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4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前程
    我两眼瞪大,一脸的不可思议,甚至说不出话来,付青云一剑就劈死了自己的儿子?对,就这么轻松的一剑。把自己儿子给劈死了!包括我,所有人也诧异和不解,它远比剑还搭在我脖子上的事实要来的刺激。

    “付青云,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的儿子杀了,会不会太丧心病狂了点?就算是只剩下魂,但也是你儿子的魂呀!”我看付青云没有要立即杀死我,就知道他顾虑现在这形势。

    但他为何又敢在所有人面前一剑劈死他儿子?

    “嘿嘿,夏掌门,那根本……”

    付青云话还没说完,眼中顿然射出一道光芒。长剑一递,朝我的脖子扎过来!

    嗒!一声坚铁相交的声音。剑扎入了‘我’的脖子,而我本人却用缩地术来到了他对面很远的地方!无声借法的完善,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能施展完成。加上黑龙铠强大的防御力,如果不是特别猛烈的攻击,对方根本拿我没有办法!

    “哼,雕虫小技!也就是你这样招摇撞骗的惯犯,才会弄出这么些东西!”付青云宗师的气慨尽显,一剑就把我的替身鬼蛊形成的人劈散,地仙的力量往往让人感到窒息和恐惧!

    “我如果不逃,那岂不是就要给你像杀你儿子一样杀了么?付青云,我该说姜还是老的辣,还是说无毒不丈夫?”我反唇相讥,但和这样的恐怖分子想比,我觉得在人性方面,比他脆弱得太多了。

    “那根本不是我儿子付言君,你身为道门众人。却修炼了鬼道的法术,动用一些招数企图来瞒天过海,利用大家的同情和不明真相,完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付青云声色俱厉的和众多的道门众人揭了我的老底。

    一群道门众人再次议论纷纷,一个清虚道的太上掌门,而且还是北方泰斗地仙说的话,和一个南方道门悟道者说的话一比较起来,事实上高低立见。

    而付青云又话锋一转,淡淡的笑道:“这里在场的诸位,大家都或身为人父、或人母,谁舍得举起屠刀杀死自己的儿子?哪怕是儿子的灵魂?谁想让他永世不得超生?我很伤心,但伤心并非有用,如今该道门的程序,仍然是要遵守的!我提议将夏一天收押道门执法部门,经过四方道门会议,将其绳之于法!不知道诸位可有附议者?”

    “我附议!”清虚道那边很快就站出来几个人,义愤填膺的帮腔道。

    “我们都附议!将这狼子野心者收押!择日审判!”一些北方道门的同僚当然也是举双手赞同,很快付青云那边立马站了不少人!

    “呵呵,付青云,你杀死了中央玄警总部的令狐然令狐前辈,难道还以为自己能够逃过官方的制裁么?这玉佩交到官方的手中会发生什么事,你应当清楚,别跟我说它是一块普通的白玉,到底里面记录了什么,想必你心中有数!”我拿出了令狐然的玉佩,还有一片令狐然衣服的碎块,脸色阴郁了下来,玉佩肯定是记录了什么东西,地仙的办法多得是,我不是官方当然不能解密,但送到官方手中那可就不一样了。

    “姑且不说这玉佩到底有什么用,里面记录什么,单仅凭你与官方勾结,出卖道门同僚这一条罪名,就足够将你逐出我四方道门!诸位同僚!难道还打算和这跳梁小丑继续的僵持下去么?魔门攻打我北方道门观察哨所,现如今哨所沦陷,大家却还在纠结,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若还有有识之士,便与我付青云除魔卫道去!若不想除魔卫道,只想要和宵小之辈为伍,那巴不得,我北方道门便不客气了!他日再见,便是敌人!便是正与魔之间的战争!”付青云大喝一声,凌云气概,让所有道门之人的激情全拉了起来。

    “除魔卫道!打败魔门!”池上休技。

    “魔门敢来!让他们全横着埋入雪地中!”

    北方道门和南方道门的弟子群情激奋,心中都觉得付青云说的有道理,毕竟官方是官方,道门是道门,现在道门有难,都给魔门打掉一个哨所了,其他的当然先放一边,因此都朝着付青云那边涌去,仅剩下一部分西方道门,还有东方道门的还在!

    我愕然了,想不到付青云居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三言两语就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死的说成活的!摇摇头,我不禁感到挫败,这就是现实,一个六亲不认,把自己儿子的魂果断灭杀的人,谁能够赢他?所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就是人性的丑陋和弱点!加上大家对地仙的盲从,也就造成了现在的形势!

