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3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永恒
    地仙大战,引发的后果无疑是一场地震,所以听说全是地仙老魔,李破晓怔了一下,李断月面无表情。但两人应该都感觉到了棘手。

    有李破晓和李断月,无异于多了两个远超悟道后期的强者,韩珊珊她们都能应付过来,而且还有惜君和王胭在。我也能放心许多。

    召唤了天棺疾行往李剑声必然回来的道路跑去,我把阴阳天眼开到了极致,只要是周围出现李剑声的蛛丝马迹,我就能找到他。

    可眼下好像有点困难。逃了很远的路。也没有看到李剑声回来,付青云肯定是找了谁来对付李剑声,要不然李剑声早就去看四十一区了!

    即将还有十多里就到令狐然那边了。我心中越来越着急,如果没有李剑声在,我怎么去救令狐然,看着他在围攻里死去么?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阴气猛然间从风雪中吹了过来,我怵然之下,立赂挥天棺往始发地狂奔,刚到了林子边缘,就看到阴气就跟炸开锅的水,溅得周围都是!

    黑茫茫的天空,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但这里的雪全都向遭遇了截击,全往外面飘了!

    李剑声在风雪包围中一手逆剑。一手横剑,神情十分的谨慎!而他跟前,一个女鬼身穿蓝衣,目露凶光,手中拿着一把长枪,正浮空飘着!

    鬼仙!

    我心中一凛,这女鬼浑身散发紫色的气息,脚底下更如紫莲绽放,飘絮着一丝丝如缎带一样的气浪!用威风凛凛都无法形容这女鬼仙的姿态!

    “小子,你没事干了么?忽然来这里做什么?”李剑声发现了我的到来,有些意外。

    “令狐前辈给付青云、祖云、解青霞三个地仙围攻!如今形势岌岌可危!求前辈去助他一臂之力!”我恳求道,三对一,地仙也要撑不住,但二对一的话,还有可能逃。

    “什么时候的事?!”李剑声惊问道,两眼已经有了一抹寒意,似乎觉得问这句话有些多余,就抬起头面向那鬼仙,嘴角挤出了几个字:“茹雪凝,今天到此为止,你把我拦在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是说一定死磕到底才是你的目的?”

    “我刚才一路回来就开始了,找了前辈不见,又回了四十一区,还回去救了我门中几个弟子……”我无奈的说道,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令狐然如何了。

    “唉,已经晚了!令狐道友单打独斗是厉害,但三个地仙围攻,实力再高又如何,不也是混元境而已!”李剑声叹了口气,一副缅怀令狐然的样子。池他厅号。

    “李剑声,你可以走,这孩子留下。”蓝衣女鬼脸色沉稳,能和李剑声打这么久不受伤,已经是强大得无与伦比了,在鬼仙中,怕也是佼佼者吧。

    “我就说清虚道怎么敢这么狂,面对南方道门,面对官方,依然敢呼来喝去,百般狡辩,原来上下都打点好了,怪不得敢在阴间建立巨舟,丧失狼都不足形容!我李剑声秉承乾坤道除魔卫道之祖训,怎能让这等妖魔危害人间!”李剑声咬牙切齿,嗡的一声,第三把剑也拔了出来,一手握了两剑,一手握着最后的朱红剑!

    “那令狐前辈怎么办……”我心下一沉,李剑声不去救令狐然,那令狐然必死无疑!

    “很遗憾,孩子,我亦想救令狐道友,然而,现在一对一尚有胜算,以三对一绝无赢面,现在回去,很可能令狐道友已经陨落了,到时候人没救出来,前后夹击,以四对一,你觉得还有活路么?不如我在这里拼掉一个得了!”李剑声说完,嘴里念念有词,一闪之后,已经和茹雪凝连拼了十几剑!

    这种快剑我已经看不清楚了,那叫茹雪凝的女鬼枪法也非凡,看她穿着,应该不是将军,而是一位专司武术的武修,怪不得付青云让她来对付李剑声了,别人恐怕两个照面快攻就得给砍去头颅!

    砰砰砰u铛铛!

    连续的剑鸣声和长枪反击声此起彼伏,周围浓雾蒙蒙,大雪根本沾不得身,我看声势骇人,立即就跑得远远的,心想着该怎么办才好!

    既然李剑声要在这里拼死,那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想着我也为令狐然感到一阵的悲哀,正义难道重要给邪恶占据上风?

    我缩地术连忙朝着令狐然那边赶路,快要到观察哨那边的时候,大雪纷飞的树林里,一阵阵的炸响声依然轰鸣!

    兴奋坏了的我连忙赶了过去,最先遭遇到的是解青霞,她的葫芦挂在了玉杖上,往前面一指,前方的树木全都倒了下来,血云也翻滚不停,恍如血云棺的云一样,但如果我是地仙,恐怕看到的就会是另一个光景了!这血葫芦恐怕和老祖婆的青天卷一样的地仙宝贝!

