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试水
    “看来你被人算计了,这肯定有预谋的,天哥你先下阴间吧,我们三个人能应付得了的。”韩珊珊等三女都看着我,一时也慌了神。

    “好。你们三个小心点,我一会再上来解决问题吧。”隐身不是办法,房间小。人太多就不好躲了,我也不想正面应对警察,会导致矛盾激化,还不如先下阴间再说。

    “天哥!我们都悟道了!”苗小狸白了我一眼。

    平时总担心她们,现在暂时应该没事了,我进了房间把充满电的手机放回单肩包。然后把惜君和王胭叫醒后,用阴阳令借道阴间,可才下去,噗通一声,我掉到了水里!

    还好我养成把东西放进防水单肩包的习惯,只是弄湿了一些普通的纸符。

    摸了下玉牌,把龙鲨叫了出来,经过长时间的磨合,这龙鲨已经没那么挣扎了,偶尔我还给些阴气块,识趣的它已经不再反对当我的坐骑。

    平稳的让他载我上水面,我换上避水衣,然后指挥它往西边游。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应该是阴间的北海,这海水可真不是一般的冷,不过周围没人,换身衣服也不至于见不得光。

    把惜君和王胭的血云棺都招了出来。一路往西边行进。

    约摸走了一两个小时,果然看到了一片狭长的沙滩,把避水衣脱下来后,皮衣什么都湿透了,只有一套没有外套的运动服备用。

    马上要和李断月斗法,这里并不允许我虚耗时间。换好衣服,我用阴阳令上阳间。

    一阵青烟后,我出现在一片雪林里,打开了手机,信号还有两三格,我坐在地上。想了好久,终于拨通了官方地仙令狐然的电话。

    “怎么?想通了?这趟被诬陷得不轻吧?放心吧,早在半个小时前,我就已经给你打过招呼了,给你做了不在场的人证,这群小兔崽子,早抓进局子里了。”令狐然未仆先知的说道。

    “多谢令狐前辈了,不过合作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条件,第一,南方道门的事,我一句都不会说,第二,清虚道的付青云,你得限制一下吧,第三,我要唐珂,生死无论!”我阴沉沉的说道,唐珂疯了,连凡人都动,无论以前她如何的凄惨,但上升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就不能再任由她为所欲为了。

    “条件不少,南方道门是群狼口中的食物,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想知道,付青云我可以打招呼,但抵事不抵事我就不知道了,我这正好有一份关于付秋生和唐珂的报告,可以给付青云看看,他会不会放过你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唐珂,我们官方会介入的。”令狐然笑道,看我不说话,他以为我不满他的答复,很快就沉默了下来,随后阴险笑道:“这小女娃不过是给利用了,成为了其他道门的棋子而已,用完不用你杀,她也会死,你也不用太在意,可恨之人,总有她可怜之处。”

    我皱了皱眉,说道:“唐珂的事我是知道,但联合清虚道杀了这么多凡人,你们官方难道无动于衷?还有付青云,总得限制一下吧!天天追着我不放,难道还指望我给你们弄情报?”

    “那个当然,在真正的大玩意出来之前,我肯定不会让你死的,放心好了,那契约能结缔了没?”令狐然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我倒是没什么,但我的朋友少一根寒毛也不行!”令狐然是个老狐狸,说的要答应我,实际答应的事都是活结,只要一扯,就什么都没有了。

    和这样的人做生意,十分的被动。

    但现在不是他求我,而是我求他,我讲的条件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

    商谈了一些细节的问题,这令狐然抛出了‘大玩意’这件事,说是道门目前掌握了核心的机密,一旦露出什么端倪,一定要马上通知官方。

    令狐然也知道阴间底下变动很大,各方势力集结,不知道所为何事,也派下了不少打听情报的,但最重一切的源头,果然全都指向了道门,这四方道门大会可就有意思了。

    挂掉了电话,我再次成为了官方的卧底,之前是张振标,现在换成了他的上级而已,只是这次我是主动老老实实去做的,这让我深感憋屈。

    实力低而持中立态度,不沾亲带故、门人还少得可怜,甚至可以说没有,偏偏还占据道门主要的位置,在南边的隐世道门里混得开,这种人哪里找?所以难免总要受各方势力差遣,看来发展阳间势力已迫在眉睫了。

    打了韩珊珊的电话,她说立即会开车来接我,我用手机导航找了回去的路,到了大马路的时候,韩珊珊已经开着车子来了。

    “好危险,果然有本地玄警混在里面,实力还好强,下阴间还是对的,看那,好宽,早知道我电话刘达了,让他开飞机来,哈哈。”韩珊珊笑道。

    “嗯,没事了,我和他们上级打过招呼了,让你们受惊了。”我看到只有韩珊珊来,问了才知道苗小狸和郁小雪都睡觉了,现在还是大半夜的,这让我很是抱歉。系狂沟亡。

    “我们倒也没什么,比起你帮姐的可小多了。”韩珊珊推了我一把。

    开了一段路回到了市里,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在北边的郊外,太青门几个弟子站在了路边,却没有看到隐世道门的人。

    “夏掌门,他们已经进入了外雪原,你还是赶紧去吧,太上掌门已经到那边半个小时了。”弟子们说道。

    “多谢了。”我把车子交还给了韩珊珊,就独自去外雪原赴战。

    外雪原其实就是一片雪没有那么厚的荒地,我到那里的时候,隐世道门的人都在那边了,并没有其他的外人在。

    李断月站在稀稀拉拉随意分布的人群中间,面无表情,和昨天没有一点不同,如果说有,那就是遮眼的绷带,换成了蓝色,我不知道这样的意义何在,但自信想来是不错的。

    看到我来,孙心平等人也都过来来。

    “我还以为你要迟到了,昨晚的事情我们听说了,还想去给你解围,结果你倒好,直接土遁术让警察扑空了,现在还好,时间赶得及。”孙心平说道,道门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这件事当然也瞒不过他们。

    “有劳孙老关心。”我笑道,这群老伙计还是很讲义气的。

    “没逃跑就好,还以为你怕了呢。”陈淑妹冷嘲热讽的说道,她是净灵道的修士,本来就和我不对付。

    我一言不发,不对付但也不能交恶了。

    “来了就快点吧,对了,再说一次,是点到为止,夏一天,断月的剑,很可能会颠覆你的观念,还有,经过商量,我们以方圆一里作为战场,你的逃跑术,恐怕会有点限制了。”李牧凡傲然的说道,还不忘摇头瞅了我后面背着的三把剑。

    我知道他想嘲讽我,却又不想在孙心平他们眼前留下坏印象。

    李剑声没来,这种小辈的试水战他似乎没兴趣。

    “一天,你可小心点,小丫头的剑快如流星呢。”余天孝小声的打趣道,实则是要我小心对方快剑。

    我笑着点头,很是感激余天孝。

    孙心平看双方就绪后,就简单宣布了了规矩:“好,你们商量着开始吧,我们这些老家伙就远远四个角当裁判看着你们,率先倒下的一方算输,还有讲一点,一天你不能把鬼叫出来,不然没法打了。”

    一群老伙计都轰然笑起来,我无奈摇头,无论场合多正经,孙心平也改不了顽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