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八章:间谍
    老者六十多岁,脸上很干净,就跟药铺的抓药掌柜似的,穿着的中山装也很得体,但看起来有点年限了。皮鞋也并不特别新,有岁月的痕迹。

    那老花镜更是落魄的很,但正是这么个人。给我的震撼却很大,因为他的眼睛很摄人,仿佛位高权重!

    “鬼鬼祟祟,这就是你们官方的作风?”我冷嘲说道。

    “呵呵,鬼鬼祟祟岂不是不来了,我在后面远程遥控就好了。跟你来这瞎整干什么。”老者丢开了手中的一条杂草,随后又问道:“知道我是谁了?有点意思,你小子果然是聪明人。”

    “令狐前辈,麻烦下次换个接头的地方吧,现在不是白色恐怖时代了,地下党也不能这么瞎整!会暴露身份枪毙的!”我眼皮跳了下,看向了左右,生怕道门的人来,知道我勾结了地下党,那可就完蛋了!

    这声音,毫无疑问就是电话里头那位,和我接头的上级,地仙令狐然。

    “我早就看过了。周围根本没有敌对势力,人家三方道门的地方都是原来沙俄那边的整栋遗留的好建筑,就你们南方道门,全分配到了城外的寒舍,啧啧啧。这待遇,谁会没事跑来观察你?怕是连排挤你都懒得呢。”令狐然嘿嘿的说道,

    我看他入间谍的戏了,赶紧把他扯回了现实:“那有什么办法,反正都这样了,对了,领导,这里信号是没有的……”

    “不止是没有信号,卫星干扰都有呢!”韩珊珊手里拿着个仪器轻哼一声,又说道:“有人故意屏蔽了消息的,我这卫星电话没用了。本来还想偷点什么出来。”

    “哟,你身边这位小姑娘不错,我们官方就少这样的人才,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和你们掌门一起效力我们官方呀?可以签一辈子铁饭碗呢!”令狐然的手提了下老花镜。

    “不要,姐生是夏一天的人,死也是夏一天的鬼!”韩珊珊两手抱胸,傲然的回答。

    令狐然当即摇头叹息,连道可惜,但随后就正色说道:“不错,我早就料到了这点,所以才亲自过来一趟,好和你商量下接头的暗号,到时候你去哪传递消息给我,怎么联络我。”

    “你的总部已经搬过来了吧?”我意外的问起来,看着令狐然微笑。

    令狐然摇摇头,随后阴森森的笑起来:“小狐狸,平时你没少坑人吧?这脑袋瓜子,比谁都好用呢,是当地下党的好料子!”

    “别,我是委曲求全!不是我想!”我连忙的说道,这帽子带不得,一带上就误了终身。

    “入了我们这一行,是你的福气,你想想,我们官方是什么?是国之大统,是栋梁!是正!其他的东西,一概都是次之的,辅佐的,现在他们还想背着官方干一件惊天动地的事,那怎么可能呢?”令狐然义正严词的说道,随后冷笑一声,立即转变了态度:“娃子,不是我说你,你给我们官方提供情报,实际就是我们官方的人了,在关键时刻,我们是不会让同志落入别人的魔掌的!无论是哪个势力也好!都说重要的事要重复三遍:因为你为国家办事!为国家办事懂不懂!”

    “前辈!那是两遍!”我一边哭笑不得,一边消化着令狐然的话,这为国办事,可办的是间谍的事呀,一点都不光彩,你让我怎么敢当着人前人后说这些话呢?

    “嗯,我知道,我以为你会帮我说第三遍的,算了,那就这么办,我不能留这多久,这条子里写着联络的地方和接头暗语,你记好了烧掉,剩下的我会给你下一步的指示!记住,要严格遵守组织的安排!”令狐然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接头地点和暗号。

    我看了眼纸条,认真的记下后,依言烧毁:“基本差不多了,这挺好记。”

    “好,那我可就走了,这段时间里,付青云正和东西俩边的地仙洽谈,南边的你也知道,那李剑声是难啃的骨头,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流,所以他暂时会稳住,或者必须稳住南方不倒,其他人为了大局,不会对你有所异动,但过两天就不知道了,毕竟你不动,别人也会动的,我的总部是在这附近,但零零散散的靠着联络而已,不过我答应你,会尽可能的照看着,不让其他地仙对你动手。”令狐然说道。

    “我就有劳前辈了,我会小心谨慎的,不过这两天无会,我会下阴间一趟,我的几个弟子,可就有劳你们官方了,之前的条件应该记得吧?”我反正是大海行舟,还真的没其他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等着别人来找我麻烦。

    “放心吧,都是革命同志嘛!”令狐然拍拍我的肩膀笑起来,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还是不大放心,又叮咛了好几句才作罢。

    实际上我悟道时间也挺长了,血云棺也该发挥点效果,让我冲击中期了,如果不是中期,很多敌人都难对付,更别提其他行动了。系医乒弟。

    而且手底下的准‘弟子’等级都跟我一样,我这掌门站出去实在没面子呀,必须得潜修两天,临时抱佛脚,有时候也是会有惊喜的,而不去努力,就什么惊喜都没有,很可能会悲剧也说不定。

    令狐然来得神秘,去得也神秘,整个人化作一阵浓烟,随后的野草如同给风刮到一样,恢复过来的时候,他早就不见了,怕也不知道去到哪了。

    我知道他是要宽慰我,不让我有心里压力的给他弄情报。

    目送令狐然离开后,我和韩珊珊对两间屋子的树林、草地,全盘进行了布阵,至少一般的鬼王都不敢闯进来,这样晚上能够睡好点。

    布阵结束后,苗小狸开始带着行李箱,在大阵的内外到处乱走,边走边埋上什么,我知道那肯定是蛊虫,鬼蛊一类的厉害玩意,这些是防止任何悟道以上的人进来打扰的,一旦发动,就算来再多的悟道期,都要尽快逃命。

    有了两个厉害的女‘弟子’,我放心了很多,郁小雪还是表现出原来的样子,暂时没有其他的变化,我现在看她的样子,都怀疑以前在南市机场碰上的她到底是不是本人了,但如今问什么她都不会说,基于青梅竹马了这么多年,我也就不打算硬逼她做不喜欢做的事,想要告诉我的时候,总会说的。

    “和刚才说的一样,我要去一趟阴间,冲击下悟道中期,不能再荒废下去了。”我丢下这句话,就准备下阴间。

    三个女子都点点头,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赵茜姐姐来了怎么办?”郁小雪忽然的说了这句。

    “好吧,两天时间里,我不见任何人,至于悟道研讨会什么的,怕也开不了吧,到时候你们就和他们一起讨论吧,我这趟下去,一定会给你们带来比研讨会更好的东西。”我颇有自信的说道。

    三女面面相觑,似乎各有心机,不过现在我也没打算问下去,要抓紧时间去阴间抓鱼了。

    穿上了避水衣,我摆下了借道大阵借道阴间。

    毫无疑问,这片之前就往东的方向,依然是一大片的海水,入水后,我召唤了龙鲨和血云棺。

    “王胭,开始抓鱼了,今天我要满载而归。”我说道。

    “是!哥哥。”王胭爽利的答应了,坐着新的血云棺往阴气最重的海域前进。

    “也该放我出来了,憋得慌!我也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得去看看!”

    正在我驾驭龙鲨的时候,黑龙棺发话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