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魔头
    我不停的挣扎着,但发现经脉给一股力量阻碍住了,甚至连脸部肌肉都有些僵直,话都说不大便利了。艰难的运动手指,可经络的闭塞让我的动作极为缓慢。如果他这个时候一口丧钟砸过来,我小命也就果断交代了!

    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在我的能量冲击下,变成了鸡爪一样难看。

    “呵呵,亏你还这么的努力呀,不过也是。我之前遇到的好些人都像你那样,手开始能动了,接着脚也能够动了,但没有用,除非你脸皮,舌头都练得满是横肉,要不然,怎么借来缩地法术?怎么躲过我这个地仙的追击?”左争习惯了看别人挣扎,眸中有种戏谑在里面,这人内心一定是变态的,喜欢看待比自己弱小着在眼前挣扎。

    左争彪悍的身体在这个时候抖了一下。最后瞳孔缩小了,似乎陷入了享受之中,而后拿出了丧钟,准备把我砸成肉酱。

    “我最喜欢的就是将人在眼前砸成肉酱,越是挣扎得厉害的人,砸起来就越有快感。我曾经试过把一个维护自己孩子的女道友抓住,先把她的手砸成了肉酱,然后才问她孩子重要还是自己的四肢重要,结果你知道怎么的么?她还是说孩子重要……嘿嘿。”左争述说着自己的故事,脸上多了一抹残酷:“不过在我砸烂她的两只手掌和一条脚后,她终于撑不住了……你知道么,当时候是多么让人感动,人性其实不过如此而已,除了自己,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咬牙切齿,这简直就是变态!不过正是因为他述说这段事迹,我的手中算能够稍微动弹了。

    “后来,我当着她的面。把她的儿子砸成了肉泥,肉泥你知道么?就是像年糕那种……然后我还问她想不想活命?”左争眼珠子瞪大,一副极其享受的样子,而我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他下一句话恐怕会残酷到我都觉得心寒。

    “别……”我舌头动了下,再听下去,我真的有可能会吐出来,把肉酱说成了‘年糕’,我就知道左争已经疯掉了。并不是所有地仙都是正常人,像是眼前的老匹夫,就是彻头彻尾的魔头!

    左争嘴角掠过一抹冷笑,那种残酷是心中的残酷,这家伙是真的变态!说是魔都不足以形容了!

    眼看他沉浸于自己的残忍之中,我袖子一抖,缩地符就掉到了手上,为了逃走和预防不测,我袖子经常暗藏纸符,一旦遇到危险也能在最快的时间逃命!

    “后来,那个女道友真的疯了,她也真按照我的说法去做了……哈哈哈,当然,对于她这样入魔的人,我左争是必须要砸死的,所以我就又把她砸死了……这次你小子这么能逃,我灵感大动,忽然想到了个好主意,你姑且要不要先听听?”左争阴森森的笑起来,准备讲述该如何折磨我!

    我如果给他抓到,势必会死得很惨,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我立即无声借法施展了缩地术,这一下直接就冲出了两公里远!

    两公里的距离,看左争的时候连蚂蚁都不如了,老匹夫本来就要到了我面前,现在看我忽然就缩地术逃了这么远,也十分的吃惊,背着一口钟再次要靠近我,并且做好敲钟的打算!

    我脸色铁青,这丧钟不仅仅是声音传播那么简单,它能量的震动频率有点不一样,声音很是诡异,人给它震到,会直接陷入麻痹状态,我现在就是靠近都不能靠近他!

    手艰难的拿出了阴阳令,在左争敲钟之前,我瞬间就掉下了阴间的北方大海!

    哗啦!

    水花四溅后,我跟笔杆似的沉入了水中,因为身体大部分都不能动弹,所以几乎成了块木头,摸了下血云棺,我连忙在棺椁上画出了召唤王胭的咒符!

    而这个时候,头上一阵的水波折射,左争居然也跟着破界下来的!

    我吓坏了,这家伙是变态,给他抓住没准就是肉酱的下场,关键现在很可能肉酱他玩腻了,很可能会拿其他东西来威胁我!那可就真是求爷爷告奶奶都没用了!

    眼看着左争扛着丧钟追下了海底,我脸都绿了,这大钟死沉,他落下的速度很快,但仍跟只鲨鱼一样游过来!可见是有自己独门的闭气本领的!

