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龙吟
    母亲身穿普通人的衣服从门口那走进来,她面无表情的依次扫过了我、瑞泽哥、夏云轩,最后定格在了夏清平的脸上。

    “任敏……”夏清平愣了一下,表情复杂的看着母亲,紧接着嗖的站起来。嘴唇微颤,似乎欲言又止。而夏云轩脸色表情很尴尬,也站了起来,一句‘来了’,却说不出的复杂。

    我也做事愣住了,不知道此时此刻母亲和郁小雪的到来代表了什么,但显然他们是商量好了什么。然后约定在这里减免的,毕竟是会后才过来。

    “我来了,有什么事,尽快的简单说一说吧。”母亲平静的说道,我心中却如古井不波中砸入一块石子。

    母亲是夏清平或者夏云轩请来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开口,但夏清平和夏云轩想要干什么?我有些迷惑,同时也很期待这里面的误会能够释疑。

    看到夏家似乎有重要的事情,余天孝和姜卓雪、李京羽、任语四人都借故起身告辞了。而且废镇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这又是一个原因。

    “那我们明日早上,再继续讨论接下来道门和儒门的相关事宜?”任语出门的时候问道。

    “还望到时候邹之文邹道友明早也能参加这次的会议。”夏云轩一路将道门的人送到了门口。这才示意服务员带到独立的会客室。

    这个酒店还是相当大的,无论是会议室还是独立会客室都应有尽有,我们一行事关夏家的人就一同去了会客室那边。

    “任敏,你总算是回来了……”夏清平握着母亲的手,表情很激动,就像是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误会似的。

    经过数十年的市井生活,母亲早已经不是初嫁夏家的女子,无论样貌和打扮,都和大街小巷中的普通一名妇女没有任何不同,看着一身考究衣服的夏清平,母亲冷冷一笑:“夏公子,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本来我从瑞泽的身上,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你,而现在看到你也是一样,就像是看到了瑞泽这孩子。”

    母亲这话让夏清平很尴尬。没有提起我,是因为我才是和她一起受苦的人,就算是夏瑞泽也没有她和我那么亲。

    “既然回来了就好,一家团圆是只得庆幸的事情,当年我们夏家行差踏错,居然做了一些杀鸡取卵的事情,数十年来,我和清平都深深自责,九鼎会掌握在外家的手里,总是把双刃剑,既是公平,也是不公平,既是伤害了外人,也是伤害了自己人,我夏云轩这些年因为九鼎会的事也寝食难安,直到前段时间一天的回归,在他的推动下,让九鼎会真正的掌握在了我们主家的手中,如今九鼎会回归了正途,已经禁制了一些缺乏人性的条规,唉,可惜数十年做下的事情,终归难以一时之间就恢复过来,不过从今往后,我和清平就算是玉石俱焚,也会行此破冰之旅,当然,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当年夏家对你以及对一天所作所为的道歉以及拟补。”夏云轩愧疚的说道。

    “你们夏家欠我和一天的太多了,就算是怎么道歉,怎么的拟补,也补不回来无数为此而牺牲的生命,更无法拟补我们几十年里担惊受怕的心情,如果不是你们夏家的恣意,怎么会有九鼎会的嚣张,当年说是九鼎会未经你们夏家主家授意,我怎么都不会相信,如今你们既然掌管回来了九鼎会,无论是不是有一天帮忙,我们也不需要拟补和你们夏家的赏赐,你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其实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母亲淡淡的说道,似乎对夏家的破冰之举并不领情。

    我不理解母亲的执着,毕竟在襁褓中的我,不曾体会过那种奔波荒山野岭,寻找能够救治儿子办法的心情,不过我将会无条件的支持母亲,即便是和夏家闹崩,老死不相往来。

    夏瑞泽和郁小雪站在了一起,两人的表情很安静,不过看得出他们是很熟识的,甚至互相有股吸引力在里面,当然,这未然可知。

    我叹了口气,郁小雪是我的青梅竹马,和我感情深厚,而夏瑞泽为人正直,龙章凤姿更胜于我许多,又是未娶壮年,两人如果走在一起,我又能有什么好羡慕的?

