊手。

    “附议。”余天孝也哭笑不得。

    孙心平点点头,本来这事他也实在不好一语决定,乾坤道要上两个人就很过分了,现在还想上来三个,这就有点打脸了,要不是李剑声在,他刚才就翻脸了,现在黄衍已经找台阶下了,他也就点头说道:“也好,既然票数相同,那就切磋一下,点到为止吧,夏一天、李断月两位道友,你们看如何?”

    “那就斗法吧,不过点到为止恐怕不够吧,两位都是剑修,都是年轻人,热血方刚,单纯点到为止我觉得都够呛。”陈淑妹言外之意很明显了。

    “我没意见。”这事我不能就这么认了,凭什么?

    这次李断月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同样也是她首次表达自己的意愿,如果不是因为施法要念咒,我差点要怀疑她是不是哑巴。

    “大家都是远道而来,先好好休息一天吧,明日请赶早,五点在北城郊的林子里见吧。”孙心平简单的说道,随后看向了李剑声。

    李剑声面无表情,但显然没其他意见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散会,我先回四方道门临时总部一趟。”孙心平宣布散会了。

    大家纷纷起身离开,李破晓带着剑奴走了,李牧凡颇为郁闷这弟子现在的状况,跟在后面边走边沉思,驼背剑奴背手跟在后面,说了几句什么,让李牧凡摇头叹了口气。

    出了会议室,一群服务员进来换会议桌,并没有追责我们,看来有清虚道的弟子暗中打点过了。

    我不宜再呆在这里,就去了韩珊珊定好的酒店。

    房间大厅有大电视,苗小狸和郁小雪要先去逛一下附近的超市买零食,剩下我在帮韩珊珊搬她的家什。

    “我定了酒店的套房,我们一起住,不过晚上可不能偷偷跑来和姐睡。”刚进入房间的我,就给韩珊珊挤兑了下,她笑嘻嘻的拍拍我的肩膀,傲然的故意挺胸。

    “放心吧……不会的,我还有点事,今天就不出门了,饭也不吃的,你们自己照顾点自己。”我口水差点流下来,这姑奶奶简直就是故意的。

    “你受伤了?”韩珊珊急了,要查看我身上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别乱摸,我是要修炼!准备明天的大战。”我连忙拍开她的手。

    “没受伤干嘛不给姐检查身体!”韩珊珊气呼呼的说道。

    跟她没法交流,我逃似的跑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引来韩珊珊一阵的嘲讽。

    洗了个热水澡,身体总算是舒服了,拿出了手机冲上电,把惜君和王胭放了出来,然后坐在床上冥思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包括最近悟道以后,对于道法的理解,还有收获。悟道之后,对于道法的组合和修炼,我有了更多的见解,这些东西仿佛就是一下子从脑海中蹦出来似的,让我都觉得奇妙。

    研究对付李断月而新创造的新法术,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了,在脑海里演示一遍又一遍,还拿出了符纸尝试去催化它们,直到使用无碍后,我才准备冥思进入修炼的状态。

    而就在这时,外面三个女子的惊呼声传入我的耳朵里,其中还说到了大巴车什么的事,我吓了一跳,收功后连忙站了起来。出了外面,苗小狸她们正在大屏幕前看夜间新闻,我一看这画面上出现的景象,心中一紧,这大巴的怎么似曾相识?

    “天哥,你看,好可怜呀,一整车的人全都没有幸免,翻悬崖底下去了。”郁小雪捂着嘴巴说道。

    我靠近一看,脸瞬间白了,这不是今天自己坐的那辆大巴车么?连车牌号都是一模一样的!现在因为翻下悬崖,已经面目全非了,而地上全是打了马赛克的尸体,遮住了所有血腥的画面,但一块块的方框仍呈现了大红色,可见现场惨烈,标题上还有一排大字:年关最严重事故,一车乘客无人生还!

    “夏一天,你怎么了?平时你不这样的,倒是说话呀。”韩珊珊看着我发愣,有些疑惑了。

    “这辆车今天我坐过。”我咬咬牙,不禁很是愤怒,清虚道简直就是一群疯狗!这里面还有好些孩子、打工归家的男女,老人,他们都是要回家过年的!现在全都死了,人命真的不值钱么?作为顶级的道门,竟暗里下此毒手,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

    “啊?你就是报道里说的那个中途下车的人?天哥!你说真的假的!?”苗小狸愣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了:“那不好了,听说车子发生过打斗,司机给人袭击了,才导致车子翻下了悬崖!现在报道说警察已经介入了!”

    “大案要案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一天,找关系吧!这事情肯定会查到你这里来。”毕竟当过刑警,韩珊珊沉吟后说道,苗小狸和郁小雪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

    咚咚咚咚!正在我们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时候,门急促的给敲响了!

    “警察!开门!开门!”夹带东北口音的人在外面喊话,跟声音一起的还有杂乱的脚步,人数决然不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