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传单
    看着风中的白纸,我伸出手招回来了一张,看了一眼后皱起了眉心,上面全是写着南方道门紫皇门的罪行,还有不少我的所作所为。上面大致还写了南方道门和我勾结,一起欺负唐家的事情,不用想就知道这些东西出自唐珂之手了。

    而里面的内容如果谁要是当真的话,罄竹难书都不足以形容,它吧南方道门整个一黑到底。而其他方道门也有几个榜上有名,应该是唐珂一路冒险下来所遭遇的不公之事。

    我叹了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她的缘故到底死了多少人,还真是算不清楚了,坠崖的大巴车几十条人命还挂在她身上,我如何能够置之不理?

    赶往了道门。战斗的痕迹基本给大雪封上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我召唤了天棺疾行走的飞快,一路虽然发现了不少躲在暗地的人,但并没有引来我的停留,只要不是追着我,就没必要惹麻烦。

    到了废镇上,镇子周边已经站了不少弟子巡逻,神情很是紧张,我心中暗道出事了,就径直走了过去,几个弟子看到我背了两个袋子,身上又脏兮兮的,不像是道门的人就过来盘问。

    但看到我的修为后,立即又换了一副嘴脸。庄刚估才。

    我想道门里。现在的问题还是很多的,这些年轻一辈的精英,始终还是傲气太重,不堪大任,现在就这么分发丹药下去,还真不知道会引发什么风暴,就跟师父说的,会再有一场风起云涌。

    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除了地仙丹要瞒着。其他的悟道丹我都要发下去,一是堵住大家的嘴,二也是为了巩固下道门,如今道门一个地仙坐镇都没有,再这么下去恐怕要出大事。

    听说了我的名字,一群弟子连忙将我往里面镇子引,毕竟我名头在这一战中大家都如雷贯耳了,这些弟子都是刚从山下连夜抽调上来的入道弟子,想来是出了大事。

    到了镇子的中心,弟子带着我转进了礼堂中,这废弃的礼堂很大,容纳几百人还显得宽阔,我刚踏进门中,里面就吵吵嚷嚷的一团乱。

    “紫皇门勾结魔门败类!要分崩瓦解我们道门!简直就是奇葩!你们南方道门竟出了这等门派,还说要商量决定!我看干脆把你们都除名得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道人愤慨说道。

    我看这老道人居然也有悟道大后期,已经是半步地仙的人物了,但我却没有见过,看来是山下坐镇的老怪物,毕竟除了隐世道门外,门中还有一些太上掌门,以及门中客卿长老一类的高人,现在出事了上来也是应该。

    “汪天前辈,话不能这么说,这些纸条还不知道是不是有心人在那散播谣言,怎么能就这么把我们南方道门除名?而且商量后决定,也是因为我南方道门重要的人物没有到场。”孙心平的声音响起,我看向了他,他身上还带有伤,显然上来的时候还受伤了。

    “李剑声前辈牺牲了,死在了魔的手中。”我从人群中走出来,语气尽量低沉的说道。

    “李剑声前辈牺牲了?这……”全体顿时哗然,孙心平脸都白了,为了防止我是给人误传的消息,又再次确认了一番。

    我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出来,这一下,大家也没有了异议,但正是因为李剑声的死,所有道门的人都彻底的噎住了。

    “唉,道门地仙竟悉数陨落,先是解青霞前辈,再接着是付青云前辈、还有连祖云前辈都下落不明,听说也是陨落了,李剑声前辈这次一走,道门就再无顶梁柱了!吵吵吵,都还在吵,现在怎么又静下来了?”邹之文跺了跺脚,唉声叹气起来。

    “南方道门就算不除名,但紫皇门这一脉必须去了,窝里斗得如此的狠,如今传单发得北方满地都是,官方、儒门且都看着我们笑话呢!还有那个什么叫夏一天的!怎么什么匪徒你们南方道门都敢收?趁着这次四方道门会议,先将他逐出道门!再发布道门通缉令,派门中精锐围剿吧!”汪天两道剑眉几乎竖起来,拿着一张传单在那狼吼。

    场内大部分的精英弟子和老一辈都认识我,只有这汪天带来的一群市里坐镇的没跟我照过面,所以才敢这么一说。

    而他话音刚落,大部分的人果然都看向了我。

    “汪前辈,在下正是夏一天,你也不用发布道门通缉令、派门中精锐围剿了,直接来找我算账就行。”我淡淡的说道。

    “你……你!原来你就是夏一天!好呀,我作为四方道门的理事!这就宣布,你天一道已经给逐出我四方道门了!是永久除名!”汪天怒吼起来。

    “也行,既然已经把我逐出了道门,那我这里的四十六颗悟道丹,也顺便带走了。”我冷冷的说完,拿出了背后那袋子的丹药说道。

    仙门来的时候,道门的人早就走光了,底下全是鬼,而这些鬼现在偏偏又是我鬼门的人,作为鬼门盟主,我倒也没什么可担心消息外泄的,难道四方道门知道我拿了这么多悟道丹,还举兵来阴间讨伐我不成?活腻歪了。

    “悟道丹?”

    “还是四十六颗?”

    年轻人不知道,但老一辈直接倒抽一口冷气,顿时乱作一团,甚至纷纷议论起来。

    悟道丹虽然不能让人一步登天,但让悟道期跨越一个层次并不是问题,也是悟道后期直奔大后期半步地仙的神仙丹药,目前也就只有仙门下发这一个途径获得。

    汪天彻底哑口无言了,但很快他就想到了办法,就说道:“呵呵,仙门下发的悟道丹,其实就是仙门让你转交给我们道门的吧?既然把你逐出了道门,那这悟道丹,当然是要归还我道门的,我汪天也不是不通情理,这么办吧,你虽然因为个人问题给逐出了道门,不过念在你对我四方道门有功,罪责也就免了,我们道门也不会派下精英弟子找你麻烦,好了,你也是悟道后期的修士了,也应该要点颜面,把丹药交给我,就离开这儿吧。”

    “汪老,仙门下发我们四方道门大会的悟道丹往年只有一盒六枚,岂有可能是四十六枚这么多?而且我听说你们理事会已经收到了这批悟道丹,甚至还有其他操办四方道门大会的宝物了才对呀,一天那些悟道丹,绝不可能在这批悟道丹之中吧。”孙心平站在我这边,立即说出了这情况。

    “孙心平!你这是和我抬杠!这次仙门高兴,把丹药暂时交由他送来道门,难道你也有意见?”汪天老脸一红,而后面居然有好些道人也附和起来,异口同声说是仙门要经由我转交他们。

    见过不要脸的,但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呵呵,汪天,凭你这几句话,前辈什么的我也懒得叫了,这些丹药是阴间底下很多人、很多鬼用命换来的,搭上了一把神器祖龙剑,你居然好意思说这丹药是四方道门的?只是我怜惜道门式微,立即就是祸事到来,自己身处道门而心有不甘而已,实在没想到让你这老不休给横加揣测了。”我淡淡一笑,悟道丹搭上了四方鬼门无数的生灵,当然,这其中道门也出了一份力,但相较而言却小得多了,而且这些丹药也不是白来的,我还欠下了四方鬼门数之不尽的阴气块和一些龙魂仙草,相当于我个人捐助,如今给这老不要脸的一说,瞬间让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汪天气坏了,手指着我就怒道:“臭小子!就连孙心平都要尊称我一声汪老,你这小家伙敢对我出言不逊?来来来!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

    我冷笑一声,好呀,现在斗嘴斗不过我了,要硬抢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