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根源
    李断月没有犹豫,眼睛扫向了只李剑臣的喉结,瞬间剑光一闪,飞剑冲向了罩门那儿!

    “作死!”李剑臣大怒,伸出长剑在喉结那边一挡格。只听到‘啵’的一声,那把剑的剑身竟直接给剑丸飞剑突破!

    惊骇无比的李剑臣趁着飞剑洞穿他的宝剑,连忙甩头逃开,而飞剑直接穿透了他脖子的边缘,从身后飞出!

    眼见这剑丸大发神威。我脸也忍不住变色了,谁要真给李断月逮到。除非强如李剑臣,否则谁能挡住他的飞剑?

    侥幸躲过一劫的李剑臣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他放弃了我们作为目标,拿剑就跑来杀李断月,我连忙借法攻击李剑臣。只要拦住他一时半会,李断月就能飞剑再起,打中对方罩门!

    海面上,一艘看起来像是救生艇的小船上烟火缭绕,随后竟熊熊燃烧的起来!李剑臣狂吼出声,似乎烧到的就是他的**似的,心痛得他连连强攻!

    林正义借身李剑臣,本体却躲在了海底下,还当着自己的面杀了人,师父这次也发了狠,酝酿的招数即将放出,就等我们拖住他一时半会而已!庄刚吐划。

    轰隆!

    一道猛烈的白光从师父的手中射出,我连看都看不见到底是什么,李剑臣的身躯直接就撞到了船体上,一路拖行好远。最后地动山摇的震响,李剑臣直接给劈下了船底!

    看向了损坏的船体位置,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图形就这么烙印在废墟里,可见刚才鬼仙那一招的恐怖!

    李断月二话不说,手指接连打出了几个法印,随后那把头发丝那么小的飞剑哧哧乱响,紧接着飞上空中,据而落下!扎入了船底!

    嘭!

    让我们意外的是,竟然是响起了金铁相击的声音!而后李剑臣拿着一把断剑跳上了甲板。狼狈的他看向了师父和李断月,脸上狰狞如恶鬼!

    “他肉身已毁,就差一步了!”南宫师叔提醒道,预示我们胜利已经不远。

    南仙剑派剑招几乎都是南宫师叔所创,这么个祖师爷级别的高手,剑技方面当然了得,动肆分形化影,剑光缭乱如雪月飞花,真是精彩十分!

    “很好!想不到你们这么多事!今天就这样算了,你们师徒三,我定要在日后把你们碎尸万段!”给毁了自己的肉身,林正义已经不作他想,决定放弃海面的那副躯壳,转而准备离开。

    “拦住他!不要让他再为祸人间!”师父岂肯让他逃离,再次发动绝招,准备轰击过去!

    “哼,借尸还魂术!没有肉身,马上就会撑不住,就是拖住,也能让他就此毁灭!”南宫师叔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师父追逐半生的魔林正义为祸人间,借人还魂的事情她早就听说了,只是今天算是第一次见而已。

    “仗剑长歌踏三界,阴阳大道破无穷,天一道!天剑长歌!”我跟着拿出了黑符,施法攻击,数不清的金色剑光落下来,立刻拦住了李剑臣逃亡的路线。

    李剑臣气得够呛,我们就跟苍蝇一样的烦人,偏偏还有个李断月有天生剑丸,不惧一切实体,一扎就能扎穿,南宫师叔还点出了他的罩门所在,他也觉得上天入地都难了。

    现在唯独是下海才是他发挥的地方,只要下了海,我们这些凡人想要施法就不可能了,而仅凭师父一个,还不足以拦住他。

    看着李剑臣顶着压力马上要下海了,李牧凡师徒三人都急的热锅上的蚂蚁,纷纷各施法术拦截。

    就在快要让李剑臣逃下海的时候,师父又再次出招了!这次的招数和之前的又是不同,黑烟滚滚,如乌云压顶,顷刻间上面嗖嗖的斜斜炸落下一条条的浓烟,瞬间就缠住了李剑臣!

    李剑臣本来想要避开,但这诡异的招数似乎是阴阳家惯用的封魔链,直接将其捆住了!

    嗡嗡!

    李断月的飞剑嗖一下飞出,瞬间至李剑臣后颈那位置,随后一阵红光,就刺穿了他的喉结罩门!

    正当我觉得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李剑臣狂吼起来,但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了,而喉结因为给贯通,他连话都说不出半句,而是吐出了一阵滚滚的黑气,形成了一个魔影!正是林正义本人。

    林正义双目猩红,回头看向了给捆缚着的李剑臣肉身,咬牙切齿的飞向了海边!

    显然他已经无法逗留在李剑臣的身体里了,现在他是赔了肉身,又折了李剑臣这具尸仙之体!相当于回到解放前了。

    我们全都振奋无比的看向了师父,师父连忙拿出了封魔的盒子,上面居然是没有封印的!

