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孤立
    我和夏瑞泽都同时感到了震惊,想不到夏云轩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

    而夏清平似乎也不是一头雾水,短暂的停顿后说道:“爸爸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任敏,你做事不能太急于求成了。”

    “呵呵。至少我不会像你们夏家那样把问题搞砸了。”母亲反击说道。

    夏云轩紧接着“唉,其实我也知道周瑛在镇守引凤棺的事,但就算在那里,也仍影响着整个大局,我不能让夏家的任何人走入这局中!”

    “是不是要办引凤棺的事情,显然和你们夏家都无关紧要了,之前你们在血云棺的事情上的放任和纵容。导致了现在的格局,如今还打算阻止引凤棺的事么?如果又出了同样的问题,你们又怎么说?无论如何,作为夏家的继承人也好,为了自己也罢,瑞泽都必须历尽艰辛困难,清楚他的责任和使命,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难道不是么?或者你们以为凭借你们自己夏家的资源和能力,就能够把他的一切都解释清楚。解决清楚?亦或者想要把已经启动的命运齿轮就这么停下去,做一个无限期的烂尾工程!?”母亲没有给夏云轩和夏清平半点面子,就跟和陌生人对话那样将一些隐于背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是烂尾工程?命运的齿轮又是什么?

    夏清平和夏云轩心情似乎都很沉重,他们显然是知道母亲说的意思,而夏瑞泽和郁小雪也知道这件事。

    唯独是我什么都没听懂,这让我顿然有种迷茫感,他们在我修炼和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已经展开了另一个计划,是根据血云棺而眼花的事情,我不知道最后这个计划走向那里,但显然把我排除在了其中。

    我现在唯一得到的结论就是:这不关我的事!来岛估血。

    “好吧……你这么有把握,那就带瑞泽去罢,不过一切要小心谨慎,如果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夏家……”夏云轩暂时是答应了下来。

    我能够猜测出其中一部分。之前夏家曾经用悟道丹作为诱饵,把夏瑞泽和郁小雪带回夏家过,而现在悟道丹的药效启动了,母亲就打算让夏瑞泽回来。继续完成引凤棺的使命。

    那就是说,引凤棺其实和我的联系只是外婆和我的关系,而夏瑞泽和郁小雪才是真正能解决引凤棺的人!

    所以母亲一直带着他们到处去冒险,准备开启引凤棺所需的各种明扣和暗扣,一旦收集完全,就会打开引凤棺的秘密,到时候我就能够看到结局了。

    “既然答应了,那我是不是能够把瑞泽带走了?相信你们儒门夏家应该和道门之间有更大的计划在启动吧,我们母子的小事情,对你们而言,应该不算什么吧?之前你们把这事情弄出来,我会替你们收尾。”母亲说罢,看了一眼夏瑞泽和郁小雪,自己就走出了门。

    而夏瑞泽和郁小雪也连忙跟着母亲离开这里,临行和我打了声招呼。

    夏云轩和夏清平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我。

    “一天,你都看到了,你才是我夏家真正的继承人,瑞泽有自己的使命,自己的命运,而你,是我夏家如假包换的继承人!也将是以后的天下共主!”夏云轩走过来激昂的和我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天下共主,这个词语不止是孟婆婆说过,连外婆都说过了,就好像我真的能统制整个玄门一样,但这真的是我需要的?

    其实我只是想要救出外婆,简简单单的活着就够了,至于成为什么,真的并不重要!

    “做天下共主会很累吧?比如天天要签文件,天天要巡视这个,巡视那个,那我岂不是就没时间逍遥快活了?算了吧,还是您老来干吧,要不您儿子来做好了。”我一副不愿意的表情,看着夏云轩脸色微微一变,我仍说道:“我这还有事情呢,先走一步了,两位要联合道门,只要是在合作范围内的,只要邹之文邹老答应,我都可以接受,不过要是抱有其他目的,就不要怪我不认账。”

    “一天,怎么能和爷爷这么说话?天下共主,是爷爷给你的目标,夏家里,你是最出色的了,舍去了你,谁有能做这些事情?如今末法时代群魔乱舞,我们都知道你心怀天下,若不是你来,谁人能做?龙魂仙草的事,悟道丹的事,我们或是切身体会,或是亲眼所见,这都是你的优势呀!你不止是夏家的一份子,还是掌握我夏家命运的一份子,我们不希翼去影响你,你只要按照你的形式规则去做就可以了,在背后,我们夏家会倾尽所能为你铺好你走过的台阶,这就够了。”夏清平解释起来。

    我心下一沉,就这样?仅仅是帮我稳固我的所得?夏家就这么好说话?

