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2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手相
    “修炼又不是炼体,至于么?”韩珊珊瞪了允凤阳一眼,她现在悟道了,四小仙的道法集全了都,成了炼器的行家。

    “就是。一个掌门还小气吧啦的,是不是人呀?”苗小狸帮腔道。

    “你们说什么?!”允凤阳气得够呛,还一副确实就是自愿的样子。

    “我确实是自愿的,大家不要争了。”李庆和收功后站了起来。连忙过来解围,然后说道:“多谢掌门师叔,弟子去趟就回来。”

    “嗯,去吧!”允凤阳这才扫了一眼我们,一副看到了吧的表情。

    韩珊珊轻哼一声,和苗小狸一样,肯定不信李庆和是自愿的。

    李庆和和我们招呼了下后,就去换衣服了,等了一会才见他出来,一身的青衣,背后背着一把八卦桃木剑,李庆和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腰间还挂了个铜包玉的佩饰。格调很高雅。

    “李道友果然是高人。我观你玉面清风,须发飘摇,果然是得道久已,在我们这群人里。应该算是对最厉害的人了,佩服,佩服呀。”孙重阳看得一愣一愣的。

    “哪里哪里,好说好说。”李庆和一本正经,摸了下还没蓄长的胡子,一副很客气的模样。

    “孙重阳,你眼力能不那么差么?当时你可还打得我们四大跑跑满地找牙呢!”王元一鄙视的看了一眼孙重阳。

    孙重阳愣了下,然后尴尬的说道:“呃……是么……我……我其实有点近视。”

    他近视我是知道的,要不就是眼光不行。

    “人都到齐全了,我们还是走吧。”我说着,遂想起了昨晚他们开悟道期研讨会的事,就问道:“昨晚你们开悟道研讨会了没?”

    “没呢,李庆和临时抽不开空,张小飞昨晚被掌门叫住了没时间,你又不在。少了这么多人不好开呀。”王元一说道。

    “哦,那我们边走边聊好了。”我建议道,难得集齐了全员,要趁机说说悟道后大家的选择,并且将我和李破晓悟道的事也提了一下。

    “真道和假道?这个我倒是有点印象,不过一般只存在多道统,或者复杂的道统才会出现这种选择性的困难,比如我太青门符法,就没那么多旁门类别,师父当年让我继承道统,我也很少学习其他杂书,我的道很纯正。”赵茜说道。

    “真道……这确实是首次听说,我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王元一疑惑的想了想,也提出了自己悟道的经过。

    大家悟道的经过都没有问题,并非是入魔,所以从这问题中抽身后,我们就开始谈论起了冲击悟道中期的事情,我是他们中最先悟道中期的人,虽然他们因为白日匿迹都没看出我的修为,但我对这个事情是过来人,当即说了一大堆他们都不懂的理论,把他们一群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天哥,你说的和师父他们说的不一样,高深莫测好多哟,我都差点以为你悟道中期了!”赵茜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一副崇拜的看着我。

    “说得跟真的似的,夏一天,你这逼装得不错呀!”王元一嘎嘎的笑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错,不错,有些东西听得确实有那么点道理,我也给给你吓坏了。”李庆和一副老大哥口气,随后搂着我的肩膀:“兄弟,你已经免疫雷劈了吧?”池肝反弟。

    “什么?”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师兄,都说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懂呀,就装那啥被雷劈呀!”张小飞哈哈的笑起来。

    我耸耸肩,哥就是不告诉你已经悟道中期了。

    “哼,一群臭男人!”韩珊珊气呼呼的说道,毕竟说的有点粗野,女人都走在了一起,不打算搭理我们。

    孙重阳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一天,听说你和李破晓最近又不对付了,上次太青门是大家打了一架才不欢而散的。”

    “没有呀,他马子跟我斗法不忿要放大杀器,结果还给他自己制止了,其实我俩是真爱!”我嘿嘿的开玩笑。

    “去!谁不知你俩问题多,见面肯定你死我活!”李庆和鄙视了我一阵。

    “对了,那李断月谁呀?出来就是悟道中期,拉我们老大一截,我听说比李破晓要厉害。”王元一和张小飞都不知道李断月,毕竟那时候他们都不在,只是听说了传闻,年轻一代,能上悟道对于如今并不难,但上悟道中期,那就是凤毛麟角了。

    “吶,看到没,那个眼罩女就是了,白白嫩嫩的,一天可喜欢了,老瞅着她看,茜茜,你可不能输了呀。”韩珊珊挑拨离间道。

    我们一行人全顺着韩珊珊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李破晓带着李断月一前一后的路过前方,似乎也是要去集市的样子。

