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天灾
    “无功不受禄,这一点我也是认可的,但我们的道门能有什么东西给他们儒门夏家?这一点我一直也想不通,唉,可能年纪老迈了。很多事都糊涂了,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如坐针毡呀。”邹之文虽说半仙级别的人物,但在道门里,专心修炼不问事物的并不乏少数,所以他对道门理事的位置陌生也不奇怪。

    “邹老,你可千万别这么说。道门还需要你来主持公道,现在是道门式微之时,万不可有一丝松懈,否则道门的历史耻辱柱上势必写上我们俩的大名,明天和儒门的会议,我们再行去和夏家谈这件事就好。”老人家有点泄气了,但现在可不是急流勇退的时候,一退下来,官方趁机而上。道门就玩完了。

    “嗯,我就是发发牢骚,这事情呀。还得擅长的人来,明日的材料,你记得准备一下。”邹之文提醒道。

    准备材料还是要的,我本来想要补眠下再去做,但现在这情况已经不允许多虑了,当即就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和邹之,又商议了一些细节,这才挂掉了电话。

    看时间,已经是夜间十二点半了,王胭躺在了床上睡着了,惜君却还坐在那眼光光的看着我,似乎等我好久了。

    “怎么了?”我收起了电话。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你说我妈妈就是小雪姐姐么?”惜君很敏感,在魂瓮里也能感受到外面的情况。

    我怵然一惊,但魂瓮中是能够察觉到外面情况的。惜君能够从中猜测出来点端倪,实在是不奇怪,特别是夏瑞泽穿上黑龙铠,而郁小雪那个时候忽然放出的凤凰气息,让惜君也跟着躁动起来。

    “我不知道,但你的小雪姐姐不是一直在村子里么,既然外婆不想你们相认,肯定是条件不成熟,或者她根本不是你妈妈,你觉得呢?”我安慰起她来。

    现在随着惜君越长越大,似乎头脑发育也很快,开始不好忽悠了。

    “嗯,我和哥哥想的一样,妈妈肯定是在活阵里……我知道的,我跟她说过话。”惜君小鸡啄米的点头,但又有些失望:“我以为我能够见到妈妈了呢……我想妈妈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惜君却把脑袋埋入了我怀中。

    我想郁小雪肯定不是惜君的母亲转世,或谢是一个容器,容纳了惜君母亲的一缕分魂。但也不能排斥郁小雪其实就是惜君母亲的事实。

    大千世界世间多不胜数,传说里更是有一缕分神独自成仙逐道的说法,连瑞泽哥都是黑龙转世,谁是谁的分神,谁能知道?

    “等这次哥哥回去统筹好一切,就走一趟大海,如果能在孙婆婆的家里找到破界活阵的方法,就带你闯进去看看,没准你就能看到你真正的妈妈的。”我宽慰起来。

    “惜君不想小雪姐姐就是妈妈,惜君想妈妈就是妈妈……”惜君腻腻的抱着我,一副高兴的样子。

    其实我也难以想象命运这类东西,好比黑龙皇帝的命运,凤凰贵妇的命运,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他们不觉得他们就是他们自己么?如果成为别人,我肯定会觉得浑身不自在的吧?

    因为我夏一天就是夏一天,根本不会是别人。

    做好了明天会议的简单材料,想起的却仍是引凤棺的事情,我叹了口气,穿着衣服躺在了床上。

    不知什么时候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到早上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给鬼压床了,手动弹不得,还有着凉丝丝的感觉。

    醒悟的睁开眼,紫衣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出来了,正脸贴着我,搂着我的手不放,感受她身体的软滑,让我这二十多年的老处男也表示承受不了,帐篷都撑起来了。

    也幸好惜君和王胭也沉沉睡着,要不然可真要给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挣脱了下,紫衣‘嗯嗯’的不高兴的反抗了,还蹙起眉来,意思是我不能吵到她,我吓了一跳,可别梦中把我吸个精光,我这才要踏入半步地仙的门槛呀。

    “紫衣……是我,你快醒醒,不要再抱着我了。”就算只是抱着手,但媳妇没准也是不高兴的,我推了推,觉得还是赶紧把她弄走才行。

    “一天,我好困。”紫衣睡眼朦胧的说道,然后又沉沉睡去了。

    我不敢再继续呆着,抽了几下才把手抽了出来,然后抓紧时间刷牙洗脸去,时间不早,该去开会了。

    刷牙洗脸完以后,紫衣已经跪坐在了床上,揉着眼睛痛苦的看着我,似乎半夜是挣扎起来的,她出来的心思强烈,半睡半醒也挣扎起来了,我倒是佩服她的毅力。

    不过紫衣醒来我还是很高兴的,若有若无的我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护身符了,有她在,我底气也足一些,特别是在黑龙离开后,我感觉慎得慌,因为耐打王给一撸到底了,成了淡薄纸片,随便谁来那么一下我都要破个洞。

    做好一切准备,我想起了之前把天地正神命令得团团转的蚊子大仙,这货完成任务后还叫什么镇门使来抓我,简直是背主求荣!如果不将他打回阴魂原形,我就不用叫夏一天了!

    在房间里摆下了简单的限制阵法,我念咒启动阵法后拿出了盒子,将它放了出来。

    这一出来,蚊子大仙顿时是急冲着想离开,结果一碰到我的阵法,立即给一层火云烧得嗷嗷乱叫:“夏一天!你这杀千刀的刑子!连神仙都敢拿来烤!真不想活了了?”

    “蚊子呀蚊子,你能不装了么?你看我像是畏惧的样子么?我这是要把你打成阴魂,让你浑浑噩噩一段时间,这样才能老实点,还有,我给镇门使抓住了,你也不用活了,就你这阴魂状态,我会给你下个禁咒,说说话的功夫你也就完蛋了,好处可不少。”我威吓道。

    “你这小子我老早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但没想到你小子如此歹毒!我好歹也是天地正神!你敢这么对我,真不怕背上弑神罪名?”蚊子怒道。来呆边才。

    “呵呵,笑话,既然摊上了事,我就没后悔的,说完没?说完我就动手了。”我冷冷的说道,然后燃香点符,准备做法打灭他修为,让他彻底成为阴魂,毕竟这家伙存在本身就是定时炸弹。

    “别!夏一天!你不能把我打成阴魂!天灾!有天灾要来!我能指点你以后躲过去!或者指点你怎么解决!”蚊子大仙已经口不择言了,连天灾这档次的词语都说出来了。

    我想天灾也就下下雪,打打雷什么的,倒也没在意,这些天神都一个鸟样,见风就是雨。

    况且这家伙之前还想让我吃大苦头,现在我也不介意让他吃点小的,反正离开会时间还有一段,足够拿出了水磨工夫慢慢磨去他的修为。

    蚊子大仙顿时哀号不已,又开口说道:“你够了!夏一天!再这么下去咱们可就不谈感情了,就算镇门使下来,你求我护你也休想了!”

    “别逗,我们有什么感情可言?一会就好了,在天灾之前,我先让你尝尝**。”我冷笑起来,这货忽悠起人来也挺厉害,不给点手段,还真上天了。

    “住手!难道你不想知道上界的事情么?比如黑龙的事!引黑龙皇帝投胎进夏家子嗣身体中的事,是我牵的头!”蚊子大仙着急了,但说出来的话,也让我瞬间停止了手上的法术!

    黑龙皇帝这件事从昨晚开始一直牵扯我的心神,想不到蚊子居然是引魂的始作俑者!而最初见到他是来自青天鼎,所以我还真不能忽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