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借题
    汪天脸色阴沉,似乎给我气得不轻,而其他方道门还有好几个来劝解他的,但老头早就不顾一切的想要揍我一顿了,好在不是凡人打架。要不然早拎衣领了。

    孙心平、邹之文、陆成山还有沈冰莹都来劝解这场争斗,不过汪天仗着自己是四方道门理事,压根不买账,所以不管如何,这场仗如果我输了,失去道门身份是一定的。

    老头又是恶语相向几句。撸了袖子,大刺刺的就拉着我去广场那边决斗,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唉,这汪老呀,一天你小心点,半仙和你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你新晋悟道后期,很多招数或许都不是很纯属,若是不敌,顶多算是给他出了口气,我再加之言语说服他冷静便是。绝不会让他随意将你逐出道门。”邹之文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头子在几场大战中和我建立起了友谊,多少还是很顾全我的。

    “夏掌门,你看这……我们都知道你对道门贡献之大,但这汪老也太不讲理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汪老虽然为人霸道,爱钻空子,但对道门还是一心一意的,你多担待些。”陆成山这老人是西方道门目前的领袖,现在也对这理事会的不感冒了,频频摇头表示遗憾。

    “你全心全意为了道门,这个我们都懂,不过汪老是四方道门里的老人家了,说的话很多人附和,反对声音也会很大,我们几位尽量帮你周旋,不过你也得争气,这次若是能侥幸打平也不错。我们四方道门可以趁机推出新的理事会会长来。”沈冰莹是东边道门的领袖,也是四方道门老大中唯一一个女性,她也难能可贵的开导起我来,对之前帮大家脱困阴间的事,她还是对我抱着肯定态度的。

    三方道门态度的转向,对我而言是个讯号,毕竟四方道门经过这一役,再经不起折腾了。

    “一天,下手轻点。别人为老不尊,但你可不能真把人打死了。”孙心平暗里偷偷说道,然后也不等我回答,飘然就去了一边。

    我愣了下,而汪天这个时候就已经拿出了一张黑符,嘴里叨叨的念起咒语来了,这老家伙根本不顾什么规矩,直接要借法来轰我!

    底下一群的弟子全都愣了下,但因为我也在这个时候念起了咒语,也就不再去计较这些细节了,可见这汪天也是个贪婪之人,如果在外面见到他,恐怕杀人夺宝这种事他都能干出来。

    “法剑飞去疾行咒,玄度尘世破骨峰,清虚道!破玄法剑!”汪天尖厉的声音响起,他双手一捻黑符,朝着我指来,转瞬间,黑符幻化出一道法剑,嗤幽幽的扎向了我!

    这招我是接触过的,原来他也是清虚道的人,现在清虚道剑还在我身后背着,如果老头知道镇门宝剑在我这,会有什么想法?

    剑还没时间研究,但付青云拿着他追得我满山乱跑,全是因为这东西有随意穿梭阴阳的功能,回头有了这个,在跑路一道怕要逆天了。

    “雾里寒烟半是非,摄海催山水龙吟,天一道!沧海龙吟!”黑符在我眼前旋转不停,指尖点拨下开始散发出浓烈的烟雾,而后一声龙吟,以我为中心变作一片朦胧雾海,除了汪天,我看不见周围的人,周围的人怕也看不到我了!

    龙啸声惊天动地,随后有水龙吸水之声,在我掌门金剑指去的地方,哗啦一声,黑色的水如同长剑一样疾射而出!

    汪天的破玄法剑飞出后,竟找不到我的位置,最后迷失在了茫茫大萎中,甚至还把地面打出了一个窟窿。

    没有命中目标让汪天脸色铁青。而我的七倍法术的沧海龙吟也在这个时候奏效了,身后的黑色长龙正张着血盆大口,跟瀑布一样喷出了一道水剑!

    汪天面色铁青,护体剑罡激发到了极致,整个人往后面急退!与此同时,他还拿出了另一张的黑符,准备二次借法。

    半步地仙不是开玩笑的,招数跟变戏法一样层出不穷,然而我这龙竟随着我的手指变化,也跟着活灵活现起来,竟飞上了空中,张开了大嘴继续喷出黑水!

    因为范围实在太大,正在念咒的汪天也顾不得去躲避了,以为自己作为半仙,防御能力一定远胜我这悟道后期,所以就硬着头皮要顶着我的法术念咒!