    在我看着瑞泽哥的时候,忽然我和血云棺一起插在腰包里的黑龙棺颤动了起来,微弱的龙吟声立即引来了夏云轩的目光。

    “一天,怎么了?”夏云轩一副关心的样子,实则他已经听到了龙吟。

    “没事,我养的鬼有点饿了。”我平静的回答,并没有特别的和他表现出有多深的关系。

    大家都没听到龙吟,毕竟这种近乎心灵感应的东西,不是地仙是无法察觉到的,也可见夏云轩是货真价实的地仙,即便是刚刚晋级。

    到了现在,瑞泽哥也还没跟我说过几句话,看到我看向他和郁小雪,就想要过来和我聊几句,而郁小雪也才发现自己站在的不是我这一边,而是夏瑞泽那边而感到了一丝的不妥。

    是的,无形之中郁小雪已经把属于我的位置转换成了夏瑞泽的,恐怕她自己也没发现这一点吧?

    “一天。”瑞泽哥和我打着招呼。

    我看着这位和我身高相仿,连脸相似之处也颇多的青年,心中很是复杂,他在夏家受到的待遇让我唏嘘,也是我同母的哥哥,我该是和他说出我的心声,还是要和他保持微妙的距离?

    “瑞泽哥,恭喜你这段时间又晋级了。”我觉得夏家应该有什么奇遇,要不然不可能夏云轩、夏清平、夏瑞泽三个都同时提了一个等级。

    “嗯,是悟道丹,我已经在冲击悟道后期,而爸爸也要摸到半仙的门槛了。”瑞泽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道:“但我们是靠丹药,你却是实打实这么修炼过来的,速度还快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如果吃了悟道丹,岂不是要踏入半仙的阶段了?”

    我愣了一下,我的悟道丹和道门的悟道丹什么时候泄露的?难道儒门也有拿到悟道丹么?

    “怎么,难道你这大富豪还要从我们弱小的儒门那又刮一层油呀?”夏瑞泽开玩笑的说道,看来他是知道我手中还有好几颗悟道丹的。来岛住血。

    “怎么会,小雪呢?”我疑问的说道,毕竟我准备把其中一枚悟道丹给郁小雪的。

    “这个你可以放心了,小雪已经服食过悟道丹了,只不过还没生效而已。”夏瑞泽让我安心。

    我忽然有种淡淡的给忽略的感觉,看来随着仙门的介入,我的能量影响已经彻底淡化了,而郁小雪也不知道以什么资格拿到的儒门悟道丹,难道是以夏瑞泽妻子的身份?

    忽然这么一想,一切又显得自然而然了,郁小雪如果是夏瑞泽的妻子,就说得通了。

    而看夏清平和夏云轩的态度,似乎对他跟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不悦?这对于高端门阀世家而言,是何等的不狼和不可思议?

    郁根叔祖坟冒青烟了,小雪要变凤凰了!

    我愕然的看着这一对,心中震惊之极,但又觉得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毕竟这太过和谐了,除了郁小雪年纪小了点。

    “你们夏家的环境不利于孩子的继续成长,上次瑞泽回去的事情我也答应你们了,我这次来,打算要继续带瑞泽离开,无论你们愿不愿意。”母亲说道。

    夏清平不敢吭声,而夏云轩就代为说道:“任敏呀,瑞泽在我们夏家还有重要的任务去做,希望你理解一下,毕竟这些事情对夏家很重要。”

    “为什么夏家有重要事情,我就不能有?我的事情实际上更加的重要。”母亲坚持说道,然后看向了夏瑞泽:“瑞泽,你是要跟妈走,还是要留在夏家。”

    夏瑞泽正跟我说话,这一下有些难为,吱吱唔唔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容易一家团圆,我们应该一起回夏家,有什么事情大家回家再一起解决嘛。”夏清平连忙说道。

    母亲冷哼一声,显然是要坚持己见的。

    “如果是现在要去办引凤棺的事情,我不同意。”夏云轩忽然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