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命数
    期间我身上的黑龙棺低吟不断,似乎一副沉思和哀伤,我心底的迷茫,一部分也来自于它。天阴沉了下来,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站在了雪地里,我和母亲肩膀上都沾了不少的白雪。

    我伸出手轻轻的帮她把雪拭去,淡淡的说道:“妈,你这些日子辛苦了,我却帮不上你什么……”

    “好孩子,你是不是心里在怪我对你有些冷淡,什么事情都不跟你说?”母亲一下子就把我的心思说了出来。

    我不禁苦笑。但实际上和母亲多是离别,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毕竟上学开始,我就和她不常在一起了,更加的和外婆亲一些。

    “妈,你多虑了,我知道你的事情更加的重要,事关引凤棺,这不但是阴阳两界的大事。更是救出外婆的关键。”我解释起来,实则这根本没有必要,哪个母亲不知道自己儿子想的什么?

    “你哥哥。还有小雪,他们都是开启引凤棺后的关键,至于谁能开启引凤棺,这并没有定数,母亲带着他们两人,虽然不能告诉你会去干什么,但一切都是你外婆的计划,一旦这个计划启动,将是得益于整个世界的大事,外婆这一步棋才算是真正的走活了。”母亲解释道。

    我心中惊讶,不过外婆的棋盘我确实还没真正掌握她清晰的脉络,只知道棋局不是死棋,是活棋。是随着局势的变化而改变行进的目的大计划,就好像火炉中的油越煮越沸一样。

    “而这里面,无论是有我没有,都不甚重要是么?”我叹了口气。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从南市见到母亲开始,我就强烈有着这种感觉,这个计划里没有我的位置,我也不是外婆手中的棋子,和单龙说的一样,我是棋盘外的子,至于王牌不王牌,到了现在,也就当是安慰的话听一听就罢了。

    “孩子,你别想太多,转进来不是什么好事,让你哥哥和我、小雪去解决就行。”母亲拍了拍我的臂膀,示意我不要担心太多他们的事情,然后说道:“四方鬼门,还有四方道门,你都要尽心点,既然承担起了这个责任,妈也不想你让别人失望,妈要走了,你往后要多保重,等事情办完以后,我会回来的。”

    “嗯,我知道了。”我点头,随后跟着母亲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黑龙棺那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声,我怔住不动,等待黑龙发话,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发的什么神经,自从进了酒店就神神经经的。

    “夏一天,我想我要走了……”黑龙重重叹了口气,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我愣了一下,但忽然的明白了什么,将它放了出来:“小黑,你再说一遍,是不是我对你不好?喂你的阴气块少了?怠慢了你这贪嘴的货?”

    “夏一天,你别这样,你对我很好,真的,我之前是觉得你这家伙不靠谱,鬼灵精怪的,经常骗鬼骗怪,特别的坏,跟那家伙比起来差得远了……可后来一段时间里你知道的,我们经历的事情多起来了,我又觉得你挺好玩的,关键的时候也分得清对错,甚至有时候我想,这么跟着你玩下去,其实也挺热闹,挺好玩的,唉……可有的时候,命运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奇妙,该到了你和我的面前让我们抉择时,总是要做出选择的。”黑龙用低沉的声音说着话,巨大的身躯盘着我转来转去,偶尔却把目光投向了母亲和夏瑞泽那边,似顾虑,也似迷茫。

    “什么命运?又是命由天定么?看来你是找到了真正的黑龙皇帝了对么?”我之前就隐隐能猜测到了这结局,而且这一切,都能说得通畅。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黑龙皇帝,就算是五阴之体,就算是天命审定,我都不觉得我就是他。

    夏家的请神仪式,未必就是成功的,或许他们是错过了什么,而看到夏云轩和夏清平对夏瑞泽和母亲的看法改变,我就明白,夏瑞泽很可能才是真正的黑龙皇帝!