    “哎哟,我的妈,还真是标志,也不知道摘下眼罩会逆天到什么程度!还是一天有眼光!”王元一夸张的说道,他以前对韩珊珊可是倾尽全力的,现在好容易能分化我和韩珊珊,当然乐意的一番夸赞。

    “嗯,是不错呀,漂亮的小姑娘,也背了剑,和一天挺般配。”李庆和又是捻须微笑。

    “别乱扯,不然踹你!”我当即一脚就要踹李庆和,这货本性就是跑跑,偏偏装成高深道人的模样。

    李庆和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就到了我后面,道法倒是厉害了许多,跑得更快了。

    “李道友!”孙重阳远远的挥手打招呼,结果李破晓似乎没发现还是怎么的,匆匆的带着李断月没入了拐角那边,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看一蛋哥好像和李断月说了几句话,就不知道说什么。”郁小雪很敏感,连怎么远都能看到。

    “算了,人家小夫妻,总会有总要的事情的。”苗小狸说道。

    “一蛋哥喜欢的是周璇,很可能……”郁小雪有些不想接受这事实,她心目中的张一蛋还活着。

    “好了,小雪,他已经不是张一蛋了。”我叹了口气,如果是张一蛋,怎么会次次找我死磕,倒是有一点还保留着,那就是对周璇,他不会放弃不理,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上次还求了剑奴李剑声来搭救周璇,耐人寻味。

    李断月好像很喜欢他,两人郎才女貌,应该是情侣才对。

    话说乾坤道剑奴和掌门之间年纪应该彷如,这么一算,李断月比韩珊珊年纪或许还要大一点,不过独居深山,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年轻许多,约摸就二十一二的样子。

    看两人离开,我们也就不打算继续背后讨论,一起去了集市那边。

    集市在城镇的中央,这里还保持着原先俄国的风貌,好多四方道门专门开设的店铺都挂着自己道门的牌子,以供其他方道门的购买。

    其中最热闹的就是玄丹门的店铺,因为丹药永远是里面的大热门,我们一行人都决定先进药店,因为赵合是玄丹门最近的突出人物,很有可能他就在里面。

    可这刚要进门,一个胖大的身影就差点把王元一这瘦子给撞飞了,气得王元一指着大骂:“哪来的蹩脚货,敢撞爷爷怀里了!”

    “哟呵,小子莫要狂,贫僧脚不蹩,想问为何急,佛言不可说。”胖大和尚嘿嘿一笑,人闪到了一旁。

    我瞅了过去,心中暗笑,这小子不是圆慈那神棍么:“我说是谁,这不是圆慈神僧么?什么风把你吹这来了?”

    “嗨,我说谁的朋友这么热情,都撞贫僧怀里了,原来是夏施主的朋友呀,神僧不敢当,真不敢当呀,以后叫贫僧圆慈小神僧就行,别太客气了,一场朋友。”圆慈眼睛一亮,踮着脚终于看到了在李庆和身后,和赵茜她们聊天的我。

    “神棍,别闹,你不去找你家妹子,到底来四方道门大会干嘛来了。”我有意提醒圆慈他妹妹全婵妤,毕竟外婆要我照顾她,我也不能全不负责。

    “嘘……”圆慈伸出了手让我噤声,然后勾了勾手指让我跟他过去。

    我心中颇为好奇,赵茜等人更是把好奇心提到嗓子眼了,忙热烈讨论这圆慈背后到底背的是什么,他们和圆慈不认识,前面就已经去了道门学习了,圆慈是后面我在野外认识的神棍,见面还给他讹诈了不少钱。

    “王元一,你们先进去,这是我一个朋友,我去去就来。”我连忙说道,这圆慈说话半真半假,本事还有点,还是要听信点的。

    “嗯,那你小心点。”王元一故意说道。

    气得圆慈忙摇头:“不信我之言,吃亏在眼前,施主马上有一劫难,如果……”

    “行了行了,走那边说去,骗我就算了,还要骗我朋友呢!”我推了圆慈一把,硬拖他去了暗处。

    “别呀,和尚哥,啥劫?说道说道呗!一天,等我下,我也去!”王元一愣了下,当下就要去问圆慈。

    “凑什么热闹,赶紧进去,什么劫都没,别信这个。”这王元一也太容易相信人了。

    李庆和拉住王元一后,我和圆慈才去了巷子那。

    圆慈一本正看了我好半天,然后抓起了我的手,瞅了一眼就说道:“夏施主,你大难临头了,额上全是黑云盖顶,怎的还有心思找贫僧问他人之事?”

    “滚,你道士还是和尚,和尚看什么手相呢!正规点别唬我。”我拍去圆慈的爪子。

    “夏施主,那是我感应了师父的话才敢这么说的呀!还真别不信!”圆慈严肃的扛出了他师父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