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6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剑体
    “咯……”我咽下了涌上喉咙的血,眼睛等着祖云,但除了他的声音仿佛震耳欲聋,眼中看到的却是模糊的影子,我已经给打晕过去了。

    摇摇欲坠的站起来。我看到祖云正站在我前面,或者很近,或者也很远,而我的掌门金剑,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

    “呵呵。蝼蚁总想着撼动大树,但结果还不是一样么。平日里我惯着你多了?你已经不知道地仙和悟道的区别了?我已经不需要你了,夏一天,你就这么死了吧!”祖云手起剑落,一剑就劈向了我!

    媳妇猛地扯着我的衣角,我摇摇欲坠。根本连咒语都念不出来!

    哐当!

    掌门金剑忽然在我面前给什么击飞,一个女子身影瞬间站在了我面前!

    “你……”祖云愣了下,随后迅速伸手再去招那把震飞的掌门金剑,但即便他的力量再大,似乎也比不过女子!最后掌门金剑居然落在了女子的手中,随后她将剑插在我眼前的地上!

    “李断月……”药效似乎发挥了作用,我的晕眩感消失了,总算看清楚了女子到底是谁!

    李断月!

    此时此刻,李断月的眼罩没了,一双眼睛,有一颗是红色的,血红如同朱砂,我和她瞬间的目光交接,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一把剑,这把剑细如发丝。但力量却如熊熊燃烧,仿佛瞬间就能飞出来,将人直接杀死!

    “哈哈哈哈……好,二十多年前,我就听说乾坤道找到了个天生剑体的孩子!我还以为是这个继承了乾坤道却没什么用的小娃子李破晓,没想到原来却是个女娃,啧啧,有意思了,还是觉醒后的剑体!”祖云笑了起来。随后伸出手,一道烟云瞬间就裹向了李断月!

    李断月面无表情,顷刻消失在祖云面前,随后嗡嗡声传来,祖云脸色大骇,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侵入自己的护身罡罩!所以立即就闪到了后面!

    我还没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李断月就皱了皱眉,而李牧凡似乎很可惜刚才那一击!

    “哼,居然连地仙的护身罡罩都能无视,这就是天生剑丸么?果然乾坤道有发扬光大的潜力,不过可惜今天碰上的是我祖云!要怪就怪你们乾坤道过早的使用了她!”祖云似乎很忌惮刚才那攻击模式。

    天生剑丸,那是什么?我再次看了一眼李断月的眼睛,阴阳天眼中,她眼珠子里的剑早就不在了,而她身边却飘着一丝短短的红线,若隐若现,但犀利无匹!

    这就是凭悟道,就能破地仙护体罡罩的剑!

    传说剑丸者,形为丸,意为剑,利可削铁如泥,柔可绕指环柔;所谓剑气成丝,便是以法力将剑丸拉伸成如毛发之细丝,看似柔,实则都有绝**力贯通剑丝,剑体锋锐无比、见血封喉,如果施剑丸者法力强大,更有破去敌人任何法器的能力!

    怪不得祖云刚才都拿不住我的掌门金剑,必然是李断月发动了她的天生剑丸,这才震破了祖云拿剑的虎口!

    看着祖云手上的血,我倒抽一口冷气,原以为剑丸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但这里就有个李断月天生剑体,眼珠藏了剑丸!

    祖云似乎觉得受够了我们这群蚍蜉的纠缠,只看到他脚底疯狂的吸收能量,而嘴角快速的念动咒语,两指间一张银符在他口中一吹,忽然间,电闪雷鸣,飞沙走石!

    狂风卷着木屑,瞬间就到了李断月的跟前,将其顷刻就淹没了!

    “断月!”李牧凡大惊失色,不顾一切的冲入了风沙烟涡救自己弟子!我挣扎着要去救李断月,可气血翻腾下,又是吐了一口黑色的淤血,差点又摔倒在地!

    正焦急间,忽然那阵风沙却直接停顿了,并且又往后涌向祖云的态势,我惊呆了,这黄烟实在太过浓烈,我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变化!难道是李剑声?不对,李剑声看到我们这里危险,好几次想要过来都分身乏术了,剑者对决,最忌分心,为此还受了剑伤!

