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7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同道
    我扫了眼周围,叫我的人是李庆和,他捂着肚子上的伤口正坐倒在林子那,而赵茜和苗小狸、韩珊珊正牵制敌人,张小飞和王元一不知所踪。

    看到我的到来。两个正和赵茜、苗小狸斗法的魔门修士当场就要往林子里逃窜,我当即招出了惜君和王胭,追杀了过去。

    “天哥!你怎么回来了?师父说你给那地仙追着不放,情况很危险!”赵茜过来就说道,她脸上全是尘土,这一战打得很狼狈。

    “那地仙左争已经给我杀死了。那口丧钟就是他的厉害宝物。”我指着那口钟说道。赵茜和韩珊珊当即吃惊得难以言喻,地仙都能杀,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天哥,你现在连地仙都不怕了?”苗小狸秀目瞪大,一副不信的样子。

    “怕,怎么可能不怕,我是用了一些计略才将他击杀,现在还受了点伤,对了,怎么会有儒门和官方的人在,难道是我们这边的增援么?”我回答的同时,也开始寻找隐世道门的踪迹。

    “是呀,昨晚的大战轰动了整个北部了,今天官方就近的人就过来探查了。想不到却遇到了魔门联军,听说是要将我们这些道门全都打没了。”赵茜回答道。

    我沉思起来,道门地仙全都出事了,现在就轮到隐世道门那边了,魔门铲除了隐世道门。好处肯定要有,但具体是什么,大家都不清楚,左争这变态老匹夫应该是独立特行的,那艾楠最后都还没出现,很可能是带领大部队的地仙。

    “王元一和张小飞在哪?”我检查起了李庆和的伤势,拿出了一枚丹药给他先服下暂时对付着。

    “失散了,去了东边的防区,现在怕同样遭受这样的攻击,要不是赵茜和苗小狸他们过来,我早就死了。”李庆和苦笑起来。

    我接着又把悟道丹拿了出来,分给他们一人一枚:“这是悟道丹,吃了能够进阶,但时间可能要好几天才会有效。然后进入闭关的状态,再行炼化其中的能量。”

    “现在吃?这东西我听说过,师父说叫一步登仙丹!你拿来这么多?我们都有?”李庆和问我,拿着这颗丹药,两眼放着光。

    “嗯,都有,现在吃吧,以免夜长梦多,药效还有一段时间才起作用,抓紧时间,不过三天后必须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闭关。”我提议道。

    “哈哈,每次都有好东西,跟着你,姐就跟坐了飞机似的!”韩珊珊拿过了丹药,直接吞入了口中,结果她咬了一口,直接又吐到了手上,表情很是难看:“你确定不是你身上老泥搓出来的?”

    “你……韩珊珊,不吃拉倒。”我气得够呛,这简直是浪费呀!

    “吃!是你身上的老泥姐也吃!”韩珊珊一副慌慌张张的又吞进了嘴里,然后故意连刚才接丹的双手又舔了个遍。

    “姗姗胡说,明明是甜的!”赵茜吃过了悟道丹后推了韩珊珊一把,一副埋怨的样子。

    “哈哈哈!我没说是苦是甜呀!”韩珊珊一副无辜的样子,但现在她脸上都脏了,倒像个大花猫。

    “我们先去找王元一和张小飞吧,你们几个根本防不住这个地方,前方马上要给突破了。”我心中颇为着急,生怕王元一和张小飞都交代在了这里。

    “好的,可师父他们怎么办?”赵茜有些担心后方师门出什么问题。

    正说着话,好几个魔门高级别的长老就以很快的速度过来了,似乎想要不理睬我们,直奔道门的最后大本营那,参加那边的攻防战。

    结果其中一个看到我居然有悟道后期,就兀自停了下来,又看到了赵茜和韩珊珊他们,眸中发出了亮光来。

    “年纪轻轻就有悟道期,这位道友是哪个道门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停了下来,舔了舔嘴唇,表面上是问我,实际已经看向了赵茜。

    我没有回答,背着的手已经快速的打出了咒语。

    赵茜她们现在虽说狼狈,但整体的形象认真还是看得出来的,而除了这中年人,还有另一个人也停了下来,一样有着悟道后期。

    “呵呵,米双绝,今天运气不错,找到了三个上好鼎炉,正好我们北院那边缺,这就带回去?”后来的那位中年男子冷笑道。

    “大事摊不上我们,当然是拿了东西就走了,问问她们愿不愿意,愿意就带走。”后来的老者很自信的说道,他居然有悟道大后期半仙的程度。

    李庆和挣扎站了起来,低声说道:“是魔门漠北院的人,这些人无所不为,专门掳走一些女道友回去当鼎炉双修,后面两个女的应该就在此例。”

    后面还跟着两个长相不错的悟道期女道,她们穿道服,打扮得体,不过眉目中却有种媚色,和李庆和说的吻合,应该是漠北院双修的鼎炉。

    “你们三个,愿不愿意改投我漠北院?想必也听说过我漠北院是世上有名的道门双修派了吧?一旦入我院中,不但让你舒舒服服做人,还能舒舒服服的修道,就算资质鲁钝也没事,只要够漂亮就行,师兄弟们都会愿意贡献出自己的份额的,故入我门中并无其他的需求,如今老祖钦点你们三人,是莫大机会。”叫做米双绝的中年人问起来,一副傲然的样子。