    结果龙吐水直接浇盖到了他身上,而龙息黑水自然灼热难挡,在他抵御一秒钟后,当即像是明白了什么,连忙又想逃了,可一旦给黑龙逮到,哪还有逃得的?

    谁瞬间把他的护体罡气烧个粉碎,灼热的水蒸气下,汪天惨嚎一声,我连忙捏了制止的咒语,总算强行把那头黑色水龙给雾化了。

    给开水烫过的汪天在地上打滚,身上已经起了不少的水泡,惨状不言而喻,一群的清虚道弟子连忙过去看他的状况,但显然要救治他绝非是一时半会了。

    这一下所有人沸腾了,一招就把半仙的打伤,这威力主足够让人疯狂的了!

    汪天虽然跟鱿鱼一样给烫成了水煮的,但因为我收招及时,并没有造成重伤,在弟子搀扶下挣扎爬起,灰头土脸的咬牙道:“臭小子!以力服人,我看你怎么受我四方道门谴责!你以为法术厉害点,就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么?哎哟……”

    看着汪天给抬了下去,我无奈一笑,这样的人无论你对他如何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与其和他斗嘴,还不如好好教训一顿让他印象深刻。庄土乐圾。

    “好!一天,你这招不错,沧海龙吟,真是防御和攻击浑如一体,和我太青门的符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改日我定然专门和你讨教这招。”孙心平大声叫好,过来就打算‘偷师’。

    “没问题,孙老你也别和我客气,每一门每一派都有自己的绝招,太青门的符剑连击也是我羡慕已久了,也不用改日,我现在绘制了符纸,以您的本事,要悟出来也不难。”我客气的说道。

    “你见过龙么?为何你这条龙演化得如此神活?真是怪哉。”孙心平有些好奇,对于没有见过龙的他,让他化龙攻击也不现实,所以在阳间斗法里,多数都是猫猫狗狗,飞鸟鱼虫之类的绝招,鲜少有化龙的。

    只有乾坤道有个‘朱龙’,应该是乾坤道流传下来的绝招了,而我这招的灵感却来至于黑龙棺那头黑龙,喷吐黑水,实则取之我自己的天一生水,欲求无穷无尽。

    孙心平也不是外人,当即一问一答间,我把这招的奥秘说给了他,还将咒语用笔画的方式标到了咒符纸上,孙心平对我的大方是喜不自禁,当即用太青门的一招厉害法术和我交换了。

    到了悟道这个程度,法术的根源虽然重要,但招数的悟出更是重中之重,灵感也成了大家匮乏的东西,大部分法术也靠交流得来,孙心平看我这招攻守兼备,又以符法为关键,所以见猎心喜也就难免了。

    但这也是他和我关系要好,换成了其他人谁敢跑来问我?若是拒绝,脸也丢尽了。

    “想不到悟道后期,一招内就让半步地仙难以抵挡,老朽也是惭愧呀,倒是小看夏掌门的本事了。”邹之文捻须直笑,看到太青门把招数学去了,也是羡慕得很。

    “孙心平你倒是脸皮厚,早知道我就抢先一步了,我们道门也奇缺这等攻守兼备的绝招,刚才那招破玄法剑,可是清虚道的压箱底绝活,看似简单,极难破解,这招海市蜃楼一样的沧海龙吟倒是厉害,直接就避过了它。”沈冰莹过来就埋怨起来,现在人家交换结束了,也就失去了机会,只能干眼瞪着。

    一群老前辈围着我讨论起来,后面在邹之文的故意引导下,探讨到了接下去四方道门何去何从的事情。

    “理事会的汪天该一撸到底了,这家伙以前由付青云强烈推荐上位的,在这个位置上把持了两届了,怎么能再让他继续当下去?”邹之文作为北方道门目前的代理老大,汪天和他有利益上的冲突,发难就很正常了。

    一群道人看汪天给我一招打败,都不敢吱声了,由着邹之文借题发挥。

    “不错,以往我们都没有两届连任的,这清虚道就是第一遭,现在该归本还原了,不要总是开后门,让某些利益分子把持理事会,乱分配本来就定额的东西!我觉得邹老就挺好,要不这一届的理事会会长就由你担当?”沈冰莹也是老狐狸了,当场就把邹之文推了出来。

    而清虚道那边立即就否定了,站出来的是个老年人:“汪老任期未满,这就要落井下石了?可真是讽刺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