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风中
    我们正在这里处理乾坤道的事情,安静的海面上‘咚’的响起了重物入海的声音,我回头看过去,海师兄那边似乎已经解决了林正义的尸体,正开船过来。但这还没开多远,又是哗啦一声,海底一头巨兽忽然冒头,把林正义的尸首吞入了腹中!

    海师兄脸都白了,连忙划船过来。并且用飞步快速来到了甲板这边,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海师兄也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是人精了,知道这个时候不好问太多,只是过来和师父打招呼,然后过来找我说话。

    师兄也不过是悟道期。这段时间一点长进也没有,怕又是追着林正义满世界乱跑了,官方不知道什么情况,居然把林正义放了出来,连带李剑臣的尸体也应该是放出来一段时间了,要不然炼不成尸仙之体,也不知道其中打着什么主意。但无论如何,现在林正义成了海兽腹中的食物,魔魂给师父炼成了黑钻,往后就再也没有魔什么事了。

    李剑臣和自己的老伙计说完话,就决定让李牧凡和李破晓将尸首带回山,自己也会跟着回去,至于要做什么,我和师父都没问,他们乾坤道也没说。但以乾坤道这么讨厌鬼的门派,李剑臣不至于存在多久,可能还有后续的事情没办完,大致也该交代一番再去投胎吧?

    李牧凡和李破晓各自背起了自己的长辈,然后破界回了阳间,而李剑臣为避天罚,所以走的是阴间这条路,他和师父说过后,又转向了我。

    我脸色微微有些变。毕竟和李剑臣真的不是很熟,甚至说有所交恶,之前还骂了他一顿,不知道记不记仇。

    不过我也悟道后期了,他现在不过大后期,打不过他,但我可以逃。庄刚有弟。

    “夏一天,我和你外婆的恩怨,也是时候放下了,我输了,输得很彻底,和你师父谈过许多,端正了自己不少态度,我也知道了你很多的事迹,以往种种确实是不了解所致,不过你还年轻,也是需要齐身正道心的,我姑且也希望你能成为道门里的中流砥柱吧。”李剑臣的认真的说道。

    “多谢前辈的教诲,晚辈在道门一定会严以律己的。”我回答道,李剑臣也是前辈高人,那是最接近地仙的存在了,要不是死在外婆手上,如今应该入仙了吧。

    李剑臣和我们师徒逐一打了招呼,随后化作一道惊鸿往南边而去。

    剩下了师父和南宫师叔,还有海师兄和我了。

    见我拿着一包裹的重宝,师父叹了口气:“每一回,你都深处漩涡的中央,这一次,又将是风起云涌的开端,一天,你一定要做好自己,千万不能迷茫不惑,为师能教你的东西,可不多了。”

    “师父,做人道理上,我一辈子都到不了你的程度。”我立即说道。

    “你不用谦虚,你往后造化,必然在为师之上,但也不能骄傲,要激流奋进,开创出自己的宗门。”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

    “师父,我知道了……”我回答完,却也愣住了,师父怎么像是交代我后事似的,愕然后想起了孙婆婆来,难道师父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了么?

    “我可能有一段时间暂时不回去了,去一趟海外,你若是遇到困难,和你师兄商量着解决吧。”师父说道。

    “好的,对了师父,大家都很想你呢。”我点点头,心下放宽了,既然是出远门,那也不至于太担心,以前他也经常云游,现在看我修为见长,这心思又生出来了吧,而且南宫师叔现在是半仙状态,要晋级鬼仙还需要历练一段,没准师父是要陪着去的,我倒也不好去制止他,让他呆在天一洞府。

    我连忙放出了惜君和王胭,两小女孩刚才哭得都不成样子了,怕闹事就把她们先收了回来,因此也没见到师父,现在正是个好机会。

    “嗯,我以后还会回去的。”师父回答完,看到惜君和王胭都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就微微笑起来。

    师父看到惜君她们还是很喜欢的,过去就摸了摸两小女孩的脑袋。

    惜君和王胭都叫了声老师,然后问了一些琐碎的孩子事情,师父和孙婆婆不一样,平时是颇有威严的,虽然教书也很有趣,但两个小女孩也不好太闹了。

    敲打了我,师父就过去敲打起了海师兄,海师兄仍然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别说海师兄年纪大了,五六十都有了,但在师父面前,也就是个孩子,根本没反驳半句话的权利,给说得也比我要狠,连‘不成器’这几个字都说出来了,但死猪不怕开水烫,海师兄现在脸是跟个苦瓜一样,但师父回头一走,他又灿烂成了夏花。