    “我不想当什么天下共主,我只想保护我的朋友,救出我的外婆,至于一切,对我都不重要,包括引凤棺,谁开不是开,里面的东西就算能成仙得道,我却一件都不想要!”夏清平和夏云轩怔怔的看着我,我却冷冷的说完,然后行了道门之礼转身离开。

    出门酒店,赵茜已经在那等着我了,问了我几句,我都囫囵回答了她,心中一直想着余天孝有什么目的,夏家又有什么目的,还有母亲,瑞泽哥、郁小雪,到底为何要开引凤棺?

    “天哥,告诉你个好消息,前方的弟子回来了,说是魔门的人都已经铲除干净了,官方和儒门,还有佛门都介入进去了,魔道全都逃走了,只不过四方道门大会还不知道要不要开,这好像要问你了。”赵茜眼光光的看着我。

    “意料之中的事,四方道门大会是开不成了,所有门派都伤筋动骨的,理事会给赔惨了,这些年的奇珍异宝都要拿出来慰问大家,对了,北地魔艾楠怎样了?有没有被干掉?”之前余天孝和李京羽他们或多或少也透露了这次理事会的难处,夏云轩倒是乐善好施,直接捐助了不少东西给我们道门理事会所为补偿和慰问之中。

    看了眼早就准备好的单子,我不得不惊叹这夏云轩掌握了夏家的主动脉后,出的血量真是又大又汹涌,我还怕夏家要大出血就这么挂了!

    不过这都是后面的事情,眼前北地魔艾楠才是道门要关心的,艾楠这素昧平生者不死,魔门依旧要卷土重来。

    “艾楠逃了,官方去的时候就不见人了。”赵茜失望的说道。

    “唉,总不能事事顺利,我们先回酒店吧,然后洗漱下就去医院看王元一他们。”我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回去洗个澡,但就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拿出了电话,发现是孙重阳的,他怎么打了电话给我?难道是夏姑姑出事了?连忙接了电话。

    “一天?”

    “是我,重阳道友有何见教?”我笑道,和他混得也熟了,倒也不忌讳什么。

    “唉,你还笑得起来,师父重伤还在医院呢,你也不来看看。”孙重阳有些埋怨的说道。

    “什么?夏姑姑怎么了?”孙重阳倒也值得信任,之前见他们师徒,顺口叫了姑姑也给他发现了,倒也没引起什么波澜。

    “就在医院里,李庆和他们都在的那医院,你看是不是过来下,师父想和你说点重要的事,我问她也不说。”孙重阳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我心中担忧,夏姑姑之前很照顾我,回来的时候她还没什么,怎么这才多久就重伤了?

    “呃……会不会耽误你?师父说在不耽误的大事的情况下你再来,毕竟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是理事会的助理。”孙重阳却说出了夏姑姑的交代。

    不是说重伤么,怎么还交代起来了,这孙重阳也真够虎头虎脑的了,我挂掉了电话,准备打车和赵茜去医院了。

    “天哥……伯母他们在那边。”赵茜忽然拉了我,然后示意了那边的母亲和夏瑞泽、郁小雪。

    三人看到我,就走了过来,看来母亲离开前,要交代我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要走了,临走妈妈想和你说两句话。”母亲歉意的看着我,似乎也觉得刚才没和我说上两句话而有所歉然。

    “嗯,妈你说。”我忽然觉得我整个人孤立了起来,就算是有夏家这庞大的家族想要花费心思让我回去,阳间、阴间也有无数等待我的朋友,但我仍觉得我是孤独的,像是独自一人在奋战不歇,无论这件事是否是对、是错。

    瑞泽哥开了车子过来,让我坐上了副驾驶位,而赵茜和母亲、郁小雪坐在了后面。

    车子行进一段时间后在城外的雪地里停了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