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沦陷
    嘭!一声震响,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龙魂铠甲前方胸口位置是防护最严实的地方,但这个时候全都碎了,我飞出去的时候忍着剧痛。连忙召唤其他的鬼回来的!

    而那头龙鱼也在这个时候游过来了,但左争已经发飙,一瞬间就把龙鱼开膛破肚了,并且扯出了他自己那变成了碎块的身体。

    “哈哈哈!有意思!这就是我的身体!这就是我的身体!你把我弄成这样!我要将你剖心取骨!肉身打成粉末!”左争暴怒,嗖一下就飞了过来,因为铠甲前方已经毁了。听说要挖心,我吓得本能转过身,他一爪子就朝我后心探了过来,轰的一声,结果他和我都急退了出去!

    我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血就呕了出来,这时候我的单肩包应该直接给穿透了!

    不过奇怪的是,左争十分痛苦的样子,整个鬼手都发白了!

    而我居然除了给震出内伤,表面伤居然一点都没有,我忍着剧痛一边念咒。一边拿出了包裹,这包包又漏水了,好在这一层全都是装着阵旗和法器的,而刚才这一击,左争是打在了之前令狐然送我的六道盘上!这时候的六道盘已经发出了光,细看之下。这光线竟如同电路板一样,十分的好看!

    我不知道这六道盘怎么回事,但显然具有它的特殊性,这左争似乎受到了重创,痛苦的呻吟起来,而无数龙鱼却朝着我围了过来,正因为我吐了血,都准备来吃我呢!

    现在该如何是好?我的心沉了下来,绝不能让这老魔恢复成原样,趁着他病,必须要斩草除根!

    我再次召唤了惜君和王胭,血云棺也跟着出来了。

    “小黑,你是不是该出来帮帮忙?”我龙魂御身也解除了。把黑龙叫了出来。

    “我痛得慌!”黑龙大怒,但这身躯真是庞大无比,直接把一群过来的鬼兽镇住了,最近阴气块十分匮乏,它修为也只能到鬼帝了,然而气场倒是足够大的。

    现在没有纸符,在海底还真什么都干不了,要不然这等鬼帝用血云棺收了就是了,心中虽然腹诽。可问题始终要解决的,要不然留下左争入了海,那真是要等着他来无穷无尽报复了。

    “小子!你果然够狠!今天就先到此为止,我左争是记住你了,有朝一日我恢复修为,必然杀你全家老小!把你的老婆、孩子清蒸了吃肉!”左争怒吼着,随后一转身就飞似的逃了!

    左争实在是太快了,虽说先前掉到了悟道大后期,可魔气几乎还保持着极强的威力,所以刚才大鱼一个不慎就给他撕了。不过我的阴阳天眼也一直在密切注意他的情况,夺舍失败一直到现在,他的魔性能量正在不断流逝着,一旦完全消失,他就会成为真正的魂体,到时候就要重修鬼道了!所以他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准备找地方转换自己的修为!

    但我岂肯放过他?连忙命令黑龙和血云棺前往追击!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回又到我追击的时候了!

    左争愤怒无比,一击杀不死我,现在好了,给我围过来了,红衣的送丧鬼不断的出现在它前面,自杀式的拦截他。

    至于惜君,我让她下海给我打捞丧钟去了,这等厉害的法宝,没准能在其他地方换到好东西,我这次单肩包破了,好多纸符毁了,说亏到姥爷家都不过分。庄吗休弟。

    这一路的追逐,又是半个小时过去,本来凭借血云棺鬼帝中期的速度,要追上他很难,但因为有送丧鬼的存在,不停不断的消耗他的能量,所以到了一片清静海域,他彻底的成了普通的魂体!

    惊慌失措的左争知道自己穷途末路,当即扭转回头,脸上哀求的说道:“慢着!我有话要说!我在蒲团山有无数的珍宝!有无数的法宝!数之不尽的钱!我国外账户里还有许多资产!现在全都给你了!只要让我离开!这就把藏宝地、资产身份验证全都告诉你!”

    “打灭了!”我没有犹豫的说道,这种祸害,留下来就是无穷灾厄。

    黑龙没有丝毫犹豫,扑过去就是一口,直接将这没有力量的魂体咬去了一半,而接下来第二口,直接把它吞入腹中!

    我松了口气,这次总算是解决掉了左争,也怪这家伙太贪心,居然跑海底杀我,当然,我也没捞到什么好处,胸口这特别疼,看来上了阳间得找老中医看看才行。

    正准备原路返回,惜君从海底上来了,结果只找到了个大型的腰包,丧钟没见她扛回来。

    “哥哥,那个好笨重呢,惜君觉得肯定不值钱,我给你带了这个来。”惜君邀功的说道。

    我看她一副嗲里嗲气的样子,哪忍心责怪她,而且叫小女孩去扛这个,扛不动很正常,因此就让她原路带我们到丧钟沉水的位置。

    上了海面,看着辽阔的大海,我整个人舒爽了很多,拿出了备用的纸符,召唤了吞天大鬼,让惜君把丧钟重新捞上来。

    花了少许时间,吞天大鬼就扛着那口丧钟上来了,瞅着这口带着魔气的大钟,我想着要怎么处理他好点,然而到了后面我也没想到办法,只能先带回阳间,再看看怎么办好了。

    地仙的腰包里没有我想象那么多东西,里面只有一沓的地仙符和黑符,还有几把看起来十分邪恶的小工具。

    还有一个宝盒,里面装着打磨得很不错的乳白色珠子,约有一百几十枚左右,上面似乎雕了一些细小的文字,因为没有放大镜,无法一下子看出名堂来。以为是什么宝物的我拿起这些白色的珠子细细钻研,结果看明确这些字眼后,吓得面色都惨白起来,这是用人的骨头打磨出来的小珠子!上面微雕着左争的杀人记录!这老匹夫居然杀了这么多的人!

    周围都是雪原,我找了个风景较好的位置,挖开了雪沙,把这堆骨骸分开埋了进去,然后点燃了三炷香。

    吞天大鬼负责扛钟,我带着它回到了废镇那边,那里仍在激烈的战斗,但废镇陷落了,到处都是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前面还有十几具道门弟子的尸体。

    我越往里面赶,战况也越是激烈,而很快,我发现了让我奇怪的地方,尸体堆里,居然还有穿着儒衫、玄警衣服的人!儒门和官方来人了?

    但不管如何,我还是得先联系上邹之文,如果他陨落了,道门可真的就没有人能够主持大事了!

    我并没有走魔门攻打的方向,而是把吞天大鬼收起来后,手抱着铜钟从道门那边缩地过去的,两公里的位置,足够我进入到道门主持防御的位置了。

    出现在了雪原中,正在斗法的几个玄警看到了我的到来,正准备喝问,我没理会的继续缩地术往废镇的后半部分移动。

    到了道门的防御据点,道门的增援也越来越多,儒门和官方应该是道门这边的,毕竟魔门闹事,终归不能放任不管。

    “一天!?”忽然的,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听到熟悉的声音,我赶紧扭过了头,却看到一个女子身上脏兮兮的,正和魔门的一个弟子斗法。

    “赵茜!?”赵茜正和一个悟道中期的魔门修士打得激烈,还有苗小狸在旁边放蛊虫攻击,但因为等级的差距太大,一直给压制着。

    周围已经全是尸体了,赵茜他们这些弟子已经给派出来打防御战,而里面应该也差不多沦陷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