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执着
    如果说包庇某个门派,或者到了最后成为唯一剩下的既得利益者,那只有余天孝一个人而已,他现在成为了南方道门的领袖,又因为我贡献的悟道丹。即将晋级半仙,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但我不能想象就是这位慈祥认真的老人。毕竟如果是他,那连孙老的死都要怨上他才说得过去,因为孙老不死他又怎么能上位,可我又有什么证据表明他没有勾结魔门?

    当然以上都是我的假想,很有可能影响孙老决定的另有他人。比如黄衍、陈淑妹,或者是别的死在了这场绞肉机大战中了呢?所以对于唐珂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同样也不想她因此误会,就道:“道门中总有害群之马,但也有让人值得敬重的人……”

    “敬重?比如付青云这类地仙宗师?”唐珂冷笑起来:“逃出了紫皇门。付秋生救了我,还帮了我很多,甚至愿意铲除你这人皮兽心的魔头,他为人善恶分明,总算让我有了安全感……可最后因为败给了你重伤回来,却在路上让付青云这老贼杀死了!仅仅因他和老贼理念不同,不想继承清虚道的掌门,想要脱身罪恶之所在……老贼却为了顺势栽赃嫁祸南方道门,将其害死,甚至强迫我和他苟且。并成为他清虚道的弟子欲盖拟彰、长期占有,呵呵……我真是失望透了,杀子、杀孙,欺辱,这等老贼,你们一个个却将他当成神仙一样供奉!而付秋生为了调查天尊道魔门之事,为了我的事情四处奔波,最终也没能逃脱丧命的下场,为我好的人全死了。除魔卫道,除魔卫道早就成了打击异己的口号!”

    在那边已经给攻击缠得几乎气喘吁吁的老妖僧也怔住了,而我更是瞬间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头上,想不到竟真如令狐然所说,真是老贼!

    付青云就是死了拉出来鞭尸都足够了,而付秋生如何姑且不说,毕竟很可能唐珂也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清虚道的水很深,深到难以想象。

    也可以想象得到,给糟蹋的唐珂会如何的无助,会竭尽全力的去报仇,甚至会有杀光一切恶人的想法,至于勾搭老妖僧,那也就情理可通了,破罐破摔,红颜祸水的效应,在历史上总是不缺,而唐珂这样的女子也不会少了。

    “你的遭遇很惨,但这都不是你杀凡人的借口,雪山底下几十条人命,终归解释不过去吧?”我叹了口气,虽然不忍再伤害这位女子,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总要保持着一颗良知之心,以及为了公义而所依凭的正义之心。

    “雪山底下的事故与我何干?”唐珂皱起了眉,一副并不知情的模样,这让我瞬间就沉默了。

    到底我该不该信她?

    “还是你觉得所有的坏事都该栽到我的头上,从而洗脱你自己的罪恶?真是可笑!”唐珂冷笑起来,随后没有理会的天地正神的缉拿,直接走向了我:“今天你抓住我,无非就是想要一剑将我杀死,要杀要剐就来吧,我唐珂确实也该死,四方道门顶梁柱都垮了,或多或少拜我所赐,所以我赢了,本来只要杀死你,我也无憾了,但天道不公,却让你这魔头仍好好的活着,我认命了,遂你所愿!”

    “啧啧,好小妞,说话无迹可寻,蛊惑性强得很,小子,你该不会不想杀她了吧?你就不怕她是骗你的?人心难明,真相如大海藏针,如果是我,可不会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的,必然先杀她,再去问其他人她是对是错,那你呢?”蚊子大神又出来张狂了。

    “闭嘴,要不然我就让你掉级回到阴魂期!”我咬咬牙,回忆唐珂所作所为,我确实不知道她所言的真假,而蚊子大神这话着实诛心,直接把我的疑惑放大到了不得不怀疑的程度。

    唐珂不可信,很可能我放过她她就会逃离,然后再找上各种各样的势力,甚至勾结魔门妖僧,破坏眼前她所能看到的一切。

    “怎么?我以为你这魔头还有一点半点的头脑,能够分辨出真话和假话,到了现在,连真假都已经分不清了么?那么我告诉你吧,其实我说的……”唐珂冷笑着,随后快速的踏前一步,胸膛撞上了前方一位天地正神的长戟中!来华岁扛。

    一道鲜血从长戟中殷红流淌下来,我彻底的呆住了,随后冲了过去,准备将她从长戟中救下来,并且喂她护心脉的秘炼丹药!

