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人影
    那老妖僧给一群天地正神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一瘸一拐的却跑得很快,他不敢来找我麻烦,那是因为重伤,我哪还有不追的道理!

    把在一旁来回跑来跑去的天棺疾行招了回来。我连忙追了过去,还放出了惜君和王胭,另外派王胭让血云棺瞬移过去拦截这老妖僧!但地仙就算再差,也不至于给一群鬼王消灭了。

    老妖僧本事还不小,吞了一颗丹药后,连连施法,竟打灭了所有前来拦截的鬼王。并且快速的准备脱离这里,进入雪原林海中!一旦给他进入林海,我就不用去追了,天棺疾行驮着丧钟和我,我又没有了法力,回头要是他恢复过来。就反而是我给追杀了!

    果然,老妖僧跑得飞快,等他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我顿时咬咬牙,果断放过了他,再接下去,恐怕他就恢复过来了,也有可能他是在引蛇出洞,我怎么能让他给骗了?来每广技。

    看我不追了,老妖僧回过头。站在了雪原上盯着我,最后干脆盘膝坐地,直接恢复起了法力!

    地仙基本打光了,现在敌对那边只有祖云、艾楠、杜古剑还下落不明,而击伤老妖僧班迦禅师,也不过四个地仙,我债多不怕黑,就算来两个我也能逃,现在就不打算冒险去击杀他。

    所以赶紧的逃回原来的路线。准备去市里看看情况,刚才那一战耽误太多时间了,张小飞他们是否安全我也要去确认下,如果找不到,还得回废镇继续往周围探查。

    一路的往海市那边奔走,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有信号的地方了。我的电话开机后,一连串的信息都显示了出来,主要还是夏家的,瑞泽哥也打了电话过来。

    而最我眼中最醒目的两个字是‘赵茜’,我赶紧的回拨了她的电话。

    “天哥!你回市里了?在哪呢!”赵茜惊喜我居然回了她电话,所以秒接了。

    “嗯,我还在郊区,张小飞他们找到了没有?你们几个人没什么事吧?”我焦急的问道。

    “都没事,我们现在在市里了,这里的弟子和门人都正在开会,商议怎么反击魔门的嚣张气焰呢,我也参加了会议。”赵茜说道。

    “谁开的会?我怎么不知道?”我皱了皱眉,道门能发话的都在山里呢,怎么就有人在那召集起道门的人来了,我好歹也是理事会助理,开会绕开我不是个好苗头。

    “是……儒门的,是天哥的爸爸。”赵茜说道。

    我皱了皱眉,难道儒门也介入了?夏清平不在家里好好管家,跑北方来就算了,不但不作为,现在收尾阶段却跑来说要反击魔门嚣张气焰,这算什么?

    虽然我也不想去臆测他的想法,但总要做点正面工作才行。

    看到旁边已经渐渐有了车流,我把大钟藏到了一片树林中,记下了位置,遮上树叶后就去打了辆车往市里赶。

    电话里和赵茜又讨论了下,把地址问了出来,我赶往了开会的酒店。

    到了那边,已经是黄昏了,会议散了,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我脸色不好看的迎向了人群。

    除了夏清平跟着人群走出送客,居然还有夏云轩坐在了大堂会客的椅子上,和道门几个四方道门其他门派的不知名道士闲聊。

    我看了夏云轩的修为,眼中闪过了一抹异样,他已经看不出修为了,原先他仅仅是无限接近半仙,这一段日子下来,他居然已经是地仙了!那只有三个可能,有人给他用了灌体**,或者吃了神丹妙药!最后一个也是我最不喜欢的原因,那就是之前就一直隐藏了实力!毕竟那时候我还没悟道,看不出他的修为程度。

    看到我来,夏清平脸上洋溢出了喜悦,连忙走了过来:“一天,回来了,我还准备上山找你,你有没有受伤?”

    “还好,我没事。”我身体内伤还没复原,但现在情况特殊,我也没必要和他什么事都说。

    夏云轩也看到了我,在里面对我点头,而夏瑞泽也回来了,正站在夏云轩的身后看老爷子和道门中人聊天说话。

    “想不到你居然已经站在了四方道门的理事会助理的位置上了,不愧是夏家的子嗣,不过你放心,我这么说,并不是打算要利用我们夏家和你的这层关系,只是纯粹对你能站到这么高的位置感到高兴和欣慰。”夏清平还是那么一本正经,而且一来就把这层关系先说清楚,我不知道是要欲擒故纵,还是真的不是想插足道门的事。

    “谢谢。”给夸奖我还是要有所表示的,要不然这么多道门中人都在,我总不能给人落下口实。

    王元一和张小飞没在这里,听说受伤去了医院,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才先来的这里,李庆和也去了医院,毕竟内伤有丹药,外伤却还没得到治疗。

    跟在我旁边的是赵茜,韩珊珊和苗小狸都在酒店中休息,她们跟我不一样,没吃过连庚的大力丸,累一晚上也是会困的。

    “进去看看老爷子?”夏清平问道。

    我点头说好,然后就跟着夏清平进去了。

    “呵呵……道脉和儒门在起源上来说,本就系出同门,几位道友何须客气?我们儒门急自己家兄弟所难,也是应该的……”夏云轩淡淡的一笑,一眼一谋都展现着大家风度,确实有儒门地仙该有的派头。

    一个老年男子很快就站出来,似乎认出了我,连忙说道:“哟,是夏助理?来来来,快来做下,我们是四方道门理事会的成员,已经接到前方弟子的通知了,我是任语,那边两位道友分别是李京羽,还有姜卓雪。”

    “任老、李老、姜老,大家好。”我客气的说道,这三位都是悟道后期的修士,和我同阶,不过毕竟往后要一起共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怠慢了,所以我还是得叫他们任老之类的,以示尊敬。

    “客气了,夏助理这么年轻,我们之前都很惊讶呀,这一见,真是见面远胜闻名吶。”李京羽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一身道袍衬得气宇轩昂,不像道士,反倒像是儒生。

    而姜卓雪是个女道士,看着道袍熟悉,但道门三十六个主要门派,实在不好记住他们的门派衣服,而且我是临时上任,理事会有几个人还真没听邹之文提起,如今是突然赶回来的,功课没做好,只能是别人说什么,我就算它是什么了。

    我的加入虽然让大家都兴致高昂,而夏云轩也屡次提到了我如何如何的好,但我实在也没那个心情去听他给我戴高帽,现在道门和儒门什么情况我都没闹清楚。

    最后好容易把事情引到了艾楠那边,我才说起了上面的情况,结果这几位居然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而且很统一,仿佛早就听说了这些事情,并且讨论得出了一致意见似的。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酒店内部方向走来了余天孝,一看到我就喜不自胜的模样,过来就说:“一天,你总算到了,我追着你后面下去的,可结果大路上找不到你,就先到这儿来了,我倒是担心你的很。”

    南方道门在雪原那边应该还有人在围剿艾楠,镇压魔道吧,余天孝怎么也回来了?

    “余老,章掌门他们……”我问了起来,言下之意是你怎么就下来了。

    “哦,这样的,因为弟子上来说起了儒门的夏老和夏道友都来了,所以邹道友让我前来迎接。”余天孝笑呵呵的回答,倒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我点点头,旋即陷入了沉思,看来是我想多了,就在这时,门前的夕阳光辉给遮了一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郁小雪出现在了门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