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3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神针
    我神情一凝,这中年人看起来不超过五十岁,玉面清风,一手缓缓握拳,一手拿着带鞘剑。剑身青光徐徐,看起来似曾相识。

    “付掌门?”能够把这个地方称自己的,那除了清虚道掌门付言君,估计也没其他人了。

    “你眼力确实很好。不过却是个莽夫。杀我儿子母亲,难道真以为我们清虚道永远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付言君双目寒光直射着我,仿佛随时会冒出火星来。

    “你儿子非我所杀,你母亲……呵呵,兔子急了还咬人,她出来寻仇的时候,你们或许也在想她几乎半步地仙的实力,要杀我和杀条狗差不多吧?当时怎么就没一个人出来制止?结果我没杀成,把命给赔了!”我冷冷说道,付言君已经悟道后期了,似乎还不打算把我看在眼里。

    “呵呵……有趣的孩子,敢这么和我说话的,还没几个人!”付言君阴沉沉的脸上带着一股杀气!

    我察觉了对方的杀念。手指一粘,一张黑符就从袖袋中滑落下来。

    “孤峰青云不可攀,春来秋往鹤远行,清虚道!扶风远影!”付言君冷言念出咒语,手指弹出了长剑,嗡嗤一声,剑影向我劈来!

    “太常东来有几峰?削尽仙山剑又回,天一道!纯阳霸剑!”我准备得很充分,一瞬间就取消了白日匿迹。所有的能量在这一刻全都爆了出来!

    “破!”我怒吼一声,、把搭在了地面的长剑猛力挥舞起来,纯阳怒火瞬间燃烧,遍地火光冲天!付言君剑影掠过我的身畔,剑刃一下就扫了过去,旋风一样的剑气囊括了周围很大的范围,一圈轰得树枝这段,两圈的时候把树干都劈开了,第三圈转过,我方圆好几米都没有了树影!

    轰!

    身边的树枝给劈倒后燃烧了起来,砰砰!树往后倒飞一大片,这声势的确会引来观察哨的注意,但我管不了这么多,现在是你死我活的争斗!

    付言君似乎也感觉到了惊讶。流星坠落一样的剑气在我纯阳霸剑下给扫灭了,他整个人都倒退了几步,脸色青灰了起来:“不过是个悟道中期……怎么可能?”

    “付言君,走路的时候,注意下石头,别看到不顺眼就想着要踢开,就不怕偶尔提到钉子么?”我嘲讽的笑道,进入了悟道中期后,我还没召唤黑龙铠,就感觉自己的能量充沛无比,远比一般的悟道期要强大太多了。池纵见号。

    摸了下魂瓮和血云棺,惜君和王胭都一齐出来了,王胭已经是鬼帝中期,可惜手里还没趁手的兵器,而手底下的送葬的队伍全都焕然一新,因为能量的充裕,提升到了鬼王大后期,要困住付言君应该不困难。

    “围住了。”我下达了命令,两个孩子立刻都闪到了付言君的身畔。

    付言君这才明白自己要来伏击我,却反而给我伏击了!他左右观察退路,手中紧紧拿捏着宝剑,额上已经汗津津的了,一个悟道后期对付中期的修士,居然一招就落了下风,对方可还有两个中期的鬼帝在。

    “龙魂御身!”我手指连续打出了法印,黑龙棺一开,无数的黑气就缠绕住我的身体,最终形成了一副铠甲,以及一身斗篷!

    “法剑飞去疾行咒,玄度尘世破骨峰,清虚道!破玄法剑!”付言君大手往前面震出一掌,一张黑符瞬间化剑朝我飞来!

    “血衣!”我皱了皱眉,为了防止对方招数威猛,就给惜君和王胭加上了血衣。

    有了血衣后,惜君和王胭把周围的位置全都堵得严严实实,现在付言君是上天入地都难了,而观察哨那边知道这里出了问题,也来了不少的弟子和长老,不过很快半路就给王胭派去鬼王截击了,别看只有鬼王大后期,因为神出鬼没,确实给清虚道的弟子带来了很大的震撼。

    付言君剑招释放后,整个人如同蓝灯笼罩一般,我知道清虚道的咒语没那么简单,立刻毫不犹豫的用了大范围的剑咒:“谁知剑如灵空曲,飘在孤云杳蔼间,天一道!至阴王剑!”

    嗡!

    正在念咒的我倒退了一步,冲没想过对方出剑会这么快速,身上中了一剑,我的身体几乎感觉到了剑划过时的冰冷!

    嗡!剑又飞了过来,我整个人都窒息了,不过黑龙铠很快就调整了防御的位置,这一次铠甲膨胀了一瞬,虽然仍然给剑轰击开一个口子,但也总算是抵挡到了我施展出法术来。

    我的剑往前面一指,前方顷刻射出了无数的小剑蛇,把正在施展剑法的付言君围在了里面!