    中立的人不少,至少西方道门也不是团结一致的,玄丹门没有过去,而东边和北边,也有好几个门派没有过去。

    “南方道门!西方道门的诸位道友!难道还打算和狼子野心之辈共荣么?不知道我道门正陷入了魔门的围攻之中?”看到南方道门无动于衷,部分西方道门也没有行动,一些北方,西方道门里的老者纷纷出来指责。

    “哼!夏一天本性难移,做事无知无畏,这次捅下的娄子,我陈淑妹不会替他修补!我南方净灵道愿意随付前辈前往除魔!”陈淑妹大声说完,目光凌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子徒孙。

    崔兰作为紫皇门的掌门,原本因为我当时救过他,还有点犹豫,但看到太上掌门都看着自己,当即咬咬牙:“弟子愿与师父前往除魔卫道,怎会和夏一天这道门败类共事!”

    “陈道友!做事需再三思虑!切不可太过冲动!”孙心平出来拦住,脸色有些难看。

    陈淑妹看了一眼孙心平,冷冷说道:“孙师兄,这件事情,也希望你多考虑一下,你照顾晚辈之心,我陈淑妹佩服,但这可不是能够同情的,错了就是错了,包庇不得!”

    孙心平脸上发白,咬咬牙只能任由陈淑妹带着徒子徒孙让付青云那边集合。

    “孙老,对不住了,我们清微道一向是正义之师,也不和妖魔为伍,这便和付前辈除魔卫道去了,希望你也不用拦了,人各有志,多多保重!”允凤阳拱手说完,叫了弟子就要去投靠付青云,结果两个弟子跟来了,但最后一个‘刺头’李庆和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庆和!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忘恩负义了!你师父还是我清微派的大长老!”允凤阳骂了起来。

    “除魔卫道,我李庆和责无旁贷,但谁是魔,谁又是正道,我还是分得清楚的,相信师父老人家也不会说我做错了!”李庆和坚定的回答。

    “好、好好!你李庆和翅膀长硬了,对我这个掌门也敢忤逆!我现在将你逐出清微派!你李庆和就再也不是我清微派弟子!”允凤阳大怒,差点就拔剑将李庆和砍了,但他不过悟道初期,李庆和和他一个等级,明知不定的砍得过,只能是行使了掌门的权利!

    “掌门请自便。”李庆和拱手退了一步,随后稳稳和我站在了一边。

    “对不住了,孙师兄,道不同不相为谋,霍某身为紫皇门的带头人,就带着弟子先另行一路了,望孙师兄多珍重,令祝前程锦绣。”霍伟说完,也带着紫皇门弟子跟着去了付青云那边,毕竟紫皇门在南方是最不受待见的,如今这个格局,正好是打破常规的时候!

    晏华丰对我冷笑一声,随后带着紫皇门弟子跟着霍伟离开。

    南方九大道门,一下就去了三个,形容成一盘散沙都不过分。

    看着三位老伙计就这么划清阵营,孙心平叹了口气,脸上皱纹也不禁多了几道,毕竟也是苦心好容易经营到了如此程度,如今败散,谁都会很难过。

    我有些对不住孙心平,还想要说点什么安慰他,结果孙心平摆摆手,示意不用操心他。

    “庆和,你不后悔?”我对李庆和也充满了愧疚,毕竟让他给逐出师门了。

    “有什么好后悔的,虽然有愧师恩,但我相信你不会带我走死路,如果刚才的付言君是真的,那付青云就真是狼心狗肺的人了,我岂能和他一路货色?”李庆和小声之极的说道。

    我点点头,一路也防备付青云突然而来的攻击!

    除了南方道门分了阵营,西边阵营那边也是讨论得激烈,但因为和北方、东方道门总体上是合作关系,所以仅剩玄丹门和另俩个门派留了下来。

    这么一来,付青云那边的阵营占了七八成,而我们南方和西方道门那边,仅有两成左右的人数,这和之前就分好的阵营根本没有数量上的差别,南方道门剩下六个门派,西方道门加入了三个,还是九个。

    想到这点,我瞬间脸色苍白起来,一种可怕的念头忽然涌上心头!

    糟糕!

    “呵呵呵……如今阵营也分清楚了,魔门已经攻到了我们北方的辖区了,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子,连西方道门的解青霞道友都未能幸免于难,死在了魔门的手中,而你们几个门派如今还视而不见,不愿意与我们除魔卫道……是不是勾结了魔门?趁着我们反击魔门,背后捅我们刀子!想要从中谋取利益!?”付青云猛然间扭头看向了我们,噌一声拔出了长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