    “装……棺……入……海……”我嘴巴张开,夸张的做出了让王胭能看得懂的表情,着急的王胭也知道给人追杀这,就连忙开了棺椁,把我整个人装进了血云棺中!

    棺材里全都是海水了,但我总比海中等着左争来要好的多,所以只能拉开了专门放置避水衣的袋子口,将衣服急忙拿了出来!

    王胭也进入了棺材中,生怕我不适应,就慌慌张张的帮我换起了衣服!

    咚!

    棺材忽然间抖动了起来,在海底,左争居然如鱼得水!追上了血云棺!庄吗名才。

    刚才的声音,显然是他正在用丧钟攻击血云棺!

    穿上了避水衣后,我大口的在棺材中喘着气,有急切的说道:“胭儿,快让血云棺瞬移!能跑多远是多远!我马上要白日匿迹了!”

    王胭这个时候也准备妥当了,手指一点,我就感觉到血云棺的能量变动了下,随后力量消失后,我也就没感觉到那股来至地仙的能量了。

    我开棺出来,自己快到海底了,左争是疯子,居然追海底来了!不过他追我总比在上面害人性命好,道门里亲戚姐妹多,绝不能让他们出事。

    现在我大致打通了经络,行动和说话是没问题了,坐在了血云棺上,我沉思该如何的解决掉左争,这疯子现在连上面的丹药都不要了,故意追着我不放,当然,如果不是这种性格,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多疯狂而牵扯进人性的恶事来。

    正思虑间,王胭忽然惊慌的指着我后面惊呼起来,我扭过头,这左争又追过来了!这个时候,他竟还边游边笑,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阴间大海也是极深的,但他好像完全不在乎,过来就准备要攻击我。

    “让送丧鬼王进攻!”我就不信他在海底里不能使用黑符,能够厉害到什么程度!摸了下魂瓮,把惜君也召唤了出来,虽然在海底惜君只能用普通的攻击,法术都是火属性的,但若给她抓住,也是相当致命的。

    “惜君尝试隔空吸他魂髓!千万不要让他靠近你!”我指挥起来,顺便把龙鲨给叫了出来。

    现在龙鲨不需要用隐蛊戒控制了,它颇具灵性的绕着这左争,反正也不靠近,让我远远的观察对手的情况。

    左争看到惜君和送丧鬼靠近,脸上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淡定了,而在海底,他果然是不能使用咒符的,因此他选择敲响了那口丧钟!

    钟声在海底同样是无比嘹亮,不过我除了感觉到头昏目眩,身体也不见得麻痹了,那是因为水改变了声音的频率!

    而魂体却不受这攻击方式的影响!一群的送丧鬼在海底猛然闪现攻击还是相当可怕的,左争不堪其烦,挥钟就扫了过去,一阵噼啪声后,一群的送丧鬼竟直接给他打灭了!又一群鬼扑过去,结果他念了几句咒语,那口丧钟竟嗤溜溜的乱转,随后发出了如同点燃炮仗丢水中后的震响,把所有的送丧鬼全震得烟消云散了!

    我惊讶地仙到了海底还能如此厉害!换成是我,早就手忙脚乱了。这也解释了之前付青云和祖云他们怎么敢跳海去寻剑,原来他们是有所依仗的,地仙用的法力和悟道以下都不一样,他们吸收的是天地灵气,无论在哪都能发挥十全,要不然谁会跟你下来招鬼?

    不过不能使用地仙符和各种纸符,就算再厉害,我只要多远点就没生命危险了,我还能沿路骚扰他,我就不信他还真能比我这穿了避水衣的厉害!

    惜君远远的尝试着要吸他的魂髓,结果给左争发现,怒目瞪了惜君一下,就摇钟要过去杀惜君,惜君并不打算逗留,连忙逃离,一路逃一路的吸,虽然不能把他一瞬间吸干,但恶心也能把他恶心死。

    左争在水里的速度比血云棺还要快,不过现在血云棺能量充足,送丧鬼死一批又复活,源源不断的缠着他,王胭又和惜君同吃同睡同玩,早就默契无比了,东逃西窜的,气得左争表情也变了。

    半个小时的僵持后,不打算跟我继续耗下去的左争已经准备要离开了,然而他却没想到此时此刻,一大波的海底鬼物因为这里能量的波动,居然游了过来。

    我带上了鬼面具,又是白日匿迹状态,这波遇到同样是鬼类的我们完全无动于衷,但见到了左争就没那么安静了,那毕竟是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