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4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破魔
    “让不过去非要过去,出事了大家又一窝蜂逃。”李庆和在我旁边呢喃,看着前面不远处发疯往回逃的两个清微派的弟子,他咬咬牙,最后还是疾奔过去救人。

    “庆和!”我想要叫住他。结果他不顾一切的去救人,看来对清微派的感情不能说没有,只是掌门对他太苛刻。

    “别过去!一天!危险!”孙心平急忙拉着我,那边已经和魔接触上了。一群弟子各自为战,根本形不成有效的抵御,如果都是自己门派的弟子,那还能用阵法,用合击之术,现在是什么都不用想了。

    上百的清虚道的入魔弟子,还有两三百的工人浑身都是魔气。就算砍断手脚,依旧扑过来杀人。整个道门大乱!

    “孙老你小心点,我不怕魔气,还是能够挡住一阵的。”我拔出了掌门金剑,缩地术就过去准备救人。

    李牧凡已经带着李破晓和李断月过去了。不过一照面就给东方隐世道门给冲乱了!

    九个东方隐世道门的人都状若疯狂,双目红得跟鬼似的,呲牙咧嘴的,加上可能太痛苦,牙龈那竟咬出血来,看起来就是嗜人的魔头!

    不过李牧凡是悟道后期,两个弟子更是精英中的精英,要对付其中一个不成问题,而且这些魔面对一个人的时候是围攻,人一多,他们就各自选择目标去了,所以只是给冲击了下,就变成了一对一的格局,乾坤道很快就各自占了上风。

    我一过去。韩珊珊和苗小狸、郁小雪也要跟过来,我脸色一变,忙制止住了他们:“你们和孙老他们一起退后!这里是有控制范围的,你们离远了,魔不会追上来!”

    “不行!姗姗姐和小雪妹妹可以不去,但我的蛊虫能帮上你!”苗小狸自信的说道。

    “帮什么帮?现在不是对付活人,那些都是死人!你那点小虫子瘙痒都不够。”苗小狸对付其他道门高人,说越级挑战都是轻松的,但对付魔,那必须得斩草除根,不消除魔气,它根本不会给真正消灭。

    也不管苗小狸气愤的目光,我自己就过去救人了,这次来参加道门大会的都是各派的精英,都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能够以一敌三的,谁也不服谁,因此战线拉得很长,这样一来,魔就有机可乘了,数量众多的魔不但占据了不怕痛的优势,还有生前的大部能力。

    而这群魔最厉害的,应该是东方隐世道门的九个人,这九个人全都能施展道法,厉害无比,好些人都直接给他们用道法打飞了。

    血液受到了感染,这群人全都失去了狼,李牧凡一剑劈中后,入魔者溅出来的血带着丝丝的黑烟!看着瘆人。

    但和之前看到的那部分给感染久了的又是不同,第一部分就给感染的血液如开水一样沸腾,应该是真正的死人了,或谢有精魄还存在。现在这部分明显没那么厉害,应该是给感染的时间不长。

    李牧凡不愧是能越级挑战的道士,用道法很快就把一个入魔的北方道门修士打倒在地,他飞奔过去就想将此人斩首,我正追着李庆和,看到这一幕就喊了‘住手’。

    他犹豫了下,结果给那修士翻身就劈过来一剑,本能拿剑挡了后,李牧凡后退几步,气得是对我咬牙切齿:“臭小子!你作大死呢!”

    “李前辈,我试试能不能破魔!助我控制住这位道友!”我说着看了一眼李庆和那边,见他居然大战魔不落下风,还救了两个同门,心下稍安的就先去了李牧凡那边。

    “你还能破魔?”李牧凡犹豫了下,就继续和那入魔之人纠缠起来,李牧凡自身能力还是很强大的,三下两下就又把那道人打倒了。

    我拿出了金剑,划开了对方的身体,快速念起了吸引气息的法术,而不出所料的魔气果然给吸收了回来!

    李牧凡大惊失色,但硬生生忍住没有夸奖我。

    吸收光魔气后这人病怏怏的躺在地上,眼睛转而变成了微红,额上的青筋也没了,竟真的没了魔气,不过身体是撑不住的,怕是恢复一段时间都难。

    “哼,有点意思了,这一功劳,我分你一半。”李牧凡沉吟后,将那人扛起来,飞速的离开了魔气宣泄而出的范围。

    有不少弟子没能抵御住魔气侵蚀,直接就给感染了,本来还正在除魔卫道,到了最后转过头来就杀起了同僚!

