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论道
    “呵呵,天灾转移的一刻,整个界面就给封住了,要不然你以为我还呆在这里?想要脱困的不止是我,无数厉害到逆天的人物都想要脱离这个界面。找我合作者又何其多?也是我把引凤棺能够破界的消息用祖云的口放出去的,祖云只是个小喽喽,背后支持的其实就是仙门!想不到吧?这小子一直就是仙门控制着的人,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你看看他,确实能折腾呀,都找到了夏家来了。”蚊子大仙笑道。

    “原来如此。那为什么封住界面?”我还是要问清楚的,要不然也是一头雾水。

    “笨蛋,不封住界面,那天灾要找的东西岂不是又转移了?吃一亏长一智,这次封住了这个界面,如果找不到就不会停止天灾的,知道世界干净了,东西也会自然而然浮现,所以一定会逼着大家去帮忙的,但找到的机会何其低,不如直接引凤棺破界,躲到更安全的地方才是要紧之事,对于我的提议,大家都很认同嘛。”蚊子大仙说道。

    “既然是东西,就不应很难找到,你说说是什么东西吧。”我问道。

    “一把落入了海中的剑。你们这些人,称它为祖龙剑。”

    我顿时一惊。仙门就是要拿它换取界位封锁解除的吧,要不然这也不至于这么小心谨慎。然而祖龙剑已经上缴仙门了,事情也就结束了,可天灾为什么还没解除?

    我把这个事情又提了出来,结果蚊子也是似是而非的回答了我,竟不大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理由是当时他已经给我绑架了,和仙门也断掉了线索。

    我随后又回想起了当时刚得到龙魂仙草时夏家的大乱,但不知为什么,这段时间又蹦跶起来了。

    难道仙门有了更好利用夏家的方式了?不需要经过蚊子大仙?而自从给我绑架,蚊子现在也是两眼一抹黑,后面问道的事情,居然一问三不知起来,我看时间不早,就决定去酒店开会了。

    赵茜、韩珊珊、苗小狸都还在睡觉补眠,我也就没叫醒他们。等待我回来再说其他。

    把惜君和王胭收回了魂瓮和血云棺,我叫醒了赖床的紫衣,然后下楼打了辆车子往酒店那边开去。

    提前到了会场,只有几个理事会的人在,我把简要的会议笔记给了邹之文过目,然后又和几个理事会的人。还有四方道门各方首脑碰头,商量之后和儒门的合作。

    但因为儒门的条件还没提出来,所以大家也都以我昨晚和邹之文商议的为准,决定看儒门提什么条件,至于远离官方这一点,大家都是一致同意,如果不同意,那就等同于叛徒了,谁喜欢给官方横插一脚限制这个限制那个的?

    儒门的夏云轩不久就带着儒门的人来了,包括两个我都不认识的人,介绍过以后,发现是另外两方儒门的代表,虽然另外并不是大佬级别的,但而这次的档次规格立即就上升了一个层次。

    和四方道门不一样,儒门只有三方,东方、北方、南方,而这次三方儒门会谈四方道门,让邹之文也冷汗直冒,生怕一个不留神就给儒门卖了。

    “我们北方和东方的儒门协会会长目前都在闭关中,因为之前通过气,所以一切都以夏会长说的为准,我们也就是做个见证。”两个半仙级别的副会长说道。

    “无妨、无妨,那我们先进入议题吧。”邹之文客气的说道,然后坐上了左边的正中央位置,我坐在了他旁边,一边做会议记录,一边及时提醒他该到哪个步骤。

    按照之前的谈判,双方开始进行了谈判,儒门这次谈判相对温和,道门提出的看似刁难的细节问题,竟全都一一应允了,而相对要道门做的事情却好像并没有拿出来,而提起了官方,儒门也一口的答应会从中周旋,还请道门的人放心什么的。

    这顿时让大家都好奇了,但随着谈判的深入,终于由夏云轩说道了正点上,那就是仙门。

    夏云轩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忧我们儒门如何,以前也不是没有合作过,只是现在大家方向相同,所以谈得就顺利,而这次仙门委托我们的南方的儒门发言,想要在半年里举办一次四脉论道,破格引入一部分能够进入仙门的地仙,而这次的名额,你们道门就有三个,我们儒门虽然也有这么多名额,但僧多粥少,想要从你们道门拿走其中两个名额,只要答应这个条件,我们儒门会竭尽全力保住道门的纯正血统。”

    听到这个消息,邹之文和沈冰莹、陆成山、余天孝都面面相觑,连我都吃了一惊,居然还有四脉论道这种事,还是破格进入仙门的,那可了不得了,一步登仙说的就是这个。

    祖龙剑从我手中丢了,找回来是必须的,孙婆婆的临终遗言,这把剑就是我的,绝无他家分号。

    而想要拿回祖龙剑,那进入仙门势必就是个机会,要不然连仙门都不知道是哪里,谈什么找剑?

    “请夏道友详细说说这里面的由头可好?何谓四脉论道?”邹之文皱了皱眉,他是有些感觉到有些狮子大开口了,能进入仙门,势必会给大家注入强心剂,凭什么给儒门一共五个位置,而自己只有一个位置?那以后道门还用混么?

    现在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开始觉得前面的顺利铺垫太不值得了,早知道有这档子事,谁还跟你谈,肯定是能者上去,进入了仙门,还愁官方吞并?大家都差不多一个了。

    “呵呵,大家稍安勿躁,其实这个参加四脉论道虽然报酬丰厚,好比参加论道,就赠与一枚地仙丹,而加入仙门,更是能得到仙门从混元境直接提升到两仪境的机会,不过参加是有条件的,必须地仙级别才行,我们儒门不是要欺负你们道门,而是结合了自身的情况,还有道门的情况,才做出了这个交易的开价,况且我们也并没有吃独食的意思,只是要了两个名额,这对你们应该是无关痛痒的。”夏云轩淡淡的笑道,实际上无论他说的多么的温和,话语里对道门现在的窘境也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就是道门没地仙了,拿了名额有什么用?还不如让出两个来,换取自身不要给官方吞并了,而另一个他们儒门也不过分,还是会留给道门充充门面的,不至于太落魄,至于到时候有没有人能进入仙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话刚刚落下,整个与会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本来听到论道就给地仙丹,大家已经摩拳擦掌了,想到能进入仙门提到两仪境,更是两眼绿光都射了出来,但听到地仙级才能参加论道,大家顷刻间就给浇了冷水,窘迫之色人人都有,包括我也相当失望。

    道门太弱了,谈判的资本根本没有,虽然大家得到了一批悟道丹,但丹药升级地仙,雷劈下来都没处躲,就别说参加什么论道了。

    因为儒门提出了条件,要大家直接决定也不现实,所以进入了休会的阶段,道门的大佬们聚在一起,低声讨论起了这个条件。

    “一天,我瞅着这会好像难,论道简单,我们这一辈理论知识丰厚呀,但人家要地仙级别哩。”邹之文摇头叹气。三个名额和一个名额对道门来说差不多,这几乎是所有道门人都统一了的想法。来土农划。

    我默默点了点头,要从道门这找出一个地仙都难,况且不还有一个名额么?那也不亏了,三个就太多了。

    况且我感觉进入仙门可不是什么好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呀,蚊子不是说了么,天灾要来临了,如果是真的,修为越高那就越找死,没准仙门就是请君入瓮,让大家上去当炮灰的。

    “道门没地仙,如果真要地仙才能参会,拿两个名额换来道门不给吞并,倒也划算。”余天孝也说道。

    其实不只是他,其他人都是一样的,随后附议声一片,道门也当下决定把两个名额给了儒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