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5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飞蛾
    在我身边的邹之文脸色一变,怔怔看着黑色雨衣的杜古剑:“夏掌门,你说是杜古剑?九剑活杀会的会长?!”

    “如假包换!”我目光一凝,迅速抽出一张黑符,念起了天剑长歌。直接朝着祖云轰去!

    “诸位道友,前方就是九剑活杀会的会长杜古剑!是有名的魔头,我们准备战斗!”邹之文朗声说道,命令一干半仙准备作战。

    一群人对付一个地仙。这股势力并不小,所有人一起攻击杜古剑,唯独是我敢念咒轰祖云,这家伙最能坏事,也是所有地仙中最没有节操的。

    一大波剑光朝他飞来,祖云气愤无比的看着我,用银色拂尘几乎全都扫掉了所有剑光:“夏一天!你这刑子最会坏事!”

    杜古剑那也承受了数量极多的大范围攻击。毕竟有两三百人,一个地仙再厉害也斗不过这么多。当即就逃开了。

    看着我出现在队伍的最前方,杜古剑的双眸在雨衣下露出了出来,那双死鱼一样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夏一天,不要让我再撞上你!”

    漆黑的雪夜中。这顶级地仙杀手要逃,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所有人的道法因为打空而烟消云散后,对方就不见了踪影,来无影去无踪的,够让人害怕的了。

    祖云看付青云不在就知道事败了,还有一群弟子脸色都有点茫然的看着他,再笨都察觉出了变化,当即说道:“一路以来,我一直就知道付青云这老贼诡计多端,所以才暗地里装成要和他结缔契约的样子,实则这老贼的一切我早就洞悉清楚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过祖云的这番说辞。果断引来了自己那群茅山弟子的认可,那半步地仙的嫡系子弟更是说到:“师父!果然是我想的一样!我就知道师父为人正义,嫉恶如仇!”

    “放屁!祖云!方才你屡次三番想要勾结魔头害我!如今还想要颠倒黑白翻案么!刚才那要我死的气势何处去了?!”李剑声大声的怒骂,气得脸都涨红了,但因为伤势过重,连吐了两口血。

    “李道友,何出此言呀?我若不装得像一点,如何能引出付青云的阴谋诡计?如何能够骗过杜古剑这恶贼魔头?方才我已经准备好施展我的星河**了!只要一出手,杜古剑必然要给打成飞灰!岂料这夏一天横空出世,坏了祖某的大计!你不该怪我,要怪就怪这夏一天,无端生事!没有眼界!”祖云也跟着怒道,还指着我,大有怪我的意思。

    “祖云!你还能再无赖点么?李老前辈伤成这样,你如果是我们这边的人,也不该再施行这等计划了,现在还强词夺理,欲盖弥彰,真当所有人是瞎子不成?当李老前辈看不穿还是怎么的?”我气急反笑,这祖云也是个大忽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当即也不愿意和他多争辩是非,念起咒语就攻击他。

    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当然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全都跟着我借法轰他,李剑声虽然带了剑伤,但现在是气急了,刚才吃了祖云大亏,不停的骚扰下给杜古剑砍了好几刀,哪能有好的?当即也加入了轰杀祖云的战斗。

    祖云是有名的脚底抹油,一看大家都不信他,立马就逃了,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李牧凡和李破晓、李断月扶着李剑声到了树底下,拿出一堆的疗伤药来,李剑声吞下去后,盘膝打坐,叹息连连。

    “唉,想不到四方道门,三个地仙尽是如此人物,本来解青霞解道友应该不至于会落得如此惨的,平日里在西边也蜚声在外,想不到这次居然勾结了付青云和祖云,一起图谋海底下的东西……现在付青云和祖云都没打算放弃,一直就想着怎么杀死我,把你们都给骗了替他们做基石!”李剑声恢复了气血后,缓缓的说着,然后看向了杜古剑逃离的位置:“付青云不止是和下面的四方鬼门达成协议,还聘请了杜古剑来索我性命,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我们一群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原来付青云敢于做出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基于合众连横后的考虑,能够交易的就抱成了一团,像是李剑声这种无法收买的,就直接选择了杀掉。

    也得亏李剑声单打独斗厉害无比,让付青云有些捧烫手山芋一样的感觉,要不然换了别人,怕现在早就十死无生了!