    那到底是谁把风沙返还了?我连忙把阴阳天眼开到了极限,两个人影出现在了李牧凡和李断月的跟前,一胖一瘦!

    胖的那位背着个肉身佛,而瘦的那位,确实佛门的高僧,还是我熟悉的人!

    “阿弥陀佛,过分了,过分了,祖云,你对付一个小辈,何以下得如此狠手!”福海神僧有些不悦的连说了两个‘过分’,看来是真有些生气了。

    “我说是谁,原来是你!”祖云阴沉沉的看着福海神僧,又看向了李断月的眼睛,冷哼一声后直接忽略了所有人,往大海中逃去:“福海,你屡次破坏我的好事,总有一天,你会死无葬僧地!”

    “阿弥陀佛,贫僧在引凤镇等你多时,并未见你,你若肯来,贫僧便等。”福海神僧双手合十,一副愿意等的样子。

    “不能就这么放过他!”我说道,这祖云一走,我可就真没地方玩儿了!

    “夏小友,又见面了,你还是这么的急性子呀。”福海神僧淡淡一笑,随后看向了刚才祖云站立的位置:“他已经给这位女施主的剑丸击中了心脏,活不活得过明日,却还不知道呢。”

    我惊讶得无以复加,看向了地面上几滴溅射的细小血痕,脸上感到一阵的发冷,心脏负责给身体血棺泵血,扎入心脏后,就算再小的伤口,血都要喷溅出来!

    祖云就这么玩完了?我看着李断月,心情复杂无比,这就是天生剑体的厉害。庄双岁才。

    轰隆!

    一阵雷亟劈落下来,我猛然的看向了全婵妤那边,这个时候,全婵妤凭借神器祖龙剑抵御住了雷劫锻体,但雷劫仍然不休不断的攻击她,仿佛没有休止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渡劫会这么久?”我愣住了。

    “呵呵,身外方寸物,可逆天地行,内里空无物,岂可修成仙?”福海神僧摇头苦笑,看的却是圆慈。

    “我……师叔,我放不下,真放不下,我得去救我妹妹!”圆慈着急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要冲过去帮忙。

    “这诗是什么意思……”我却对福海神僧的话十分的不解,我其实就想知道为何雷劫一直没停下来,这太不公平了吧?

    看我不懂,一边望着李剑声和杜古剑斗法到了关键时刻李牧凡随口说道:“神僧说的是……引天雷来渡劫成仙,便是借雷锻体,感悟天地力量,全姑娘用祖龙剑劈散这么多雷劫,若不成仙,雷劫岂会停下?唯有真正契合天道之力,抛去和转换了以往的力量,方能渡劫成功,要不然,劫雷还会继续劈下来,直到宝物毁灭,把人劈成飞灰……”

    看来宝物太厉害也有弊端,全婵妤不能引劫雷锻体改变体内的力量,终究无法度过魔仙这一劫,所以这才持久不息,但这种雷劫就要神器祖龙剑毁灭,也不大可能,所以一直就僵持着了。

    我看向了李剑声那边,两人对轰一招后,各自震退了好几步,嘴角溢出鲜血来,看他们脸色的苍白程度,应该都是内伤极大的。

    李剑声连斗数场,早就是强弩之末了,而杜古剑之前和老祖婆大战,应该没有恢复完全,所以大家都是有伤在身,这么一来,很可能会双双陨落在这里。

    “噗……好呀,李剑声,你居然找来了强援……今天到此为止,若是他日再见,你项上人头就不要留着了,送我便好!”杜古剑一口老血呕出来,随后身影一晃,整个人就往大海那边飞快遁去!

    “呵呵……老夫胜券在握,岂会找强援……”李剑臣也是吐着血,杜古剑一走,他立即坐倒在地,深吸一口气,吞下一颗治疗内伤的药丸。

    看他阴晴不定的脸,我知道这次李剑声恢复恐怕是没什么效果的,除非是更长时间的修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