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霸剑
    “龙魂御身!”我手指打了几个法诀,黑龙棺狂泻出黑气覆盖我的周身,一副黑色的铠和斗篷很快穿在了身上,虽说有失公正,但是孙心平说让我商量着什么时候开始的。怪我么?

    是他们乾坤道太霸道,临时加了这不必要的赛事。

    李断月并没有不悦,只是原本背着的手放到了前面。轻轻的把剑袋褪去,将剑展示在我面前。

    看着无鞘的长剑露出阵容,我忍不住惊呆,这把剑疙疙瘩瘩,厚度几乎和一般剑鞘一样,可边缘位置却非常的锋利!又细又长。整体呈现了银绿色,让人心中首先联想到的是青铜。

    不过青铜剑硬度和这个没得比,这把剑至少一半以上的面积无法打磨,或者留下打磨失败的痕迹,怕是哪里来的天外陨铁了。

    “开始?”我问道。

    李断月看起来不过是韩珊珊差不多,但却秀气了许多,点头算是应下了,完全不和我多说一句话。

    直到她快速的将一张符纸拿在了手中,我才知道她已经当我开始了!脸色骤变的我立即缩地术逃出了半里地,拿出了一张漆黑的符纸,准备起了借法。

    李断月手速非常的快,长剑轻轻的在手指那划过,一滴道血瞬间没入了剑身。阴阳天眼里,整把剑都泛出了丝丝的红气,她用不大不小,却十分优美的声音,半唱出了咒语。细细闻来,宛如剑歌:“少时握剑离歌长,一片情云海浪声,乾坤道!情海剑声!”

    这李断月难道和李破晓不一样?这剑优美的词句,仿佛走的是阴柔轻灵的路子,和乾坤道平时霸气凌人的招数完全不一样!

    从未和这个类型斗法过的我不敢轻敌,稳扎稳打的拿出了黑符,把黑剑拔出,念咒声也跟着响起,既然她乾坤道用的是剑,那我就用剑法对付他们。

    “千里剑河通地壳。一剑峯回焕星煌,活杀剑!列地绝杀!”伴随黑符启动,我的黑龙剑嗡嗤一声扎入了地面,顷刻间剑气往去不断,形成了条条可怕的裂缝,朝着李断月席卷而去!这招数范围很大,随着自己的控制,剑气原本四面八方,如今只是以扇形的方式往李断月扫去,我也想看看,到底她李断月有什么本事躲过这一剑!

    李断月似乎对距离感并没有太在意的样子,剑招念到最后一个字,忽然才加速起步,而这一起步,我脸色顿然阴沉了下来!太快了!这身法,绝对比李破晓还要快!

    我不知道她的剑招会发生什么效果,但她此刻身体率先出了反映,嗤嗡一声,剑气滚滚如红尘焰火,平伸的剑气足射出十几米,能量虚虚幻幻的摇摆,右手以外,真宛如海浪一样的汹涌!

    以身代剑?我这一剑招不过是试探,根本没有多少攻击能力,就在这时,我已经扣着一张精简无数次的缩地术纸符,随时准备夺路而逃!

    轰隆!

    李断月几乎冲到了我前方不到几十米的位置,长剑悍然扫过,一声巨响后,地表上的雪顷刻就如同泼天的雪崩一样朝我淹来!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紧接着的第二剑放出来了,大雪嘭一下炸得漫天都是,李断月再次出现时,她的剑影竟已经抵在了我面前,可我明面看到她真身还在那边!

    没有时间回头去看,可眼角余光里,那个看似真身的李断月已经不见了!

    脸色瞬间大变的我猛地启动了缩地术,整个人如同穿过了李断月,出现在了她身后数百米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冷汗都冒了出来!

    一张描着许多黄色的字体的纸符跃然出了我的袖子,幽幽的如随风般乱转!我咬破了舌尖,蕴含一口精血喷在了上面,拔出了掌门金剑,我嘴里念念有词,施展新招。

    感应到能量的召唤,我身边清风吹响,周围力量随手招来,猛然间的,剑身就如同轻薄了几分,恐怕说是现在吹毛断发都不夸张!

    “太常东来有几峰?削尽仙山剑又回,天一道!纯阳霸剑!”我怒喝一声,黑符嗖一下一分为二,熊熊燃烧起来!

