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重聚
    李断月不过是中期的悟道者,就算同阶里也是顶尖的存在,但在我道法全开的状态下,她也不能独善其身。

    黑沉沉的剑气上都镂空映射出之前符纸上的文字,等他真正发出去的时候。我身边也不禁冻得发抖了下,和纯阳霸剑不一样,这至阴王剑阴气腾腾。融合的是鬼道、阴阳、九剑门的法术,三术合一,一旦给打中,势必要冻成冰块,原本我也不想施展这么霸道的招数,但李断月太过厉害。只要半点犹豫,我就会给她的剑打中!

    激流一样的气息扇形发射出去,一道剑气接着一道,这些剑气跟龙蛇的身躯一样,百转演绎,百变无常,很快数十倍的剑气把前方都笼罩住了!

    小蛇一样的剑气腾飞在空中,嗖嗖声不绝于耳,真仿佛空气是海,剑气是水底的水蛇!

    李断月踪影全无,但我的剑蛇竟不断的消失不见,好几回的攻击后,剑蛇竟莫名消失了许多。吓得我把我阴阳天眼开到了极限,这一下总算看清楚了,李断月化成恐怖黑影,不断闪现,而剑气如同山水泼墨。一扫之下就扫掉我一片的阴剑龙蛇!当真是‘萍踪侠影剑南北,影寄相思水墨中’,这句诗和她简直就是绝配。

    嗡嗡嗡!

    李断月那把剑十分的厉害,她发出剑气时,总能放大许多!不过我的至阴王剑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好几次后,空气凝滞住了,给包围住的李断月动作越来越慢,很快她的口中就呼出淡淡的白色气息来,太冰寒了!

    终于,我不用把阴阳天眼启动到最大也能看到她了。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声脆响就预示着她给阴剑冰冻住了,活动关节时,冰冷的寒霜因为崩裂而发出了啪的响声。

    这李断月各项能力出奇的好,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恐怕早就给她刚才不断消失出现的剑法给击中了,只可惜我的冰龙太多,就是靠近都如凡人置身负摄氏度的冰水里。

    我双手不断念咒,控制一大波的至阴剑气攻击李断月,等待胜利的到来。

    李断月眉心轻轻的皱了下,嘴角竟抽动了下,那是她愤怒的表现。

    隐世道门这边表现得很淡定,但似乎正在窸窸窣窣的讨论着什么,对我的手段多少也有了肯定。

    至于李断月在这招上明显输了我一筹,只是不知道点到为止到底是怎么点到为止法,也不见有人出来宣布胜负,看来我只能是下点狠的了。

    想通这一点,我立即剑指往手掌那一按,而剑气立即朝着李断月集中!总攻击开始了!

    李断月嘴角再次上扬,而洁白的牙齿也暴露了零星一角,在抵御剑气的同时,似乎也对现状产生了愤怒,只手运剑的同时,左手缓缓的放到了眉心那,食指扣住了眼罩,似乎马上要的把眼罩拉下来!

    “找……死!”李断月银牙紧咬,缓缓揭下来的眼罩泄露出一抹红光来!

    我心中一滞,难道她不是瞎子?而只是故意遮挡双眼么?她把眼罩拿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住手!李断月!切磋到此为之!你已经输了!”李破晓喝道。

    这声音让我脸色也为之一变,李破晓良心发现了?怎么就阻止自己的剑奴获胜?

    李断月原本下拉的手一瞬间就停止了,似乎对李破晓的话很重视,剑一挥,放弃了抵抗。

    “好!就到这里结束吧,既然事主要弃战,那就是夏一天获胜!”孙心平说完,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我这边。

    我收了法术,仍然还怔怔的看着李断月的双眼,我很好奇,揭开双眼后会发生什么事。

    李破晓等人也过来了,直接走到了李断月的跟前,替她把眼罩重新绑好。

    李断月本来咬着的牙齿和僵硬的表情为之一松,但面对我的时候,似乎对于胜负,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其实揭开眼罩也没什么。”我淡淡一笑,实际因为不是生死战,我并没有使尽全力,李断月应该也是这样。

    那缕红光,暗藏嗜血气息,我算是看出来了,不敢揭开眼罩,肯定是有所隐藏实力,而原因甚至比胜负重要。

    “哼,我看最好不要的好。”李破晓冷冷的回答,而李断月似乎不大喜欢我,也不屑的哼了一下,似乎对我要挑战她的真正实力感到可笑。

    “好吧,既然输了那就输了吧。”李牧凡叹了口气,显然这次也有些无奈。

    “李断月道友还是很厉害的,至少把一天逼到这个程度也不容易,当时我都不敢跟他斗法呢,总觉得会输得很惨。”黄衍笑呵呵的安慰道。

    结果李牧凡扫了他一眼,似乎觉得李断月更强一些。

    “无法参加隐世道门大会,还有掌门战嘛,我在里边还能说得些话,可以推荐李断月道友去参加。”孙心平拿出了安慰奖。

    “也好,那可就多谢孙道友了。”李牧凡笑呵呵的接受了下来,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不客气,毕竟都是为了我南方道门争光,不能寒了大家的期待。”孙心平好说话是出了名的。系吉丰巴。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掌门战和隐世道门战都得参加,但对胜负并不在意。

    “好了,那这场斗法就到此为止,诸位如果没什么事要办的话,那去会场那边吧,只不过都别抱有太大的期望,那的环境清静是清静,但住的地方嘛,只能算是凑合,虽然不是我们准备的,但还是请与会者多多包涵才好。”孙心平说着,就挥手散会。

    “一天,你还有三个弟子吧,要和我们一起走,还是和章素离那孩子去呢?”孙心平问道。

    “我和章掌门一起吧。”我回答道,赵茜和李庆和、王元一和张小飞他们都应该来参会了,我也想见见这些伙伴。

    李牧凡沉吟后回答:“我们也和章掌门同行吧,不能乱了规矩。”

    孙心平没什么意见,带着一群老伙计离开,而李牧凡带着弟子回市里酒店了。

    我一路出雪原,打了电话问了章素离在哪,随后就打电话叫韩珊珊载人来接我,一同去前往酒店。

    缓步走到路边的时候,韩珊珊就开了车子过来,问了胜负,大家都很高兴我能够战胜强者。

    “你别喜欢这这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呀,要不然我要生气了,家里还好多人等着你呢!茜茜打电话给我了,已经赶到酒店了,你看姐,没去见她先来见你了!”韩珊珊嘟囔着嘴说着,最后凑过来小声说道:“我可以接受大小呀。”

    “什么大小?别这样,我和赵茜真没你想的那样,好朋友。”我唉声叹气的解释,看韩珊珊的表情,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到了酒店那边,大巴车已经准备好了,章素离简单的跟我说了几句,就安排我去了二号大巴。

    听说我们还要往东边再过去点,是古代时候有名放逐地:宁古塔周边。

    那个地方应该已经荒废了,因为冬季雪海茫茫,人迹渺茫,倒是个举办的四方道门大会的好地方。

    “天哥!”正当我坐到位子上时,熟悉的声音从车门外传来,让遐思中的我一阵愕然的看向车门。

    “赵茜?”我看到她那一刻还是很高兴的,虽说别离的时间不太长。

    赵茜身穿太青门的长老服饰,手中抱着个盒子,而背后背着剑袋和一个双肩包,她很兴奋的上了车,可还没准备和我说话,我旁边的韩珊珊和苗小狸、郁小雪就冒出了头,三个女子都笑靥如花,但更多的,是一股浓浓的醋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