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3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章:婚事
    “我还真不信,而且我倒霉又不是一两天,好了,赶紧的所说天尊道的事吧,你妹妹怎么了?”我说道。

    “夏一天。大家这么熟了,施主我也懒得叫了,但你不能对我妹妹有觊觎之心吧?我在道门逛了一圈,可是知道你什么情况的呀。你小子风评还真是够差的!”这圆慈认真的和我说道,看我摸出了黑符,连忙退了两步:“行,我知道你夏掌门厉害,斗法我认输了,知道悟道也不是你对手。”

    “哼,全婵妤是我好朋友,我也是担心而已,况且天尊道是邪道,我来的路上解决了一桩事物,就有天尊道的弟子在那捣鬼,那弟子的师父,还是天尊道的太上掌门。我看你妹妹恐怕也知道些内幕。他们在养魔,恐怕还不是一两只。”我分析起来。

    “好吧,我这边也有点情报,天尊道就在附近。人也不多,数十来个左右,但都是精英,连他们太上掌门司空琴都来了。”圆慈沉吟了下,又说道:“我追着我妹妹来北方也有一段日子了,她实力飞涨得很快,比我都快很多,我也得亏了你的龙魂仙草,要不然还要卡入道那很久呢,最近也刚刚突破悟道,本来以为能够降住我家妹妹,谁知又给她狠狠揍了一顿,差点下不来床。”

    “好可怜……”看他委屈得脸都皱了起来,我拍拍他的肩膀。

    “可不么,要不是有师父在。我早就给弄惨了。”圆慈说完,又接着道:“他们利用豢养出来的魔,注入了弟子们的身体里,籍此修为突飞猛进,厉害得不得了,最新更是不知用的什么渠道,得来了不少龙魂仙草,一下就有好多悟道期!”

    我吃了一惊,龙魂仙草的副作用还在发酵,现在仙草的数量在道门是最干净的,而佛门因为有福海神僧在,应该也在有效管理,而官方人多,分一杯羹都挤破脑袋,一般很难在官方弄到。

    也就剩下儒门了,儒门是夏家在掌管仙草,再怎么不智,也不该分出去呀,难道也不是儒门?

    到底谁在让阴谋发酵?

    我一时也有些犯迷糊了,不过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全婵妤到底在哪,能不能帮上她,这才是重点:“你妹妹到底什么心思,明知道狼窝,还往里面钻。”

    “我还想问你呢!”圆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说,反正就是找妹妹,每次都挨揍的货。

    信息断在这里了,看来只能自己去找,今晚先摸去之前造船的教堂看看,过了一天应该让清虚道放松戒备了,我穿隐身衣进去,没准能探出点口风,这样天尊道要干什么没准也能清楚了。

    “行了,我后面帮你去调查你妹妹的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摆摆手,也不打算和圆慈多说什么了。

    “我说夏一天,你就这么把我丢了?我告诉你,其实你真的额上乌云盖顶,马上灾难就要来临了!若不尽早找地方化解挡煞,立马就要有血光之灾!你当我说笑?”圆慈认真的说道。

    “嗯,知道了,你要我换地方,肯定不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运气本来就差,难道是一天两天?”我犹豫了下点点头,就说道:“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去四十二区找我,我就住那,不过来前里许外先报上大名,不然不保证还有命在,也别打算破界过来,效果等同。”

    “嘶……你又埋了什么地雷?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找我妹妹都来不及,哪还管你什么事。”圆慈倒吸一口冷气,赶紧大踏步走了,临走还不忘吟诗一首:“唉,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呀,切记:因果轮转皆天定,一派祥和大祸藏,道门要出大事咯。”

    “慢着!我说王元一到底有什么麻烦?说说呗!”我咀嚼这首诗,发现似乎真有那么点真材实料,不知道是偷别人来的还是自己作的。

    我自己倒是不担心,至少也担心下王元一不是。

    “不说不信我么,怎么又信了?嘿嘿,你那朋友血光之灾可大可小,一切皆天定命数,我只管挖坑,不管帮埋。”说完,圆慈真的就这么走了。

    我转身去了玄丹门的药房,丹神连庚果然作为的玄丹门代表来了,他的弟子赵合、方月婉,还有个熟面孔不知名字的弟子都来了,一群的道人正在买丹药,而赵茜他们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和站着的赵合聊天。