    “姗姗,先布阵,小狸也放出蛊虫警戒吧”我看大家都累得够呛,和孙心平、邹之文等商量过后,都决定先原地休整,关键李剑声也重伤需要疗伤,所以就先准备让韩珊珊他们做好防御,而其他门派的也有不少自告奋勇的帮忙。

    “大家在这里休整为主,只要不侵犯到这些人的利益,他们也不至于没事来找事,当然,我们还要团结一致才行。”邹之文吩咐起来。

    虽然漫天的大雪还在不停的落下,但现在大家都不想走了,还是觉得团结一起才是最安全的,所以就没有犹豫的在周边布上防御结界。

    做好一切后,李剑声和一群受伤的弟子开始了疗伤,我们则负责警戒周边环境。

    巡逻了好一会,抽空看了下手机,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或许熬过天亮这件事情会趋向平静,白天鬼门也不敢在阳间太过分了。

    回到了李剑声那边看看他的情况,发现伤口复原得很好,这么多道门的疗伤药都贡献了出来,再不好也说不过去。

    但现在李剑声却和孙心平、邹之文他们争议和商讨着什么,几个人意见有点不统一。

    “好了,我既然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势必不能安逸的坐在这儿休息,大家先回宁古塔那边固守,这前面没有你们的事了,而我肯定是要走一趟哨所那边的,如今魔气冲天而起,我乾坤道岂能坐视不理?那不是我们的作风。”李剑声决然说道。

    李牧凡有些犹豫,而李破晓和李断月根本就是要去的。

    “可那边的魔气能够感染人,前辈和李道友、两位师侄都去的话,是不是太冒险了?”孙心平沉吟起来,现在南方道门好容易成了暂时的王牌部队,有地仙,又有好几个出色人物,现在一下就抽调走,他孙心平也感觉有点舍不得。

    “这有什么,我都想好了,之前看到这魔气,我会远远的离开,但现在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上夏一天夏掌门,他能够破魔,万一我们给魔气感染,让他把我或者我乾坤道整个砍了就行!”李剑声没有半点商量的说道。

    我愣了一下,旋即沉默下来,你李剑声可真是没事找事,突然就点了我这大头兵打前峰干什么?这里面可没我什么事!

    “但我道门没有首领……这如何是好?”邹之文连忙说道,他本来就不是领头人,是刚才无奈之下招来的顶班。

    “呵呵,邹道友本事不小,德高望重,虽然离着地仙还有一步之遥,但要领导这群人也足够了,你和其他方道门的人联合商量,一切问题也都不算问题吧?”李剑声摆摆手,示意这件事决定后就不说了,然后面对我说道:“夏小子,你是道门的人,有些事情你能做别人不能做,这件事又非得去做,你会如何?”

    “我去吧,不过在大事上,希望前辈不要一语决定,多听听晚辈的意见。”我爽快的说道,多一种能力,就多一层责任,且看看到底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罢,好歹危险的时候也有个地仙在。

    我的爽快让李剑声很意外,不止是他,连李牧凡等人都很吃惊。

    “哦,这倒是没问题的。”李剑声说完,就问我想要如何布置这件事。

    “前辈想要去哨所那边,无疑就是为了关掉魔气的机关,但现在那边这么多的鬼门,还有付青云和祖云、杜古剑他们在,我们会很容易陷入危险,所以我想在寻找到破阵的办法之前,先以侦查为主,不要多起争端,不知前辈觉得怎样?”我提出了建议。池以沟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