    一边施展剑法,一边应对惜君骚扰进攻的付言君双目瞪得很大,似乎没见过这样的剑技,连忙挥剑要劈开这些威胁,可不断冰冻攻击让他整个人行动也缓慢了许多,渐渐竟开始凝霜结冰!

    “哼!我清虚道能在北方扎根,岂会给你这小小冰霜法术控制!”付言君说完,拿出了个香炉,嘴里念念有词,一口血就吐到了上面!

    我愕然看了一眼,那香炉忽然轰一下熊熊燃烧起来,不断的和阴剑抗争!

    不过惜君也不是吃素的,不停的攻袭时,忽然看到这烈焰,紫色双瞳都亮了起来,张开了嘴巴用力一吸,这火焰顿时朝着她嘴里涌来!

    我吓了一跳,而付言君更是愣住了,他还指望这烈焰破我的冰法,可才眨眼睛就给惜君吸走了,这让他一时也无法接受了!

    连能量都能吸了?惜君是要逆天呀!

    惜君舔了舔嘴角,双目紫光更是旺盛了!

    “我的紫青宝焰!”付言君脸色难看,提剑就要去杀惜君,但他却还在我的至阴王剑的范围中,走了两步他才发现自己无法再动半分!

    念了几句咒语,那香炉啪啪的发出了打火机没有油后空响的声音,吓得他整个人都凝住了神,连忙掐了法诀,准备逃离这里!

    “火来!”惜君低喝一声,张开了嘴巴,一口紫青宝焰就喷了出去!这火焰青青紫紫,一喷出来让站在老远位置的我都感到一阵的灼热,而付言君更是如此!

    “收摄!”不过看到紫青宝焰又复回头,生出侥幸心理的付言君连忙剑指置于眼前,一踢香炉就念念有词起来!

    我正担心火焰又给收回去,结果轰的一声,这付言君连带香炉一起给紫青宝焰轰飞了,在飞行的过程中连续撞上我好几把至阴王剑,整个人冰成了一块冻石,落地的时候啪嗒一声,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惜君收回了紫青宝焰,二话不说就飞了过去,一把就逮出了付言君的魂体,张口就吸,付言君的魂体厉叫起来,似乎十分的痛苦!

    “慢着!哥哥还有点事要问他!”

    惜君速度比想象的要快多了,吃东西也是口不择食,听到了我的喝止,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这才把已经给吓傻的付言君灵魂丢到了一边。

    我拿出了碧玉命牌,念咒把付言君收了进去,回头看观察哨那边已经乱成一团了,正准备去帮忙,结果王胭忽然闪现过来,急匆匆的说道:“哥哥,有个老人家好厉害,我已经顶不住了,快逃命要紧。”

    王胭说话靠谱,我当即收回了血云棺和惜君,转身就准备用缩地术进行缩地,结果看到了那个精致的小香炉还摆在地上,就顺手揣进了怀中。

    如今缩地术经过我晋级和改良,已经达到了一公里,这一闪现,我就出现在了树林里,相信要追我,应该没那么容易了,因此白日匿迹后,准备就这么先找个地方,审问下付言君。

    “啧啧,小伙子,跑得可真是快,老夫几乎追不上你,报上姓名,我倒想知道谁和清虚道这么大的深仇大恨,一个照面就把人家掌门给宰了!嘿嘿。”

    正当我准备再次缩地的时候,身后忽然飘出了个鬼影,这鬼影带着白苍苍的面具,上面除了开一个眼口,其他地方都没有洞口,只是用朱砂笔画了半只眼睛,一张嘴巴和鼻子,看起来极其妖异。

    我脸色煞白,现在阴阳天眼看不出修为,但却能明显感觉到力量的绝对不是凡人,那是地仙!

    老者一头寸短的白发,两手枯瘦却十分的大,肩膀很宽,我似乎并不认识这么个地仙!他不是祖云,也不是杜古剑,更不是付青云!

    嗖!

    我又飞出了一里开外,回过头时那老者在雪林中竟如踏浪而来,速度快得离谱!

    不敢丝毫停留的我连忙往令狐然那地方逃,现在我速度是优于地仙,但只要陷入进入持久追逐战,早晚还是吃地仙的亏,所以只能逃到官方那边才能保住性命!

    缩地术玄妙在于方向的难以掌控,我如果要临时改变缩地方向,敌人要找起来可就困难了,但这带面具老者似乎没这个隐忧,跟超人一样飞掠过树杈和树顶,就跟长了电子眼一样追着我,还不时拿出了几把恐怖的尖锐针刺飞过来扎我!

    砰砰砰!

    又是一次飞针,女人腰际一样的树干都能给他击穿,我脸色都不好看了。

    “你宰了付言君,这可要捅马蜂窝咯,怎么,真以为我要抓住你很难?我给你个选择,用这缩地术直到给我抓住,拧断脖子,第二,停下来跟我唠嗑两句。”后面老者一路追来,一路入密传音给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