    长剑走空的李断月踏步落地,她看着身前中了她一招后,形成的绝地,连身都没转过来,一张纸符就嗖一下出现在左手,姿势之行云流水,让我表情不由凝滞下来,这绝对是和李破晓有得一拼的!而且剑招威力更大,连我都不敢硬接,这简直破我剑招如儿戏了!

    “碰不到对方,就没有胜负之别?你难道是这么想的吗?”李断月骤然转身,纸符随后一丢,高昂着头颅,目光中闪过乾坤道独有的道蕴,这东西冷冽而高傲,是其他道门所没有。

    我摇头一笑,这李断月无论剑招和气质,和李破晓都太像了,一样的傲气,一样的恐怖!只不过两人的剑招南辕北辙,一个刚强坚毅,一个霹雳雷霆!

    “是么,那这一剑……就结束吧。”李断月幽幽的叹了口气,似乎面对我这样的对手感到了无比的失望,她伸出了手,细长的五指在眼前一抹,我眼前一阵恍惚,仿佛星海就这么出现在我眼前!

    而这个时候,她也骤然念出了咒语:“月海云间着千色,乱星飞过剑仙来,乾坤道!星辰剑仙!”

    我掌门金剑凝聚了足够的力量,霎时间整个剑身的能量拉弓如满月,纯阳能量重得我脸色都有点难看起来,这股力量如果炸射出去,怕一间房子都能够毁了!

    “破!”我怒吼一声,咬牙用尽全力,把搭在了地面的长剑猛力挥舞起来,霎时长剑化作一道圆形的弧圈,轰然炸开了,形成一片如同圆月一样的剑光!而这个时候,范围以内的雪轰然炸起!

    轰隆!

    燃烧的纯阳之火在剑光之后烧得遍地都是,我根本不需要管李断月到底怎么出招,因为这一剑,是我把道统威力提升到最大后酝酿而出,足以轰杀任何靠近的人!

    李断月星辰剑仙也启动了,漫天遍地都是她不知哪里弄出来的一个个光球!

    而我的剑气一碰到光球,轰隆一声炸得震天响!好在我使用的纯阳霸剑改良至阴阳道的阳令以及九剑道的剑法,不动如山就能把对方轰成碎片,否则这次碰触一发星光,恐怕就完蛋了!

    但这个时候,李断月清哮一声,只身踏星而来!每一步过来,速度都快得离谱,而星辰也伴随她的指引,全都往我这边汇聚!

    我的剑招并非一击必杀,蕴含的后手也是极多,在我手中重如太岳的剑再次挥舞时,立即把靠近过来星辰炸弹扫灭!

    轰隆之声震得旷野都抖了起来,也震慑了隐世道门那些反对的声音。

    李破晓面无表情,而李牧凡皱起了眉,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意外。

    李断月两招都未能占据上风,连靠近都不可能,而星光也在我的大范围攻击下全数引爆了。

    “就这样么?”蕴含的剑气尚未用光,强大的力量又扫了出去,剑气火焰烁烁如流星,溅得周围满是!系吉叨才。

    她似乎也是未曾遇到我这么难缠的悟道初期对手,原来以为两招就能干掉我,实际第二招用完,也是败兴而归,而我的法力宛如随便挥霍,用之不竭!

    剩下一剑蕴含龙啸之声,气浪逼得李断月都退后了几步,不过流火飞矢都在她极快的身法下打空,实际两人的招数根本拿不下对方来。

    李断月这时似乎明白了李破晓说她不够格的原因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随后淡淡把咒语念完:“萍踪侠影剑南北,影寄相思水墨中,乾坤道!剑影侠踪!”

    “谁知剑如灵空曲,飘在孤云杳蔼间,天一道!至阴王剑!”我不敢轻敌,往往就是这个时候,就是敌人发动猛烈反攻之时。

    李破晓如此,而李断月,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走出来的,只是一个是男,一个是女而已!

    我拔出了黑剑,纸符在剑上轻轻一抹,霎时间化作百十把利刃,这些阴气促成的剑气全来至黑龙棺,若非如此,我的能量根本不足以施展几乎两倍一般悟道法术的剑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