    揭开了盒子后,一阵白光飘了出来,那白光很快现形,是位盘了发髻的老道人,这道人目如晨星,剑眉微扬,一副宗师气派,不是李剑臣还能是谁?!

    “师父!”李牧凡的彻底呆住了,而李破晓和李断月当场就哑口无言起来,乾坤道复杂的感情,倒也能在这时候看出点端倪来。

    李剑臣在乾坤道中,应该还是德高望重的。这也确实就是他的魂体!只不过现在为何竟站在那而不逃走?

    盒子本来贴满了纸符,而如今已经揭开过了,我心中猜想或许是师父和他达成了某种协议,亦或者已经说服了对方。但无论如何,只要是师父放出来的,那就不至于会出事。

    魔魂脱体而出后,师父的云纹盒子也发挥了作用,大声念了几句佛魔咒,立即就把魔魂扯了过来,嘭一下就浓缩进了盒子里!

    师父已经是鬼仙了,林正义的魔魂连仙都不是,仗着一具以魔气炼制而成的尸仙之体为恶作怪而已,如今给师父一叫破,当即逃都不能,直接回了盒子里了。

    念了几句咒语,师父将我的掌门金剑取来,随后开始做法灭魔魂,我在旁边看着,倒也学了不少东西,原来鬼仙的咒语对付魔魂还是有用的。

    加上掌门金剑破魔的作用,很快魔魂就给消除得差不多了,但魔气越是收缩,就越是炽烈,最终竟凝聚成了指甲一样大小的魔晶核,这东西晶莹剔透,黑如墨钻,十分的漂亮,要不是知道他就是魔魂给消除后留下的东西,我还真有种要把他弄成项链的想法。

    做完这一切,师父似乎也感到了疲乏,现在鬼仙都这样,可想而至以前追了一辈子也是情有可原的了,而以前还未必能够消除得这么干净。

    把掌门金剑交还给了我,那枚黑钻师父也不打算要了,我问他这东西是否的就是魔魂,师父摇头却说不是,只是块没有了能量的晶核,连掌门金剑也破坏不了。

    我当即就心生了觊觎,毕竟我自己也发现里面没有了力量的存在。

    “师父,这黑钻不要就给我吧,以后没准还能有点什么用。”我说罢就拿起了黑钻来,师父倒也没说不行,我把它顺手就放进了云纹盒子里,小心谨慎的我还是加封了符纸。

    李剑臣的躯体躺在了甲板上,身上到处都是刀削斧凿后的痕迹,可谓伤痕累累,不过其中精魄的强大是不容置疑的,他锻体大半生,可谓是道法和身体都练到了半仙的程度,如今更是给林正义的魔魂练成了尸仙之体,自然是厉害无比的。

    李牧凡面对李剑臣的魂跪倒在地,哭得跟个孩子似的,一路述说李剑臣死后,乾坤道的过往,以及如今残酷的现状和事实。

    李破晓和李断月都是跪在了后面,无论是尊师重道,还是对于死人的缅怀,这都是必然的。

    李剑臣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躺在那边的李剑声的尸体,表情复杂无比。过去后,李剑臣悍然泪下,随后半跪在地,将李剑声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后,大手按在了李剑声的肩膀上,道:“老家伙,想不到我死了,你也随我而来了……唉,你还是和我一样的固执,总也不摊开自己的心怀,现在死了连魂都没有剩下,成了鬼的我,道别之时该和你说些什么?”

    李剑声是值得钦佩的宗师,他桀骜不驯,却有明确的除魔卫道之心,光是这一点,就比很多大宗师要强无数倍,所以他的死,我心情很是低落,一言不发的看着乾坤道接下来到底该何去何从。

    “乾坤道自道宗创立以来,除魔卫道,行侠仗义,无一时代不是道门中的楷模,只是因与其他门派的隔阂,导致了互相的不解,才陷入了如今的境况,我和李剑臣李道友自上次我渡劫前,就曾经深入的探讨了这里面存在的弊端,乃至于往后的处世观等,我还是觉得往后的路,由李道友选吧,总不能就这么困在我这里,一天,你觉得呢?”师父问起我来。

    李剑臣是我用盒子关起来的,并且交给了师父保管,师父没有直接将他放走,而是把他带到了这里问我,那是尊重我的决定。

    “李剑声李老前辈是值得尊重的人,他让我知道了乾坤道的坚持和决心,所以弟子觉得,乾坤道并没有根源里的坏人,只不过大家意见不同,经历不一,所以生出了一系列的矛盾和冲突,既然师父都这么说,我又有什么意见?”把李剑臣放走,连带这具尸仙之体也带回乾坤道,我也是举双手同意的,只有乾坤道才有资格处置他们的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