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3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追求
    “有人来过了,还给蛊虫打回去了,大概有五六个人,天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敌人。非要闯进房子的?”苗小狸沉吟后说道。

    “我们行礼在里面可不少,会不会是小偷想要偷什么?”韩珊珊东西不少,觉得是奥偷东西的。

    “应该不至于,先查看下到底什么人。不行我再问问令狐然吧。”我说着,就去寻找血迹和战斗的痕迹。

    苗小狸当即召唤来蛊虫,看看它们的情况,结果召虫以后,发现蛊虫居然有三成左右的死亡率,这让我们全都一阵皱眉。

    要说蛊虫,苗小狸的是鬼蛊和蛊虫混搭,厉害的程度可以比拟阴间一城了,但居然都能死这么多,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好像是雷法,天哥,擅长雷法的是哪个门派?”苗小狸问道。

    “北方清虚道、南方云门和清微派、东边的茅山道,西边的混元派。这都有可能。”我大致能猜出来。要不是清虚道,那就是茅山道了。

    祖云这家伙霉运应该解除了吧,不过这两天都没找我麻烦,倒是让我有些担惊受怕了。来了还好说,不来肯定是准备了什么。

    茅山擅长雷法,清虚道基本是道术都精通,不但雷法,其他法术也手到招来,而尤为擅长冰雪术,混元派是西方超级道门,听说混元九天雷威力无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么厉害。

    云门最近已经很低调,清微派就允凤阳那家伙,他敢过来肯定给鬼蛊弄死了,所以不是云门和清微派。

    而清虚道有令狐然缠着,最近和我的矛盾四方道门皆知,来闯两间屋子有点小题大做,混元派我们都素昧平生。那只剩下茅山了。

    “祖云的徒子徒孙吧,茅山道是东方第一道门,是和我们矛盾最深的,要闯进来也很正常!”苗小狸早知道我的仇家都有哪些,所以直接就断言了。

    “必须的,四方道门齐聚,他茅山道不找一天就古怪了!”韩珊珊说道。

    “嗯,应该是茅山道吧,唉,世俗茅山挺好的,这茅山道却偷鸡摸狗的事都做,我觉得应该让他们倒退回去好了。”我讽刺道,然后朝着屋子那走去:“去看看丢了什么东西吧。”

    进了房间,韩珊珊气得够呛,而我皱了皱眉,这地上都翻乱了,女子用品丢了一地,我倒是没什么东西,但看到这情况也觉得对不起几位女的,连忙帮着收拾。

    “一天!你干什么呀!干嘛摸我文胸和小内内!?”韩珊珊惊叫道。

    “我……我什么时候摸了……”我一时没反映过来,结果一看手上拿着的黑色透明蕾丝小内内,脸都白了。

    “天哥是大变态!”苗小狸起哄道。

    “天哥!你注意点影响嘛……”郁小雪也慌了,一把将我还拿在手里的小内裤夺了过来。

    我尴尬的咳了一声:“咳,我不是故意的,一时情急,没注意……”

    “你一定是故意的!”韩珊珊一口咬定的说道。

    “不是……我觉得吧,茅山道来这找东西,一定是为了血云棺和紫竹节,大家觉得是不是?”我大刺刺的叉腰高声说道。

    “不要岔开话题!说!为什么不捡我的衣服,反而捡了我的小内内!你是不是想……不行,你有隐形衣,我现在严肃宣布我们的房间要进入一级警备状态,先数一数大家的小内内有没有丢!哪怕是半件!你都给我和雪猴子一起住树林里去!”韩珊珊装出一副含恨的模样。

    苗小狸和郁小雪脸都是一白,一副‘不会吧’的模样,然后翻出了她们的小内衣来。

    我挨个一看,脸都有点红了,郁小雪的还好,中规中矩的学生小内内,苗小狸就有点那个了,虽然和郁小雪同龄,但方向是往韩珊珊那风格去的,让我大饱眼福了好一阵。

    韩珊珊瞄了我一眼,嘴巴对着我夸张的动了动,我愣了下,但如果还看不出来,那可就怪了,她说:“怎么样?我这计谋?”

    我竖起了大拇指,可很快背后阴风就嗖嗖的刮起来了,吓得我脸色都变了,赶紧的逃去其他的房间。

    刚坐定,一抹红色靓影就出现在了旁边,抱着手一副冷冷的样子,我尴尬得很,忙道:“小女孩之间的恶作剧,媳妇你别较真。”

    “哼,明明是女子**之物,你却用手去触碰,令人寒心。”媳妇话语间有点冷。

    “我愧疚才去帮收拾,怎会想这么多……唉,早知道就不帮忙了,这越帮真是越忙,媳妇别生气了,想比她们的,怎么及得上你……不对,我是说,和她们相比……这……”我一时语无伦次,这还是首次遇到媳妇姐姐在人间因为吃醋跑出来,我是兴奋和愧疚坏了。

    “好呀!你还想要看我的?”媳妇几乎是暴怒状态了,整个房间全都冷了!

    我吓得连忙解释:“不是要看……是我没想过要看,只是……”

    “笨嘴笨舌的,以前不是挺厉害么!”媳妇姐姐似乎不高兴之余,却已经有种想笑的冲动了。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求媳妇儿原谅,我再也不敢了,下次绝对看都不看的!”我连忙的说道。

    媳妇撇过了脸,不知道是笑还是怒了,不过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法力的迅猛消耗了,如果到了后期,大后期,很可能她就能自由自在的在世间活动,至少没现在这么憋屈。

    “媳妇,按照我现在的法力,你应该也能存在好长时间了,你在我魂体中憋得也慌,要不然你换身衣衫,出行在世间,和我双宿双飞怎样?”我把自己的梦想提了出来。

    “双宿双飞……什么双宿双飞?你整天就想着这个!”媳妇重复了一句,说道:“然后呢?”

    “没然后了呀,对,咱们生孩子呗!”我一听她好像有点软化,顿时觉得有戏了。

    “我……我怎么生!胡闹!得寸进尺!你也就这点追求了!”媳妇气得消失不见了。

    我顿时无语了,跟媳妇不生孩子难道还统治世界呢?

    “媳妇!媳妇?”我叫了几声,结果她愣是没理会我了,无奈之下,只能是躺在床上,继续看了一会手机里存着的古籍,研究里面的道法。

    到了深夜的时候,韩珊珊他们打过招呼也就睡觉了,之前和赵茜他们分别时,是吃过晚饭的,所以大家都不怎么饿。

    我整理了下背包,然后就出了门,准备夜探观察站,那里应该是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包括底下的阴间,很可能藏着可怕的阴谋。

    清虚道是北方道门的主宰,如果他们有阴谋,那肯定会牵扯到百顺爷和孙婆婆他们,因为‘大玩意’应该是阴间之物,要不然怎么会引来这么多阴阳两隔的人鬼。

    半夜里,雪突然下了起来,前面能见度不足十米,刚走几步身上就全是积雪了。池肝布扛。

    我感到十分的晦气,这么一来,我的隐身雨衣就没有用了,到了观察站那边的林子里,我站了好久,雪依旧飘个不停,我有点泄气,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居然两点多了,犹豫了下,只能准备穿上了隐身雨衣,打算冒险一行。

    到底能不能隐藏,实在也说不准。

    可刚拉开单肩背包的拉链,身边地上的树枝突然啪嗒的响了下,我顿时寒毛都竖了起来!

    回过头,一个黑色的人影正站在了林子里,双目的寒光朝着我看过来:“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我这儿干什么呢?夏掌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