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章:安宁
    “未必不能!”李剑声也是一言九鼎的角色,虽然人老阴险,但至少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做出让步,要不然想当南方道门魁首,也不是那么容易要当的。

    “也好。今日我就来会一会你这三把剑,要不然真以为我北方道门无人是你李剑声对手!”付青云大喝一声,嘴里念念有词,顷刻翻江倒海。整个海面竟结出一层冰晶来!

    李剑声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手各抽取一剑。把刚才随手披上的裘皮大衣直接丢在了冰块上面,露出扎实的肌肉来。他也施展起剑法,要和付青云大战死磕。

    “都给我住手!”令狐然大声喝止道,踏在水波上的他最为靠近那艘巨船。

    “住什么手呀,四方道门自己的事物,难道你们官方也要插手不成?现在是处理内务,除去道脉败类懂不懂?”祖云手中立刻拿出一张银色的符纸,嘴角冒出了冷笑,看来是要棒付青云的了。

    解青霞无动于衷,站得最远的她准备坐山观虎斗!

    “解道友,我知道你不愿意与昔日道友为敌。但我们四方道门总要公平公正,可不能跟官方那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铲除自己门中的败类,大家都是责无旁贷的,你总不能不表态吧?”付青云看解青霞要置身事外,立即想把她拉了过来。

    解青霞表情没有变化,淡淡的说道:“孰是孰非,我当然能够明白,我支持你们铲除败类,不过却也不能颠倒黑白吧?你们为何不先看看令狐道友现在的态度呢?”

    令狐然脸色骤然一冷,随后扬了扬已经有点发黑的白璧。这个时候,所有人脸色全变了,诚然魔气在十里之外浮塔位置没找到,却就在刚才那座巨船之中!

    “还说没有魔气,现在自己打脸了吧?”我冷笑着说道。池尽低扛。

    付青云面色扭曲的看着我,又看了一眼令狐然,噌一声还剑入鞘。

    祖云咬咬牙,也颇为失望没能把我废了。

    “司空琴出现在宁古塔附近,我们道门在阴间动静这么大,来过这里并且加以探查也实属平常,残余点魔气,那就更不奇怪了,我也不是时时刻刻在这里,总不能每天都拦着他吧?”付青云解释道。

    听到这家伙居然拿这来当借口,我差点就要把付言君在我手上的事说出来,逼急了只要过一过孽镜台,或者干脆就审问一番,情况立即就能明了了!

    令狐然伸出了手,制止我接下来说话:“夏小友,既然这里存在魔的事情,那我们官方还是要介入的,嘿嘿,魔气嘛,官方不管就不是道理了,对不对,付掌门?”

    “令狐道友,呵呵……我们道门的事,你们官方插手不大好吧?这底下的东西,可是我们隐世道门还要往上一层的,你们官方,难道还真要跟我们隐世道门以上对着干么?”付青云威胁起来。

    令狐然脸色顿然暗了下来,牙齿咬得嘎嘎响,半响说道:“威胁我们?那就试试,该进驻的还是要进驻,难道我们官方有怕过么?末法时代,真以为我们官方和佛门一样吃斋念佛不问世事了?”

    “有魔气存在,官方如果不介入,那肯定不对,付掌门,这事情还得从长计议,且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地方放出了魔气如何?”解青霞解围起来。

    官方有国家战车作为最后的底线,而隐世道门上面,还有一层恐怖的势力,至今没有冒出头来,我整个人有点昏,这世界果然太复杂了!

