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互利
    “唉,夏姑姑,我当上理事会助理没帮到你们,却让你们反受其累,实在心中不安。”我叹了口气。对庞如君和柳逸的死更是心怀愧疚。

    “你也不用自责,敌人蓄谋已久,藏的很深,很可能也不是因为你的原因呢?比如你现在算算吧,允凤阳、晏华丰,崔兰这几位也都相聚陨落了,南方九大道门。好几位掌门也都相聚牺牲,现如今也只剩下我和章素离了,你不觉得很奇怪么?”夏姑姑也没有头绪,之前猜出的几个问题核心,也都给自己一一否定了。

    我沉吟了下,解释道:“允凤阳……”

    “一天,假如他们都是被人故意引到你的对立面上,那你觉得呢?”夏姑姑提醒道。

    我当即哑口无言,看来很多事情都有可能是幕后黑手在控制着一切。但他为的是什么,着实让我费解。

    “好了,你先去看看你的伙伴们吧。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往后小心点,时刻注意一些微小细节就行,我身上还有伤,累了。”夏姑姑说道。

    夏姑姑还是那么清冷,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好,那姑姑小心点,我会尽快招出凶手来,给庞师太和柳师太报仇。”

    出了门,和七玄子又说了几句话,孙重阳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我要去探望李庆和他们。

    “你不是一直在医院么,刚才没看够呀?”我问起来,觉得孙重阳肯定是有事要说。

    “没呢。这不刚回来么,我想去看看这几位朋友,顺道问你点事。”孙重阳哈哈笑起来。

    “阮玫的?”我想都没想就说道。

    “夏一天,我跟阮玫之间是好朋友!你别误会了!况且人尸殊途。这事可不好乱说,就算是你下属,你也不能毁了人家清誉呀!你也是理事会的管理者了,靠谱点行么?”孙重阳当场就驳斥了我,说得跟我毁了阮玫似的。

    “好好好,靠谱,那你问吧。”我无奈的耸肩,你孙重阳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

    孙重阳犹豫了好半天才说道:“我听说了,你那不是还有悟道丹么……我想是不是有多余的,卖……卖我一枚怎样?你缺什么,我孙重阳上刀山下油锅也给你弄来,你看怎样?如果是别人我就不敢问了……”

    我想了想,从单肩包那拿出了一枚悟道丹,给了孙重阳:“不用你为我做什么,你如果晋级,就好好保护你师父去吧。”

    孙重阳接过了盒子,整个人愣在了那儿:“一天,你可真够兄弟的,我也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你这么爽快……这东西别说是掌门了,就是隐世道门也不是谁都有资格服用……这……”

    “行了,别说这些了,快服用了好好的修炼吧。”我摆摆手,郁小雪已经从儒门夏家那拿到了悟道丹,省下的那颗给孙重阳刚刚好,我也没几个能交心的阳间朋友,孙重阳人不错,有责任心,正义感十足,这样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了,该支持还是要支持的。

    详细问了我服用的办法和修炼的一些法门,我们就来到了王元一和张小飞那边。

    “师兄!”张小飞和王元一都住在一个房间,看到我来,当即泪眼花花,几乎连滚带爬的跑我这来了。来呆节号。

    “我还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张小飞嚎嚎大哭,我安慰了几句,这才打发他回到床上,李庆和在旁边也宽慰不已。

    王元一躺在病床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庞如君的死,给他的打击相当的大,我也不能把叛徒的事情说给他们听,一旦说出来,势必又是一轮复仇之旅,以他们现在只有悟道期的修为,这明显是不智的。

    互相的说起了之前的事情,都觉得十分的惊险和紧张,但也让他们内心安静下来,随后说起魔道杀死了庞如君后,两人为了多杀敌人为师父报仇,最后深入敌阵的事。

    我心中惊讶他们本事和胆量的同时,也给他们捏了把汗,一直聊到了深夜,我看着他们服下悟道丹,这才跟着赵茜回酒店,而李庆和负责在医院照顾两人。

    整个医院的安防还是不错,很多悟道期的修士在这里守着,就是地仙也未必敢硬闯这里。

    回到了酒店,韩珊珊和苗小狸在看着电视,见到我和赵茜回来都十分的高兴,说起了今天的一些事情后,我劝她们抓紧时间去休息,毕竟现在道门事态不稳定,处处危机,大家都是待机状态,一旦有什么事都需要动员起来。

    进了卧室中,我把惜君和王胭都放了出来,让她们趁着我洗澡的功夫看会电视,然后再休息补眠,两天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两个小孩子也需要放松,而我也觉得累了。

    洗澡出来后,在准备要睡觉的时候,邹之文的电话就打来了。

    “一天,我刚从宁古塔那边回来,官方的事情够呛的,艾楠的事情你听说了么?”