    “无耻。”赵茜怒道。

    “小姑娘,不知道不要乱说,以前我们也和你这么想,实际上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双修是道门一大学问,岂是你想的仅仅是龌龊事?”其中一个女子立即驳斥赵茜。

    “就是龌龊!和丈夫双修还行,跟其他人那是淫邪!”苗小狸怒道。庄岁布才。

    “小婊砸,区区悟道初期就这么嘴欠,老娘扇不死你!”另一个女子大怒,当场就要念咒攻击苗小狸。

    “也好,我们势大不能压人,就让这小姑娘了解下我们漠北院双修出来的单对单实力!”老者一副老教授的样子,是漠北院的院长。

    两个中年人也都点头答应,仿佛对自己门派的法术很是自信,居然让苗小狸和那女子就此斗法。

    结果那女子刚走出来,大刺刺的刚拿出符纸,苗小狸身后的蛊王和鬼蛊王就忽然从她背着的书包中飞了出来!随后漫天遍野都是虫海!眨眼间就把那女子吓成石化了!

    女子瞪目结舌,手脚立即慌乱了,半天还念不出咒语来!

    蛊虫实在太多了!恍如秋天的蝗虫一样,而一只蛊王和鬼蛊王都有悟道级别的实力,这相当于苗小狸以三对一,甚至更多!

    “这……虫师!是悟道的虫师!快救你们刘师妹!”老教授连忙指挥起两个悟道后期的中年人救人,这两位中年人脸也绿了!

    而虫群速度何等的快,一瞬就如同大浪滔天,淹过了和苗小狸决斗的女子,潮水退下时,那女子已经成了马蜂窝,死状可怖!

    “就这样还想要和我单打独斗,太嫩了!”苗小狸撇着嘴说道。

    实际上我也小震惊了一把,对付同等级的对手,苗小狸确实是推土机一样能碾压过去的,但没想到对手竟死得这么简单。

    两只蛊王趴在了苗小狸的肩膀上,样子已经不像是昆虫了,十分的狰狞可怕,不知道她怎么养出来的。

    现在她还是悟道初期,如果到了大后期,甚至地仙级别,那岂不是能追着我满山乱跑?不过当时和她同级的时候,确实我给她追得到处跑,想到这,还颇为怀念当时的日子。

    “叱吃寰宇太风雷,巨口吞天嗜山鬼,天一道!吞天鬼帝!”刚才就一直就用手指借法,速度虽然不快,但经过苗小狸一场斗法,也总算召唤出来了。

    两个中年人刚跑到了场内,一看自己的师妹已经给蛊虫吃了一半了,顿时是又惊又怒,杀苗小狸的心都要蹦出来了,这小师妹是双修道的狂热女修,对他们而言好比是禁脔,心痛和狂怒是肯定的。

    连那老院长都发狂了,而另一个女子却颤颤巍巍的看着面目全非的师妹,脸色惨白,哪里敢加入战斗?

    吞天大鬼也跑出来了,我命令它去扛那口丧钟,加入战斗中。

    “血衣!红绫紫瞳冰雪心,长恨悠悠叹不停,天一道!红绫帝女!”我又拿出了黑符,刚才手指借法已经率先抢了先手,这次则是直接念咒,只要再召唤出红绫帝女和血域剑帝,这三道鬼就能提升一个级别,到时候三个半仙级道鬼,若不是地仙到来,在这就是横扫的存在!

    “快用法术!这小子不是普通人!”那老院长连忙吼起来,他也是魔门的半仙了,哪还会看不出我的情况,当即一边警告弟子,一边就施展起了法术!

    已经破敌回来的惜君和王胭给加持了血衣,全都提升到了鬼帝后期,两个联合暂时缠住漠北院院长,应该不成问题!

    轰!

    吞天鬼帝力大无穷,大钟给他拿在手中,仍然跟玩具一样,砸到了地上,直接把地表砸出了深坑!

    中年男子大惊失色,连忙逃开,不过这口丧钟倒是邪门,就算没有驱动的咒语,敲响后还是有无数的黑气冒出来,我确定应该是法宝无疑,如果有驱动咒语再敲响它,肯定是惊心动魄的厉害。

    “真是左前辈的丧钟!难道……难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看到吞天大鬼从林子里扛着大钟突然出现,老院长也奇了,他是没想到左争已经给我的黑龙吞进肚子都消化了,还以为大家都是魔门中人:“这位道友!既然是同道!那这就是误会呀!”

    “啊?误会?”我一副吃惊的表情,手已经暗地打起了咒语,要召唤出血狱剑帝!

    几个人都是愣了一下,那老院长自问还自己迷惑,还想说点什么,结果就这么一迟凝,我的咒语又快要施展完成了!

    其实也怪不得他误会,我一个施展鬼道法术的,怎么看都不像是道门中人,更像是邪门歪道,况且还有震撼人心的血云棺在附近徘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