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制裁
    我身上有个册封的正神?还是一群小神的头目?我不禁也奇了,但现在事实就摆在了眼前。

    “哼,他身上有个什么东西,能够骗过天地正神,干女儿不要怕。我并会让他伏法你的面前!”班迦禅师只是一愣就回过神来,他是地仙,哪会怕一些分魂下界的毛神?当即拿着转轮杵,往前面几个正神那指去!

    霎时间,一群的天地正神全都在红光下给烧灭当场,这顿时让我背包里的蚊子大神火冒三丈,之前想要融入我的身体。打上上界的,但结果中了我的阴招,寄身替身鬼蛊之中,一段时间来给我折磨得够呛的,好容易能有呼喝别人的机会,哪能就这么吃瘪?

    “快把这小女娃逮了!再拓宽界位。把五重分神降下来!”蚊子大神大怒,立即命令起了一群天地正神。

    这群正神都听命了,上千的正神齐出,全去抓了唐珂,班迦禅师连忙跑去救场,结果人多势众,加上位阶拓宽,这群正神全都升级了,能量的下界,让他们原本透明的身躯变得清晰起来。

    而好些是靠近唐珂的正神。这一逮一个准,上百个悟道级别正神直接把唐珂抓住了!

    “放开!放开我!我以寿元请命你们下界捉拿恶贼,却为何反过来拿我?是什么道理!?”这回唐珂也懵了,而班迦禅师本来还想要来救,但现在有些投鼠忌器起来。

    上千悟道期的天地正神停留在这里,连班迦禅师这位地仙都震惊得无以复加,再等下去自己小命不保了,可正准备跑路,却给其中一群正神个拦住。

    “此事与我何干?”班迦禅师生气的说道。随后看了唐珂一眼,有些可惜,但觉得还是保命要紧。

    “老妖僧,坏事做了一半,就以为自己无罪了?若是你无罪,我们正神也拿你没办法,偏偏不好意思。你业力真是大得可怕,嘿嘿,手底下不少人命吧?杀了不少人吧?”蚊子大神冷笑着说道。

    “我所杀皆是该死的人!”班迦禅师大刺刺的说道,随后眼珠子轱辘一转,趁着还没给抓住,立马轰飞了好几个正神,准备逃离。

    结果一群悟道级别的正神等级仍在因界位的拓宽而提升,速度也跟着快了起来,并且全都追在了老妖僧的身后!

    老妖僧害怕没一会这些刚升级悟道初期的正神就要地仙了,吓得面无人色,速度很快的逃出了外面,可刚到外面他就给大阵给传了回来!一时之间和我一样困在了的清虚道的大阵中出不去。

    他当场就要抓狂了,可破阵的功夫里,正神全都追了上来,围在他身后!

    “干女儿!这阵生门何在!”老妖僧怒问唐珂,他是气得半死了,本来要困住我的大阵,结果把自己困死了,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唐珂一句话都不说,怒视这反复无常的老妖僧,咬着牙齿恨恨的瞪着我:“为什么!为什么修桥补路的尸骸无存,杀人放火的却道门高坐!?我父亲当代侠者,一生做了多少慈善,纵然我三叔做了让你无法容忍的事情,可你为何要连我爸爸都杀了!”来华余划。

    “我问你这阵生门何在?!”老妖僧再次怒问,结果唐珂根本当他不存在,气得他连杀好几个冲过来的正神,和一群正神打了起来!

    这群正神和军队差不多,指挥有度,战法卓越,围着老妖僧源源不断的攻击,而且给打灭了就又重生而出,生生不息,让老妖僧铆足了力的同时,不断想从唐珂口中问出生门。

    “你父亲纵然是做过无数善事,但助纣为虐,明知不可为却不听劝阻,不愿离开那就罢了,不去解决争端,却带了一群好友前来讨伐我和我的朋友,纵容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这罪状还不足够么?”我回想当时的情形,要说唐钰没有做错,那也实在说不过去,唐珂不知这里面的细节,但我却不得不说出来。

    “不许你这么说!我爸从不乱杀人,从我小的时候开始,他遇事调查谋而后动,总归觉得你有错才会这样,若你无错,他怎么可能想要杀你!”唐珂对我的恨已经入骨,怎么可能会听我的话,而且去世的人给她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无论我说他父亲什么,也都成了抹黑。