    而黑龙想要离去而又不舍我的境况,也证实了我的看法。

    当初母亲带走郁小雪,最后带走夏瑞泽,我就应该联想到什么了,然而知道他们在一起,我才恍惚明白了一切,一个是黑龙皇帝,那郁小雪,很可能就是黑龙皇帝至关紧要的人。

    极有可能郁小雪是黑龙皇帝前世的伴侣,那个风啸九天的女子!所以郁小雪当时在南市机场会穿着古装,那是她恢复记忆的样子,随后又不得不联想到她施法的时候,那金红色的火焰,和惜君又有什么区别?

    以及郁小雪当初在小义屯时首次见到惜君,因为强大的精神冲击力,也曾经昏迷了过去,那这一切连成一条线就说的通了。

    唯独还有夏家布置我作为五阴之体的秘密还没有彻底的解开,但可以由青天鼎封了黑龙皇帝的转世魂体有许多年了这个事情来猜测,夏家有青天鼎之后,做过的实验,恐怕不是在我出生时就开始的,只不过一直没有成功,而其实母亲怀上夏瑞泽的时候,夏家应该就做过了手脚,只不过他体质特殊,隐藏了黑龙皇帝转世这一点而已,这可以是黑龙皇帝自保的手段,也可能是转世后灵魂强度变弱造成的。

    而最后作为五阴之体的我,因为在外婆的阻挠下,夏家并没有追踪到我,以至于一直就僵持着,直到现在,他们应该认定了夏瑞泽是黑龙皇帝,这才没有再用这件事来缠着我。

    样貌太像,导致了黑龙皇帝到底是谁,也都没有共同的答案,或许我体内也沾染了一丝黑龙皇帝魂体的气息呢?谁又知道?而他们却说我是天下共主,这又是为什么,我既然不是黑龙皇帝,为何还要把我供到这么高的位置上?

    “是的,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夏一天,我该走了。”黑龙认真的和我说道。

    “别说的跟媳妇回姥姥家似的简单,人家还要不要你,认不认你还一回事呢,回头走了可别人家不要又巴拉巴拉跑回来,到时候卖身给我我都不要。”我笑骂道。

    “你!我是黑龙,若是命运相连,岂会由得我和他个人说的算!”黑龙给我说得老脸僵硬,好比人脸通红了,气得是够呛的,一把抓过了黑龙棺就飞走了。来岛来巴。

    夏瑞泽和母亲、郁小雪、赵茜四人之前看到这黑龙,直到我和黑龙对话结束,都愕然之极,这时黑龙飞过来,在夏瑞泽眼前停下,瞅了好久,然后将黑龙棺交给了夏瑞泽。

    “请问……这……”夏瑞泽迷茫的拿着棺椁,但闪瞬间,黑龙连话都不解释,就钻入了他的身体中!

    这一刻黑气沸腾旋转在周围,夏瑞泽浑身上下射出了辉光,而一身铠甲更是穿戴在了他身上。龙章凤姿的气势,果然和青天鼎中见到的黑龙皇帝一模一样!而在气质上,更是和黑龙皇帝无异。

    到了现在,如果我还怀疑他是不是黑龙皇帝,那就太傻了,我穿上那身黑龙铠甲,得到的仅仅是个样子工程,就好像乞丐忽然穿上了西装一样,自惭形秽,怪不得黑龙那货一来就看不起我了,原来我果然不是黑龙皇帝。

    郁小雪两眼闪过一抹异色,原本黑色的眸中闪过了金黄,我惊呆了,似乎命运的相连,已经让他们产生了共鸣!

    赵茜也目光呆滞起来,看着这威风凛凛的铠甲从我身上穿戴到了夏瑞泽身上,也感到了一丝的惊愕,但很快她目光就转向了我,吐了吐舌头,一副我还是喜欢看你穿的样子。

    “果然,命运该来还是来了。”母亲深悉一口气,看向了天空飞飞扬扬落下的雪花,眼中多了浓重的愁云。

    夏瑞泽走向了我,重重的将我揽过来:“好弟弟,哥哥会完成该完成的使命,为你分担掉一部分的责任,然后再回来把一切述说给你听。”

    “瑞泽哥,我相信你。”拍着夏瑞泽的肩膀,鼓励他行程一路顺风,随后,我目送他和母亲、郁小雪开车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