    “赵合!”我打着招呼。

    “嘿嘿,天哥!你可真忙呀,到了这里还临时有事,不过还好,总算进来先想起小弟我!”赵合转过身,过来就找我拱手见礼,已经一副融入道门中的架势。

    我抓起他的手,用力的握了握:“装什么呢,你什么人我还不懂么?对了,最近和方月婉发展得怎样?”

    看了眼正在百忙之中抽空瞅过来的方月婉,我就知道两人有戏了,他们同一个门派,赵合长得也帅,又是连庚的高徒,上次都一起回来了,现在没点事就怪了。

    “还……还好呀,准备结婚了,到时候天哥要来吃喜酒,记得呀!”赵合笑嘻嘻的说道。

    “没问题。”我连忙答应,自己有个弟媳了,这方月婉人好像还不错,长得也标志,配赵合不错的。

    “恭喜恭喜!”大家伙一起站起来贺喜,那边卖药的方月婉脸都红了,连庚捻着胡须大笑,很是高兴,赵合和方月婉对他这无子无孙一辈子的人,那就是心肝宝贝了,两位结合,可谓天作之合,喜上加喜。

    “是在玄丹门办酒还是赵家?”我问了句,以后还得要去呢。池肝尤扛。

    “玄丹门吧,一入道门就是道门的人了,反正我爸也不喜欢我,就是回去也是打个招呼,小摆一局,不过天哥,你也不用这么麻烦去玄丹门了,太远,在赵家摆桌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到时一定要光临!”赵合笑嘻嘻的说道。

    “嗯,那就好,我就不去玄丹门凑热闹了,你的师兄弟会给你办好这事,当然,你们结婚的大礼届时少不了。”我也替他高兴起来。

    “天哥真够兄弟!”赵合感激的握着我的手。

    “虽然第一次认识,但一天的兄弟,当然也是我们的好兄弟,我们和一天都是过命的交情,到时候人不到礼物也少不了!”王元一习惯性的拍着胸脯说道。

    “不错,大家都大龙县出身,又是道门中人!以后你的事也就是我们四大跑跑的事了!”张小飞也十分霸气的说道。

    几个女的当即笑起来,把张小飞弄得脸也红了。

    又寒暄了一会儿,大家这才一一作别,赵茜和赵合都已经成长到了自己未曾想过的地步,此刻兄妹之间话语不再和以往那么多了。

    好比赵茜更加的成熟,早就不是之前的赵茜,而赵合历经苦难,逆天改命,也不再是只懂得冲动的少年,因此惜别几句,各自也就离开。

    王元一、张小飞和李庆和都是穷光蛋,全都口头找我签单,买了一大堆的法器,而苗小狸和郁小雪都各有所得,韩珊珊就霸道了,不管看起来有用没用,好的全都扛了回去,珍惜的法器材料也买了一大箱,说是基于科研的目的,我无奈之下只能是一一满足,反正她也不会去哪,科研所都在阴间。

    别人买法宝,我买的却是生活用具,水管什么的都买了一些,这东西还十分费劲才买到,价钱是市价百倍,还二手的,因为从别的区拆下来,别人也是见利益而损自家方便。

    因为人多,大家的东西都逛一遍已经是傍晚了,为了各自门派掌门不至于担心,就一起分别离去,临行约好再见面的时间,就散了。

    赵茜本来还想和我说点什么,但韩珊珊和苗小狸、郁小雪都在,她或许觉得尴尬就不敢再说话,犹犹豫豫的找不到机会也就此离开。

    可才回到了四十二区,我和韩珊珊、苗小狸都惊呆了,眼前好些地方一片狼藉,路上还泼了不少的血,宛如经历了一场大战!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