    我不知道这魔气到底谁放出来的,但肯定是失控了,付青云没准想要利用魔气的,结果给天尊道倒打一耙,给别人做了嫁衣。

    “逐步后退,离开这个地方,把入魔不深的道友们控制住!特别是东边隐世道门的几个道友!还有其他刚入魔的弟子!这里有人能够破魔气!”李牧凡朗声的说道。

    毕竟众人都失去了主心骨,一听有人能破魔,都开始纷纷后退和捆缚入魔的道人。

    孙心平带着人因为之前故意拖慢了行程,所以受到的攻击最少,退后也很及时,而前沿阵地那边损失惨重,好几十个悟道弟子直接给感染了。

    经过和西方道门的混元派,正乙派,玉虚道等商量之后,孙心平就带着一群精英去前方救人。

    这一阵折腾下来,大家总算是退到了几里外的林子里,一个个给符纸贴满,或者给法器控制住的入魔弟子、领袖都给提着过来了。

    我在李牧凡的招呼下,也去了对面那用金剑吸收魔气,看到是我这刺头来破魔,刚才就支持付青云的道门脸上无限精彩,尴尬和愧疚少不了,毕竟被救下来的或是自己的爱徒,或者是自己的尊师。

    大家都是道门中人,人也很多,无论多难堪也要道声谢,甚至还有道歉的,我也客气的回应和接受了,反正本身就没有交集,只不过是各自阵营不同而已。

    天照会的直接给打没了,连掌门都死了,清虚道那边很尴尬,不知道是感谢还是要怎么的,反正是退下不打算前往哨所了。

    哨所那边仍然魔气很重,不少弟子没救过来,都跟着一群入魔的活死人回去了。

    这么一来道门折损不少,三四百人现在直接少了一百左右,一百的悟道期弟子,这是道门的极大损失,恐怕回去后好些道门都要安静一段时间。

    正接受道谢,附近轰隆的一声巨响,树木倒塌了一大片,道门的人各个顿时神情紧张起来!

    好些人直接踏树上了树顶去看怎么回事,最后下来时,脸色都是惨白:“付前辈和李前辈在那边大战,把一片林子都劈了!”

    “神仙打架!有什么好看的!都安静点,这么多伤员还在这里!”一个老婆婆呵斥那名凑热闹的弟子。

    那弟子顿时泱泱的下来了。

    “唉,说是要去除魔卫道,结果天尊道的人都没见半个我们就死伤惨重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另一位老者叹了口气。

    几个隐世道门的大佬就坐着围了一圈,孙心平也在里面,我和韩珊珊他们就在旁边看着他们商量对策。

    “我觉得魔气是在底下涌上来的,要不我们全都破界下阴间看看好了,没准找到破魔的方法!”其中一个年纪五十多的大婶说道。

    “嗯,有道理,不过现在上面这么凶险,底下肯定也是闹得欢腾。”另一老者沉吟起来。

    “清虚道在底下建立的巨舟,周边还设置了大阵,连阳间的上方也是有大阵在的,天尊道启动了大阵,现在出事了,我们也靠近不了那里,很显然,这里的阵限制着底下的阵,开关很可能在阳间这里,因为固守的入魔者正在驱逐进入这片区域的人!而下面是大阵的发,也是发挥效果的地方,我觉得下面肯定在办一些不寻常的事,我们在距离以外借道下去,恐怕也进不去大阵呀……毕竟开关阵眼很可能就在阳间。”孙心平分析起来。

    我听罢,心中对孙心平的分析无比佩服,毕竟之前只是告诉了他这里所见所闻,没想到他直接分析出了个理所然来,确实很厉害,这么一说就简单了,阳间的哨所是阵眼所在,一群魔和魔气正在固守,谁要进来要么给魔感染,要么就给杀死后感染,所以谁都开不了阵。

    而底下的浮塔和锁链就大阵的隔离带,隔离着十里方圆的海域,而这片隔离开的海域底下就藏着那件东西,现在天尊道的人没准已经开始布阵打捞了,而隔离带早就把阴间的一大波鬼和鬼门隔离在了外面,禁止入内。

    如此一来,天尊道就能安心在阴间打捞宝物了,至于本来打捞者之一的清虚道和付青云,因为天尊道提前启动大阵而亏损巨大,不但做了别人的嫁衣,还赔了好几百的弟子门人,给人做了看门狗。

    因此付青云气得是七窍生烟,这就解释得通了。

    那又是谁提前启动了大阵?司空琴前脚刚走,后面大阵就启动了,能控制天尊道的有谁?他们的掌门?亦或是……

    我脑子顿时闪过灵光,难道是全婵妤!?外婆的一大堆棋子都布置出来了,她会不会也是想着海底下的那件东西?比如百顺爷、阿母,还有孟婆婆、单龙!大家也是为了底下的东西吧?

    这一瞬,我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池亚以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