    “呵呵……其实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的……”唐珂平静的笑道,而那天地正神面无表情,就这么持戟站在原地,仿佛少女浑身的重量不过是小小的蝼蚁,对她没有任何的压力可言。

    我奔走过去,将她从戟上救了下来,快速的按住了她鲜血狂涌而出的胸口,然后运转法力注入其中,并喂食一颗护心丹,我不知道我为何会这么做,但无论现在换成是谁,都不会任由她就这么死去。

    “真是奇妙,和自己最恨的人……说起了自己的遭遇,说起了自己……咳咳咳……”唐珂肺部和心脏部位全都给扎穿了,就算本能法力主动拟补伤势所以能说出话来,但也会有血沫不断的涌出口中。

    “别说话,安静的运转自己的气息,我现在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我连忙制止她说下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唐珂说的遭遇我就算不信也都信了。

    “我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人……我没杀过……”唐珂在我怀中喃喃的说着,随后手无力耷拉在了地上。

    “我知道,你也要自救,才能好好和我解释这一切,好么?”我叹了口气,这女子太过可怜,当然,还十分的可恨,虽然没有杀人,但因她而死的呢?

    可怜之人难免让人有可乘之机,这世道里并不少见。

    就在我努力救助她的时候,忽然的,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我顿时警惕起来,而说时迟那时快,唐珂耷拉在地的手猛然的抬了起来,一剑就刺向了我!

    我伸出手,啪一声就把刀刃拿在了手中,穿着黑龙铠的手划出了一串的火星,剑刃才停了下来,是一把短小的唐刀!

    唐珂淡淡苦笑,最后放弃了抵抗,而因为这一次的用尽全力,生机尽数断了,死了。

    死前的最后挣扎,就是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如果没有媳妇提醒,或许我就着了此计。

    到了最后,我也不知道到底她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只能说她复仇的心执着,而就算是假的,她也是执着的,因为为了杀我,她甚至连自己的死都不在意。

    唐珂的魂呆呆的看着自己从身体中走出来,最后看着我,然后仰望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鬼差上来了,一把锁链套在了她的脖子上,要将她扯入地府。

    “你不用拘她魂了,回去交差吧,我是水镇城隍夏一天,也是四方鬼门的领袖,希望你们当地的城隍通融一下,此事是我接下了。”那几个鬼差都是鬼王级别的,听到四方鬼门领袖的名头,几个鬼王又都是吓了一跳,刚还想说点什么,结果我拿出黑色的令牌扬了扬,就闭了嘴。

    但毕竟是悟道期的魂,难免也认真的查阅了一番,等检查令牌后他们这才放心的下去了,当然,临走还是客气了好一阵。

    我拿出了拘高级鬼类的黑色宝玉,将唐珂封入了其中,准备回水镇过一段孽镜台,毕竟是好人是坏人,终究是要弄清楚的,而且关于大巴车掉下雪山底的事情,我也要调查一下,不找出真凶我也不会心安。

    唐珂一死,天地正神全都一个个消失了,蚊子大神也着急了,连忙说道:“让镇门使派兵下来救我!切记此子叫做夏一天!来头大,随意打听下就能找到!就说我有重要情报禀报上级!一定记……”

    我一听脸色暗了下来,迅速拿出了盒子,两张黑色符纸拍在了上面,发誓回去应该要把它贼鸟厮打回原形!

    现在糟糕了,这蚊子大神让什么镇门使来找我,到时候我岂不是要遭殃?

    这还没糟糕到底,大阵没有人维持,没有天地正神缉拿的老妖僧直接就出了大阵,准备要逃走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