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4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灭口
    这落魄户要逃,我可不敢去追,前面还有好几个他的道友,我还是等到孙老他们来了,才好去前面帮助李剑声。

    不过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之前应该是南方道门先收到消息,现在反而是东边隐世道门先到?这好像次序乱了吧?难道中间环节出了事?

    还有李剑声现在情况不大妙,老家伙重伤肯定打不过祖云,如果付青云回头反将一军。那老李可就死定了,想到这,我一刻不敢待的往回缩地回去搬救兵,或者是去帮忙南方道门再说。

    到了半路。我总算找到了孙心平和余天孝他们。这时他们却在大战之中!

    一群同样是道士打扮的老者此时正在和他们斗法,双方你来我往,招数全都用上了威力最大的。而孙心平和余天孝虽然强,但似乎比对方还要弱了一筹,给打得节节败退!

    现在别说是驰援了,连自救恐怕都不行!

    “北方道门的诸位!”我大声吼了一句。

    结果这群人果然都回头看向了我,孙心平等人松了口气,这一吼简直就是天外救星,他们全都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南方道门的?”为首一男子冷冷的问道。

    “请问北方道门的诸位前辈!为何忽然攻击南方道门?难道不知道前方已经除了事?正需要人手前往帮忙!?”我当然要继续说下去,但却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哼!南方道门的夏一天杀死了我北方道门清虚道的付言君付道友!现如今还想要参加隐世道门大会?难道都这个程度了,还要我们沉默?我们是要为我道门同伴报仇的!就在今晚!正好他们都在一起了!”北方道门的领头羊是个老者,脸色晦暗得跟墨水似的。

    “为了清虚道一个魔道!值得么!?如今观察哨里全是魔气,清虚道勾结天尊道,已经背离了道门的初衷,连自己的弟子都杀害了。为了排除异己,竟用卑劣的手段对付南方道门!”我说完,看到这群人都安静了下来,当即把付言君放了出来!

    付言君这一出现,所有北方道门和南方道门的人全都震惊之极,不少人已经怒吼出声:“贼喊抓贼!夏魔头!你敢杀人拘魂!真不怕遭天谴么!”

    “我宰了你这狂妄的小子!”一些老者更是破口大骂,几乎全都要围攻我,连南方道门这时都不淡定了。

    “夏一天!你好小子!闯下了这么大的祸事!不束手就擒!反倒连累了我们!真不怕大家一起戳你脊梁骨!”陈淑妹作为南方里对我最不友好者,首当其冲就指责起我来。

    “你这么做,不厚道呀,夏一天,置我南方道门何地?是怕我们不够势单力孤?”霍伟冷笑的说道,他本事不强,身上已经挂了彩,现在把怒火全发在我这了,当然也是我意料之中,毕竟他是紫皇门出身的。

    看着一群北方道门全都要借法轰我,我面色沉了下来,冷喝道:“都别过来!要不然我的冥河古剑一剑就劈了他!”

    孙心平连忙伸出大手,大声说道:“都住手!都听听夏掌门怎么说!”

    “不错!听听再决定如何!”余天孝赶紧拦住南方道门的人。

    “我这就让他说话,是否勾结魔门,你们就自己判断!”我冷冷的说道。

    话刚落音,后面又来了黑压压的人,看起来怎么也有四五百,隐世道门的人都纷纷看了过去,认出自己门派后,就各自进了各自的阵营那边。

    我看了一眼,其他道门的掌门带着自己的弟子们到场了,其中有章素离、允凤阳等一些南方道门的一派道首。

    想想在时间上也刚刚好,召集人马不容易,在人群里我也很快找到了李破晓、李断月,还有王元一、李庆和、赵茜等人也都安全,至于韩珊珊和苗小狸、郁小雪都平安无事。

    不过惜君和王胭还不知所踪,我赶紧用手指在背后捏了几个咒语,把她们俩招回来,发现她们归位后,我松了口气,之前应该是躲起来等待召唤呢。

    看着眼前数量众多的悟道期修士,我也不禁觉得震撼,当然,如果只有南方道门,肯定没有这么多人,其实南方道门连两成都没占到,大多数是北方道门、西方道门、东方道门的掌门级别和精英弟子。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我也会一一先和大家说一说,到时候该怎么判断,怎么去做,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说完,拿出了一张红色纸符,念了几句咒语就贴在了身边的付言君魂体上。

    很多人立即怒意都爆了出来,毕竟是北方清虚道的道首,谁能看着他的魂给逼供,还淡定得下来。

    “如若问不出点什么来!我今日便将你小子碎尸万段!”其中一个北方隐世道门老者的阴沉的说道。

    “清虚道一向行事光明正义,掌门也恪尽职守,待人宽厚,你在这么多人面前玩弄这些鬼道伎俩,应该也知道后果!夏一天!等着纳命来吧!”大部分北方的隐世道门都几乎忍不住了,当然,也有要看热闹的人在,毕竟北方也并非是铁打的营盘坚固不催。

    我懒得去回答这群人,直接指向了问题的核心:“你们清虚道和魔门天尊道什么关系!”

    “相互利用的关系……”付言君的魂体沉沉的说了一句。

    而这一句,顿时如同冰水浇到了所有人的脑袋上,全都冷了下来!

    “呵呵,邪门歪道,用的什么鬼法门!这么污蔑我清虚道的掌门!”清虚道的几个弟子连忙拔剑冲了过来,结果全给其他隐世道门的老者拦了下来。

    “孩子们,总要有个说法才好杀人吧?”丹神连庚作为西方道门的代表人物,直接就站了出来,制止了这几个弟子。

    “你们在横道河子那边荒废的村子里,建造的观察哨是拿来做什么的?底下浮塔冲了魔气,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把我最好奇的两个问题抛出来。

    “观察哨是为了建造观测阴间海底一件宝物的……浮塔是天尊道和诸魔道一起共同摆下的大阵……具体作用我不懂,全由父亲一手操持,我负责的是阳间观察哨的建造工作……”付言君把两件事情都说了出来,但就是不说这大阵有什么用。

    “为什么现在整个观察哨都毁了?魔气全都冲击了上来?死了这么多的清虚道弟子?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我看他回答得不错,至少没给惜君一口吃成傻子,就连续问了双倍的问题。

    “观察站毁了,应该是大阵启动了,那是沟通阴间的大阵,由魔门提供了方法……我不知道魔气怎么来的,弟子们大部分都是工匠,只是穿着我门中弟子服饰,欲盖弥彰……我们要利用道门精英,帮我们清虚道拿到那件宝物……”付言君一个个问题都回答得十分流畅,他对这件事重要的部分可能不是很清楚,但一些不紧要的关卡,他全都知道!

    话一落音,道门的人全都愣住了,议论纷纷的消化这里面的复杂信息,清虚道和魔门勾结布阵,为了海底的某件东西,但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大批的精英?为什么清虚道会很可能大家都会帮忙?

    嗡!

    “快躲开!”忽然间,媳妇姐姐的声音传来,随后衣角猛然的给扯了一下,而一道剑光骤然就劈了过来!一剑把付言君劈成了飞灰!池扔巨号。

    我心下骇然,这下惹来麻烦了,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剑就把付言君劈死,还无人预警,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存在!?

    “呵呵呵……有意思呀,付某这趟可真是服了你小子了……”一个声音阴森森的出现在我原来该站着的位置,回过头,那把剑已经搭在了我脖子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