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蛇蝎
    “谁是邹之文?谁又是夏一天?”进来的玄警头目问起来,扫向了我们。

    “前辈,老道就是邹之文,夏掌门在这边。”邹之文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站出来一步说话。并且把我也引了出来。

    我看这人面色有点凶神恶煞,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但因为是地仙,我也不得不小心应付着:“我就是夏一天。”

    然而老者似乎得到了自己要的回答,皱着的眉很快舒展了,没有理会我。而是和邹之文淡淡问道:“既然你是邹之文。我想问问你,北地魔艾楠何在?”

    “艾楠给一位儒门地仙引去雪原了,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生死,现在正在处理道门的一些收尾工作。”邹之文不卑不亢的说道,而几个弟子旁若无人的把晏华丰和霍伟的尸体扛了出去。

    老者身为玄警,然而眼见两具尸体,却并没有半点在意,平静说道:“给儒门地仙引去了雪原?嗯,倒是怪哉了,你们道门运气可真是不错嘛,对了,我们之前的前锋部队也过来了,现在人都去哪儿了?”

    “前辈,都战死了。”邹之文老实的回答。

    “嗯。为国捐躯了……”老者这次总算变了表情,有点喃喃自语,沉默了下说道:“道门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我们这边牺牲了位地仙,现在官方决定想让道门先服从我们解决这次的事情。你们可愿意么?”

    “我们道门配合是没问题的。”邹之文皱了皱眉,意思是服从就算了,配合倒是能商量。

    我心中一惊,难道官方想要通过这次的大事,收拢隐世道门那边?

    “那就好,我是聂正国,玄警纪律部的,这次正式接管这边的战场,邹之文,这位是我的副手孔琳,你和她一起把这件事情好好收尾了,我现在去雪原找北地魔去。”聂正国说完,就介绍起了身边一个中年的妇女,这妇女留了一头短发。穿着玄警制服,也有半仙的修为。

    看得出邹之文不大高兴,但道门没地仙,在地仙眼前能不低头就不错了,人家也占据了主动,现在外面黑压压都是玄警,已经算是强势介入了。

    邹之文和孔琳握了手后,聂正国就看向了我,招手就让我过来,说道:“令狐然英勇牺牲,消息就是你传出来的吧?有什么证据没有?”

    “他给了我一块玉佩,我不知道有什么用。”我拿出了令狐然交给我的玉佩,当场交给了聂正国。

    “嗯,确实是他的东西。”聂正国有些遗憾的点头,随后把这玉佩交给了后面的中年人,然后除了叹气,并没有和我多说半句话。

    我莫名其妙,但仔细想想后就明白了,聂正国或歇道很多令狐然的事情,没准还知道我做卧底的事,如果说太多也会暴露我的身份,那还不如就先这么冷着,往后还能留下我这个道门的探子。当然,我也不能确定官方的态度,但至少以后我也不会回传给他们任何有关道门的消息了。

    道门现在的处境危难,捣乱的基本铲除干净了,再给骆驼压上一根稻草,垮下来是迟早而已,我为了道门也是出了很大的力,怎么忍心让它垮台。庄序沟技。

    聂正国出了门口,就奔赴雪原找北地魔艾楠了,而我是邹之文的助理,协助着收拾烂摊子。

    赵茜和韩珊珊、苗小狸、李庆和都去寻找王元一、张小飞和赵合夫妇去了,一时也没有回归,到了傍晚的时候,我彻底的焦急了起来,处理完杂物,就准备亲自出门寻找。率先到了章素离等掌门的暂时驻地,章素离正在安置门下的弟子,我问起了赵茜他们有没有回来,结果回答是否定的,几个门派都派人出去寻找了,结果人全都没回来。

    “现在弟子们开始往山里面搜索了,但我之前和他们说过,如果受了外伤,可以直接回市里道门的诊所急诊,那里的医生会处理。”章素离告诉我。

    我想他们会不会是下山了,就召唤了天棺疾行,叫弟子把丧钟抬上了棺材,趁夜往市里边赶,希望能够到有信号的地方打通他们的电话。

    经过一场大雪,雪原的天空干净了下来,一路星光满天,照耀着雪白的大地,想想昨晚还是一场血战,今夜却如此宁静,不禁感慨良多。

    “夏一天,你总算是舍得从道门里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森林中忽然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听罢这个声音,我禁不住皱起了眉:“唐珂,善恶有报,你做了这么多的恶事,终究是要偿还的,现在又在这堵截我,难道还想要杀我不成?”