    “听说了,艾楠跑了,周老,官方是不是想要强势介入我们道门?”我回想当时聂正国的事情,这老头子的做法简单粗暴,而且不会跟你去在意一些细节。

    “唉,是呀,但道门古往今来,什么时候给官家当过走狗?不可能让他们管理我们下辖的任何门派!”邹之文叹了口气。

    现在四方道门共上百个大小门派,每方还分有九大道门,但势力很庞大,而隐世道门正是这些道门选举出来,治理四方道门的组织,而隐世道门里的精英则成为理事会的成员,管理和统筹四方道门。

    如果官方介入,我们就等于成了傀儡,官方说什么,我们道门就得做什么,别说邹之文不肯,就是整个道门都不会愿意。

    “事情不顺利,聂正国聂前辈发火了?”我试探性的猜测了下,毕竟邹之文很好说话,要不然大半夜也不会打电话给我。

    “也差不多了,我说精诚合作是可以,但要并入官方,成为官方下属的一个组织,这怎么可能……真把我们当成是世俗道门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邹之文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实际上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官方实力是保存最好的,地仙里只有令狐然牺牲了,做为国之重器,他们掌握的力量可以说用巨无霸形容都不为过。

    而道门新败,内耗之下四个地仙相聚出事,祖云那虽然消息没回馈,但相信肉身肯定要兵解的,这么一来,道门没有地仙,理事会不同意,只要找个理由收监了,那道门也就玩完了,至于下面的门派,没有了靠山,官方招安起来根本不用费力气,或许倒贴上去都有可能。

    “邹老,官方玄门要将道门纳入麾下的意愿强烈么?”我不禁问道,如果是非要这样做,也只能破罐破摔了。

    邹之文沉思了下,随后说道:“按照聂老的意思是势在必行的了,还提出了好些的理由,比如这次清虚道的事情,以及魔道趁机起事的事,说是我们道门需要更好的管理和规范才行,而这就必须壮士断腕了,要在我们这里建立官方理事会,派人常驻道门,我越想越是觉得不是计,这不是间接想要控制我们道门,把我们当成傀儡么?所以就想跟你通通气,对了,今天几个理事会的成员和我接过头了,说下午的时候他们几个和儒门夏家的见过面了,谈起了合作的事情,儒门有很大意向要和我们合作,你觉得怎样?能不能给我们道门带来帮助?”

    串联起这堆事情,我心中一惊,这件事来的太巧了,官方介入,夏家就跑来送温暖了,几个理事会成员还在官家和道门在废镇和魔门斗法的时候,就和儒门在酒店开会接头了,这会不会太有点水到渠成了?而夏家又因道门理事会赔付的事情,也拿出了不少奇珍异宝,这么大的手笔,还不计报酬,如果说夏家没有野心,我自己都不信!

    然而我是邹老的助理,重要的事情给点意见参考是必然的,他来问我,也大有近水楼台的意思,毕竟夏家是我的本家,加上我一心为了道门,如果是我来提供意见,对他而言就是个重要的参考。而换个方向去想,如果能够得到儒门的帮助,也就免去了官方的吞并,保住了道脉的根源不在这一代断开。

    “官方好比庞然巨兽,如果不请求其他脉系帮助,恐怕被吞并是迟早的事,邹老,我年纪轻,有些事情看得也不是很清楚,但以我之见,联盟不行,合作是可以的,而合作势必要互利互惠的,这样才能两不相欠,分道扬镳时也能清清楚楚。”我沉思后回答,对于这等关系天下道门命运的决策,我心脏紧张得剧烈跳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