    付青云冷哼一声,脚尖一点水面冰层,嘭一声大家的冰面全都碎成了小片,海水再次变成了海水。

    付青云暂时放弃了杀我的决定,而祖云也跟着往巨舟那边遁去,一群地仙当即都跟着去了,令狐然拿着白璧,开始检测魔气的位置。

    最后,一群地仙终于在港口的位置找到了一块石头,这石头有点发黑,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魔气,这让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在一个极小单位里,居然能染上这么重的魔气,就算是谁都无法忽视!付青云脸色全然发白了,而祖云更是有些怔怔出神。

    “倒像是一块建筑物里给人力砸出来的样子,质量很轻嘛,浮在水中应该不成问题。”令狐然笑着说道,随后看向了付青云。

    “浮塔应该就是这东西制作的!颜色,材质都一模一样!”不管看没认真看过,反正颜色差不多我就说是了,要不小命就不保了。

    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蹦出一个角来?还故意摆在巨舟上,这不是专业黑么?

    反正不是付青云这一方的,是谁这么好事?我心中有些苦思不得其解,猛然的,我想起了混在天尊道的全婵妤来!她是外婆下的新棋,关键时刻是要起作用的,难道就是现在?

    “哼,一颗小石头就想说我勾结魔道?这可是司空琴的阴谋,你们官方不正是要调查处理这事的么?那顺便调查下这事呀!”付青云恨恨的说道。

    令狐然一听,只想了想,就连忙说道:“也好,既然是付掌门邀请,那我们官方就老实不客气了,至于夏小友,如今他可是我们官方的人证,我知道他和你付青云不对付,也知道玄门的事玄门的办法,不过嘛,先忍耐一下,等我们官方调查出个理所然后,你们爱怎么用道门的规则处理,那就怎么处理吧。”

    “海底危险,你们官方未必能够镇得住!”付青云撂下这句话,直接用清虚道剑破界离开!

    祖云也尾随跟去,至于李剑臣和解青霞,也各自施法上了阳间。

    为了避嫌,我也不和令狐然说话了,等令狐然上去大概十来秒后,我缩地术逃出了一离地,感觉应该是上面的开阔地,才用阴阳令离开,为的是怕这付青云在上面围我。

    看我已经远在一公里之外,令狐然摇头苦笑,一副我太过小心了的模样。

    他是不知道我就那点本事,小心使得万年船呀,随便个地仙靠近了都能秒杀我,我岂能不谨慎再谨慎?

    李剑声已经离开了,化作剑一样的遁光,消失在雪原中,那是要去

    因为我成了人证,再见令狐然,道门也就没什么话说了,只要一句配合调查也就完事了,所以令狐然很快就赶了上来。

    “夏小子,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杀手锏要撒出来?快给我说说?”令狐然好奇的问道。

    “我拘了付青云儿子付言君的魂,他指定不会放过我,这可就交给你了,不过条件是有的,我要全程的在场,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埋藏了什么秘密!”我说着,拿出了一面鬼道的碧玉命牌。

    “嘶……你小子胆子够大的!行,那就去审问看看!我也想心中有底,这付青云可不好对付!”令狐然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我有些觉得我不可思议怎么的:“我年轻时就没你这么亡命,简直就是疯子!”

    “别,我这也是为了自保,要不是他非要杀我,我怎么会拘他魂?”我无奈的说道,这一切也不是我想要的,谁没事想去多几个敌人?

    “哈哈哈,你小子就会找理由,不过这付言君不是好东西,付家都是大小怪物,杀人尖刀不沾血,我们官方其实都有备案,不过在北方,他们势力很广阔,砍断骨头连着筋,我们也不好太过分动他们。”令狐然叹了口气。

    “令狐老头,之前我一直对你是有成见的,但这几回接触,你倒也是个好人,虽然诡计阴谋用得不少,但姑且算是为了国家安宁。”我笑了笑,这令狐然还是不错的,在官方认识的人里,颇为难得,和当时遇到张栋梁有的一比。

    “别给我带高帽子,一会公事公办,你可就知道苦头了。”令狐然大笑起来,但笑到一半,他目光一下就寒冷了下来,伸出了大手就抓住了我,嗖一下就往林子里钻去:“不好!我们给围住了!这付青云要杀我们!”

    “什么?你是地仙!”我震惊得难以言喻,李剑声一走这付青云立即就纠集人马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