    “唉,你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师父怎么还不放手?我都悟道了!这么下去怎么行?好玩多了!”海师兄埋怨道,然后看着我手底的盒子:“你这次又淘到了好东西呀,我可知道是什么了,那会跟着林正义下来,这小子就是指望你这一盒的。”

    “师兄,话说回来,你怎么跟着林正义都跑这来了?”我这有些好奇的问起来,在盒子里取了一枚丹药,毕竟海师兄除魔有功,也是为了大家伙出过力的,值得奖励。

    这一盒东西,都是大家用命换回来的,并不是我自己的东西,不是说给谁就能给谁,如果没有在这次绞肉机战役中出过力,就是拿无数钱来找我换都没用,如果要抢,必然得从我尸体上踏过!

    “还不是张振标那家伙,前段时间打电话说监狱那边又出事了,林正义跑了,让我这当事人小心点,一旦有什么线索就通知他,我通知个屁呀!好玩多了,然后我就火急火燎就去找魔,结果一路摸到这里来了,发现他把本尊身体以棺材密封,绑在了船底下,自己的魔魂入身李剑臣,趁着大家都走光了,上去就抢你的东西,我知道上面有师父在,就趁机毁了他的肉身,神不知鬼不觉的这就终于给我得手了一回!嘿嘿……”海师兄说起官方还是颇为愤慨的,大事没办好,就知道出事了通知大家小心,但说起把林正义办了的事,颇感自豪。

    我想起了令狐然,官方其实好人是有不少的,只不过里面确实是有些败类,而哪一方不是有好的一面?

    “那这次林正义给消灭了,海师兄有什么打算?”我问道。

    “我这次过阴间,走的是水路,因为擅长沟通阴阳,却得到了不少的小道消息,你的事情大定后,我希望你带我去深海一趟。”海师兄笃定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吓得面色一白,伸手去探海师兄的额头:“师兄,你没发烧吧?你确定知道深海有什么没有?”

    “你放心,跟师兄在一起,还能有危险?”海师兄面朝大海,气魄卓然不群:“大海辽阔,是时候走一走了,那里有无边无际的风景,也有无穷无尽的宝藏!你若要晋级地仙,必须和师兄我走这一遭!”

    和师兄在一起,每回不是凶险到要命?但我心中仍骇然,难道师兄找到了什么上古白日飞升的传说,这是要带我飞升去么?

    “师兄,会不会是假消息?真实性如何?”我连忙问道,嗑药是上不了地仙的,这点我还是能够肯定的,要不然大家都别修炼了,专心炼丹找药好了。

    “不会有假,放心吧。”海师兄肯定的回答道。

    “好,引凤棺力不能破,祖龙剑又落到了仙门手上,我到时候陪师兄去一趟。”我想了想,如果引凤棺破不了,也只能是冲击地仙了。

    “终于又要师兄弟合作了,不过这次你可别再坑蒙拐骗一大堆的女娃子来了,就这一点,师兄是不大满意的,你是有媳妇的人了!”师兄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次一个人不带。”这会儿说这些干什么,我腹诽起来,看来是上次王珞婴的事引来的副作用,不过王珞婴早就死了。

    “嗯,那师兄可走了,你带着这堆东西,行不行?”海师兄有些担忧。

    “没问题的,回头除了十二颗地仙级别的丹药不发,其他悟道的丹药还有四十六枚,会分发到各门各派,四方道门一共三十六个门派,我打算每个门派都分出去一枚,余下的暂时由我自己保管。”悟道期的丹药本应有四十八枚,一枚让圆慈交给了全婵妤,那是全婵妤捞剑之功,而一枚给了海师兄,那是为除魔了出力,剩下的分发余下道门,也并无不妥。

    而比如清虚道、天照会,这些负面多于正面的门派也一样要发的,领导者并不能代表底下人,当然,也得他们以后的新掌门来领取。

    海师兄后面说要走水路,我也不阻止他,毕竟他白日匿迹的本事出神入化,阴阳两界不也是畅行无阻?

    破界还阳后,原本给爆炸毁得一无是处的哨所给皑皑白雪覆盖了,都成了白色的海洋。而周边安静得出奇,我重宝在身,说不担忧也不可能,其实本应该是让海师兄带回天一洞府的,但因为这些宝物是要跟隐世道门商量过才行,所以就拿在了手里。

    正当我要离开哨所的时候,森林里飘出了许多的白纸,在黎明的风中,气氛显得异常的诡异。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