    “这段时间,是我一辈子最漫长的岁月,我能坚持下来,能活下来,都是为了你呀……善恶有报,谁都能说这句话,唯独你不能,你该死!”唐珂的声音遍布雪原,仿佛是她的鬼情郎付秋生还活着,替她布下了鬼打墙的阵法。

    “我是杀了你们唐家人,但你们唐家人哪个手中没几条人命?玄门的事玄门的办法,我可有杀过你们唐家任何非玄门中人?”这件事该结束了,我也受够了唐珂的追杀。

    荒地雪原中,一个身穿红色大袍子,带着高帽的老年人,牵着身穿青色清虚道道袍的女子,朝着我这边走来。

    我脸色微微一变,这位老年人目光如鹰隼一般,抓着唐珂的手,嘴角却微微冒着阴冷的笑容,似乎和唐珂关系非常的好。

    唐珂已经人尽可夫了么?又勾搭上了一个喇嘛模样的邪门和尚?

    “这么做,值得么?”我看了那老人一眼,那人绝不是什么善类,一般的人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表情。

    “只要你死,一切都值得。”唐珂毫不犹豫的说道。

    “呵呵,如果不是知道那人就是你的杀父杀母仇人,我差点以为是你的丈夫了,啧啧,道门多败类,不过我也是有些为难呀,干女儿,这人似乎不简单,年纪轻轻的就成了道门理事会的助理。”和尚放开了唐珂的手,轻抚了她的秀发。

    唐珂浑身微微一颤,但很快就对和尚报以了笑容,然后说道:“对的,班迦禅师,就是他杀了我全家所有的人,我希望您能替我将他抓住,我要一刀刀活剐了他,可以么?我会和你回西边,共同生活,再也不会回来了。”

    “嗯,干女儿,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我也会为了你将这恶道抓住的,而杀了他,我们确实是要去西边呆一阵的。”红衣的老和尚笑着说道,随后一副假惺惺的靠近唐珂,亲吻了她的额头。

    可以看到唐珂似乎也觉得恶心,但为了达到杀我的目的,她已经不顾这些礼法什么的了。

    不得不说,唐珂确实是个蛇蝎美人,因此去到哪里,总能够找到无数倾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包括这位邪门老和尚,也不知道她怎么兜搭来的。

    两人分开后,唐珂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虽然老和尚完全可以对唐珂用强,但似乎他并无意于此,因为唐珂那怯生生的模样,确实更能吸引他,所以为了达到取悦美人的目的,老和尚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我。

    “班迦禅师,你趁早还是离开这唐珂吧,你可知道她上一任男朋友是她杀死的么?”虽然老和尚恶心,但我自认对付地仙还是完全没办法的,首先法术都看不见,那还怎么打?

    三道鬼没时间召唤,就算出来也斗不过地仙。

    “我当然知道,我女儿已经告诉我了。”老和尚阴冷的一笑,脚步一抬,嘭的把地面的雪都踩得飙飞起来,而整个人如红色的雄鹰,往我这边扑过来!

    唐珂也是悟道期了,极为擅长布阵和各种紫皇门的法术,见班迦禅师已经发力,心知我诡计多端的她,还是把一张红色的布摆在了雪地上,放置了许多的法器和一大堆能请神的东西,嘴里开始念念有词,不知道是要请的哪路神仙。

    班迦禅师觉得唐珂小题大做,脸上隐有些不高兴,就打算一下子用尽全力对付我,似乎想让自己的干女儿明白,什么是地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