    “呵呵,按照你这么说,你爸爸是正义的,我就是邪恶的,邪恶就该杀?那你唐家人这么邪恶,活了这么多年,无数无辜者死在你家人手里,都是正确的?都是应该的?怎么不见你为了这些无辜者去伸张正义,去大义灭亲?说调查过我和我的朋友,那既然觉得罪魁祸首是我,就应该有什么都冲我来,何须拿我朋友们开刀?杀了我大龙县这么多玄门修士,我再不反击等到全死光了,才眼巴巴的去求你们去认错,这才是你想要看到的吧?到时候你也只是在家里偶然听说最近死了多少邪恶修士之类的话,就继续你的学业,继续你安逸而快乐的世家生活了吧?兔子急了要咬人,这话你比谁都清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不也是盲从者之一?难道不知道冷漠同样有罪!?眼睁睁的看着罪业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到了自己想解决的却承受不住,解决不了的时候,终究是要应在自己身上的!”我冷冷的回应,身上的红色绳索刚才这老妖僧想卖好告饶的时候给解除了,但我现在一点法力都没有,全靠黑龙铠在一边吸收法力一边供给和消耗。

    唐珂怔住了,但不死心的她仍觉得他父亲的死全是我的责任,若不杀我,这辈子却都不会安稳:“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我们之间只有两条路,要么你就杀了我,要么我就杀了你!夏一天!我们誓不两立!”

    “我还不能死,因为很多人都等着我去保护,所以你找来的人,或者做出来的任何事情,我都给解决了,之前我很希望你能够冷静点,专心修道,但你显然是疯了,数不清的人丧命你的手中,这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为了杀死我,真能什么都干出来么?唐珂,你既然想要堂而皇之的杀我,何须拉了这么多人下水,最后你回过头看看吧,死了多少人,因为你,因为我!”我看着疯狂的唐珂,重重的吸了口气,我对她彻底生不起任何怜悯之心了。

    “无辜的人?道门之中,有几个是无辜的?好人早早都死绝了!”唐珂说罢低声笑起来,但眼泪却忽然顺势而下,仿佛承受过无尽的不甘:“我见过的道门中人,只有师父刘若曦是好人,你们全都是畜生,连畜生都不如!垂涎我的钱,垂涎我的身体,无所不用其极,就是门中的师兄、师弟、甚至师叔、太师叔!全都是一丘之貉,若不是师父为门中太长老的子嗣,愿意保护我,栽培我,紫皇门的畜生们早就糟蹋了我!”

    “紫皇门勾结魔门,掌门和太上掌门已经伏法了,而且你早早也退出了紫皇门,这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为何仍死死要咬着我不放?我承认杀你全家玄门修士确实是过了,但当时我人小言微,很多事能发动起来却未必能够控制,好比脱缰的野马没有足够的力量,又怎么能够让它停下来?到了如今,我有了自己的微薄力量,也尝试尽力为了公义而去不懈努力,反观你却仍为了复仇走在不归路上,何其的不智?”我叹了口气,紫皇门的事情,我确实有所耳闻,但之前劝她离开,甚至救她离开,她仍一头扎进去,最后头破血流出来,我又能怎么办?

    “不智?紫皇门勾结魔门,这件事就是师父以自己生命作为代价捅出去的!然后你们南方道门当一回事了么?又制裁过他们、帮助过师父和我么?我们两个弱女子在门中遭遇的待遇,你们何曾想过!又什么时候重视过!一直到现在道门式微,传单遍地,生怕招来非议才想到了制裁,可我师父已经死了!死了!!”唐珂怒目而视,两眼泪光盈盈,看我惊愕,她惨然笑道:“呵呵,说来也可笑……当时我进入紫皇门,在师父的劝说下,确实动过专心修道的念头,也有意去无视诸多弟子的不良居心,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紫皇门仍然动用了我唐家的产业、资产,苟且魔门,勾结活杀会,师父和几个同门力劝却给迫害,要不是那晚上师父带我出逃,我岂能的逃出!”

    我沉默了,道门是有做不到的地方,还比到隐世道门齐聚太青门那时候为止,确实就听过紫皇门勾结魔门的风言风语,但不知道为何忽然又给人压了下去,当时我却是隐世道门外的人,天一道也只有我一人,别人不制裁我就好了,我哪有实力去制裁别人?

    可到底谁是道门里帮助霍伟压下了这件事?

    现在道门已经没其他人了,当时能影响孙心平的人并不多,几乎只有余天孝而已,现在南方隐世道门又几乎全灭,黄衍、陈淑妹、霍伟全死了,仅剩余天孝和李牧凡、商洁三位。商洁是素玄门的师太,不喜欢惹事,李牧凡更是乾坤道一根筋除魔卫道,其他不闻不问,而余天孝为天元门的人,为人老成稳重,之前还是他亲手击毙了紫皇门的霍伟和晏华丰,应该也不会是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