    “令狐前辈!”我连忙叫了起来。

    解青霞也发现我来了,脸色阴沉了下来:“小子,我与你本无冤仇,但去而复返,坏我们道脉正事,那也怪不得我动手了!”

    “老家伙!不要把杀人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有本事就来取我性命!”我恨恨的说道,一个缩地术就绕过了她,直接往森林中的爆炸点那奔袭。

    “令狐然!你这老乌龟,有本事就硬来呀!这么防来防去的,真以为会有人来救你?不要想得太好了!李剑声早已经让鬼道烟云枪茹雪凝给缠住了!真当他还能来?”祖云在那叫嚣起来,他此时手中拿了把银色的拂尘,用银符远程法术轰炸着前方!

    而付青云在清虚道剑的帮助下,神出鬼没,不断的袭击烟涡看不见的令狐然!

    “呵呵,你们说有人牵制李剑声……但怎么没想过是我在牵制你们?”令狐然的声音还在烟涡传来,他居然没有死!

    不过微弱的声音,已经让我感觉到了他现在情况不妙!

    “令狐老头!”我叫了一声。

    “咳……夏小子!你可是带了李剑声来了?”令狐然似乎咳了一口血,但很快就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我瞬间就噎了下来,眼看解青霞又放出血云害我,只能缩地术又逃开了一里外,可很快身后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衣角一下,我只能阴阳令下了阴间!

    那是付青云用清虚道剑破界来砍我了!在掉下海的一可,我已经念完了缩地术,然后又用阴阳令破界上来!但就是这一闪一跳的时间,我却看到了海底很远的地方,一群黑压压的鬼出现在离着这里很远的地方,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鬼兽迁途,正在往另一个方向赶去!

    但身为鬼道传人的我对鬼何其敏感,上了阳间的时候,脸色全都变了,不知道这么多鬼在下面集群,是茹雪凝的部队,还是海底下出了什么事!?

    近乎绝望的我,眼睁睁看着令狐然给三个地仙围攻,却全然没有办法,附近死的人不少,好几个穿着都很陌生,显然不是道门的,那他们就是官方的人。

    来接应令狐然的手下全死了!?

    “就知道……就知道会是这样,我是将死,但付青云,你这次是作了大死了!捅了马蜂窝你知道不知道?”令狐然仍然没能想象出付青云凭什么敢跟官方死磕。

    “呵呵,令狐老怪,这不是作死,是有所考虑和预谋之后的决定,谋而后动一向是我的作风!你死就好,我付青云绝对不死!”付青云的清虚道剑有暂时破开阴阳两界的能力,闪现之后,又再次冲入了令狐然那边!

    令狐然虽然是强弩之末,但仍然不死不休,就算给围攻,但反击依然不停!

    又一次猛烈的对战,令狐然的身影终于在浓涡显现了出来,他浑身是伤,身上原本笔挺的旧中山装已经破烂得不行了,眼镜给打烂了,头发也少了几撮,而左手完全的断掉了,诡异的形状垂着,只有右手还在夹着玉璧!

    身上好几个窟窿,血全靠肌肉凝缩后止住,稍微用力又崩了出来!

    我脸色惨然,想不到这一战居然这么惨烈,祖云和付青云却没有什么事,只是身上多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伤痕而已,至于解青霞,完全没有受伤,恐怕只是消耗掉一些法力而已!

    “令狐老头,我们走!”我大叫一声,一个缩地术就到了他身边,结果红云就朝着我这边涌过来!

    令狐然叹了口气,高举白璧,大喝一声,立马射出白光一道猛冲红云,红云一见就退,而白光又紧接着朝周围扫去!祖云和付青云全给它逼退了老远,这光的厉害程度,连我都难以想象出是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知晓令狐然现在肯定撑不住了!

    “既然你来了,或许那就是命运给我的最后安排!你立即把我的六道盘带走!它跟了我大半辈子,立功无数了,不能落在恶人手中!记得,再刚才那块玉佩带给官方!把三方道门的事说出去!”令狐然大声说完,一口血忍不住喷到了白璧上,让他不由苦笑。

    雪花落落,沾在了白璧上面,格外凄美。

    不忍白璧蒙污,令狐然伸出了手,用满是污泥的袖子抹掉了上面的血,然后把白璧交给了我:“记住,不要将它落到坏人手中!”

    “跟我走!”我拿出一张缩地符,要猛拉他离开!

    “走!我活不了了!”令狐然大喝一声,把我推开,随后浑身绽放恐怖的白光,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令狐然!为国为民!死而无怨!”

    令狐然的狂吼结束那一刻,前方轰隆一声的炸响,震得我耳朵剧痛,我一摸之下手上全是血!而耳朵嗡嗡的鸣响不断!

    抬起头,眼前的一片丛林,直接给白光炸翻了!

    树木一棵棵的炸飞起来,砸落了地上,风雪呼啸着朝我涌来,而付青云和祖云在很远的地方面色骇然,嘴巴微微启开,一副的不可思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