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波澜
    会议又再次开启,这次道门和儒门相谈甚欢,直接就拍板了这次意见,把两个突然得到的名额,又送还给了儒门。反正别人发财,那是别人有能力,自家都穷得揭不开锅了,哪敢再跟胖子比膘多?

    儒门要五个名额,那就是有五个地仙,道门一个都没有,人家要欺负你那是活该。现在和你好说歹说,是给你面子,那也叫儒门气派。

    但无论如何,道门算是躲过了这一劫,大家各自拿了文件夹,然后握手表达了合作愉快的心情,然而就在准备签下合约的一刻,门忽然就给推开了,一个老者带着一群身穿玄警衣服的人走了进来!

    “呵呵,相谈甚欢呀,签了没?能不能给聂某看看这合约内容呀?”聂正国脸上带着不快,眼睛几乎眯得看不见眼珠子了。

    “聂正国,我们两方就合作问题开启的谈判,和商业谈判无异,你们官方管得也太宽了点吧?”夏云轩冷冷的说道,拦在了聂正国的眼前。

    聂正国刚准备过去拿合同。结果给拦住,嘴角顿然弯起弧线:“夏云轩。好久不接触居然都地仙了,看来仙门那边没少支持你们夏家嘛,不过毕竟是野路子,国之重器还在官方手中,你们真的以为玄门之间的合作,能当成商业谈判来办么?”

    “那就好玩了,我们双脉合作于一些事物你们都要管,是不是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官方有自己的界定,要不要让自己这么下不了台?”夏云轩不甘示弱。

    “下不了台?哈哈,也就你夏云轩敢这么说,比如拿了我们官方的东西,去跟别人交易,换取必要利益这些事?呵呵,当然,说的不是你们儒门,而是道门!”聂正国阴沉着脸。回瞪了一眼邹之文,甚至是我还有儒门理事会的所有人。

    邹之文退了一步,而其他道门的人全都面带苦涩,这就是没有地仙的结果,随便一个地仙的威压,都足够让大家抬不起头来。来土肝技。

    “聂老。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呀,我们什么时候拿了官方的东西换取必要的利益了?这可是夏老说仙门给与我们的,你们官方应该也有三个名额了呀?”邹之文虽然没有哆嗦,但傲气却荡然无存,道门已经气弱了一分。

    “呵呵,四脉论道么?名额都是我们官方的!官方说分配给你们你们就有!我们说没有,那就没有!私下里买卖成什么样子?”聂正国冷笑着坐在了主席位上,而其他的官方重要人物都塞了进来,这一下,整个场面全都乱成一团。

    除了聂正国,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老太大约六十多岁,满头白发,手插在口袋中,嘴角总是带着笑,看不出修为,可看她在聂正国后面也从容不迫,就知道修为至少是地仙。

    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背着一口很大的方盒,裹着一块黑布,并没有跟聂正国以及老太一样找位置,而是走到了窗外,看着外面的景色,面无表情,也是地仙。

    除了这两位特殊的,后面还有好些的半仙,以及悟道后期,看来这一次官方的主要势力全都来了!而聂正国正是官方的代理人。

    “男的是琴仙姚中熙,琴音绕梁,索魂三日,女的是神拳喻沉香,沉香飘雪,神拳无敌,都是官方的大杀器。”余天孝低声和我解释,我对官方的人物都不甚了解,余天孝倒是博文见识,看到人就叫出了名头。

    我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能叫琴仙和神拳,肯定不会徒有虚名,我暗暗记下了这两个地仙。

    “聂正国,不要太霸道,纵观多年历史,还未曾有过玄门大一统的时代,官方这么强势,就真不怕大家反弹?还是说给你们撑腰的仙门已经大道无极,不把天下诸仙放在眼中了?”夏云轩已经很不高兴了,但对方三个地仙,他这方准备不充分,仅仅来了一个,闹不开心打起来,三打一他必然陨落,而且人家明摆着就是要欺负你。

    “对,你说的好,而正是因无法大一统,所以才会有矛盾,才会死了怎么多人,教训太大了!大得我们整个四方都难以承受了!死了这么多人,上头震怒,大家却还不接受这个教训,私下里还买卖名额!行拉帮结派的勾当,真是不知死活么?官方在下面的治理何等的出色,大一统下势必齐头并进,方方面面也都表现出了傲人的态势,但玄门呢?如今正是因为无法统一,所以渐渐有了分崩离析的苗头,末法时代,群魔猖獗,你们不为了整个天下做出表率,却在这做着勾心斗角的美梦,失望呀!你们儒门和道门,简直是玩闹!”聂正国一拍桌子,瞬间就打出了一个手印来。

    拳神喻沉香耸耸肩,嘴角仍然带着微笑,而琴仙姚中熙完全没有反映,继续看着窗外的大雪纷纷扬扬。

    夏云轩阴沉着脸,而邹之文也给抢白得话都说不出来,大统一下,这些事情或许能够迎刃而解,但谁能够服谁管理?这么强行合并,似乎太过牵强霸道了点。

    “大统一未必好,追仙逐道,并不是你们国家社稷的治理,大家还是要修炼为主,掌握国之重器,更应该心怀宽容,如此强行吞并,真是大家想要的么?我猜许多隐世老怪们都不会同意吧?”夏云轩沉声说道,也把许多隐世老怪物都搬了出来,意思是太霸道,大家难免就反了,一反起来,官方也扛不住。

    “不要拿这些来压我们官方,官方手握国之重器,面对即将到来的浩劫天灾,我们势必要重新统一各个脉系,共同承担起这个重担,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们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四脉论道?”聂正国字正腔圆的说道。

    夏云轩恍然后说道:“看来你们官方和背后的仙门是主战一派的,这就有意思了,但这么把我们绑架上这战车,真的好么?”

    “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这浩劫天灾,夏云轩,在这场浩劫天灾里,难道你以为你和你背后的势力真能够走的掉么?有了这次的封锁,势必有下一次,甚至是过河抽板都有可能!”聂正国阴沉着脸,已经像是看待对手一样看待夏家了。

    其他人听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但我却从蚊子那了解了很多关于这仙门的事情,分成两派的,无非是主战和主和,主战的想要用祖龙剑承受和抵御浩劫天灾,而主和的,要拿祖龙剑换取和平。

    可主战的仙门也得拿到祖龙剑才行呀,但这次祖龙剑却并不在他们手中,拿到祖龙剑的,应该就是召开这次四脉论道的主和派,所以才引来了官方的弹劾。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拿到了祖龙剑,还要给我们丹药的原因,可能主和派并不像主战的那么激进。而主战仙门这次因为拿不到祖龙剑,立即就暴跳如雷了,偏偏还是代表国家重器那一方,这才有了聂正国香团结底下其他脉系,共同应劫的说法。

    “应对浩劫天灾,凭借我们众志成城,就真能够应劫成功?而面对更上一个层次的要求,恐怕也未必能够让天灾停止下来吧?如果上一个层次不愿意,岂不是什么说法都没有?我们是关在笼子里的人,可不是笼子外,想要逃如果不开门,大家可都死在笼子里了。”我若有所指的说道。

    大部分人都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在聂正国和夏云轩、喻沉香、姚中熙四个人中,却引起了极大的波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