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内耗
    “敢问这位小道友是?”喻沉香笑嘻嘻的看着我,手藏在了口袋中从未拿出来,不知道她的手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居然给人称为沉香神拳。

    “晚辈夏一天。”我行了道门之礼。

    报出名字,官方的两个地仙都不禁目光闪过异色。姚中熙上下打量我:“你就是那个杀了左争的悟道期修士夏一天?”

    “一时侥幸。”我回答。

    姚中熙点点头,但是一时也没明白我是怎么把左争解决的,按照这等级的差异,就算再多一百个也留不住左争,但偏偏我却把他击杀了,感到不可思议也就很正常了,甚至说大家都想不明白我到底怎么击杀的。

    “你的名字在我们官方可是备案了好几次。我查阅过你的资料,二十多年前的人生平平无奇,这段时间却是异军突起,匪夷所思,绝世天才就是形容你这样的人。”喻沉香笑道。

    “晚辈不敢当。”我客气的回答,修玄到现在,就算所有事情来个走马观花,都难以短时间说完,但走到这一步,并非是偶然而得,全是我数次几乎丢了小命才换来的。

    “听你说话,似乎是了解浩劫天灾的,我不知道你是背后有仙门支持,还是从哪里的渠道得来的消息,但应对浩劫天灾,确实是我们官方已经列为重中之重的大事。而且相对温和派的做法,我们的做法俨然更具掌控力。如果得到国器祖龙剑,以仙门七个最强者共同持有,发动祖龙诛仙阵,永镇仙魔!籍此就能抗衡浩劫天灾的降临,而反观温和派的做法,他们是要将祖龙剑交上去,换取一时之和平,但如果以后再出这样的事情呢?我们该如何是好?”喻沉香不说话则以,这一发言,三脉尽皆震惊。

    “祖龙剑和喻前辈所言的祖龙诛仙阵或许能永镇仙魔,但自抗衡浩劫天灾,恐怕还是不足,天灾并非是个体打击,或者成片的打击,而是界面的打击,祖龙阵真的能面对整个界面的打击?温和派想法虽然更加趋向一劳永逸。也确实拿到了祖龙剑,但浩劫天灾缺为何迟迟没有解决,这实在是耐人寻味了。”我按照蚊子的话分析起来,我是拿到过祖龙剑的,它的威力很强,一剑就能轻松劈死地仙。但要说能够应对界面打击,还差了一些,就算那什么阵出来,恐怕也是很难顾及到。

    “中庸是好,但却是左右摇摆,天灾时间一到就会陷入被动,官方采取主动的迎击,也是深思熟虑后才有的打算,大家拧成一股线,才好应对的浩劫天灾,温和派拿到祖龙剑,却未能停止浩劫,那是缺了一样重要的东西没找到,所以迟迟没有上缴,我们官方才有了这次的应劫对策,而重要的是,这个计划并不需要那件重要的东西。”姚中熙表情平静,但此时此刻双目一直停在我的脸上,似乎把我当成了对等的讨论者。

    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我渐渐理解了这次仙门对于浩劫天灾的应对办法,温和派拿到了剑,却因为缺少重要的东西没有交上去,而另一派就想该换他们来控制祖龙剑了,要发动祖龙阵对抗浩劫天灾。

    至于还有一派,是以蚊子大神、祖云为主,是逃走派,也就是我最先接触的那一派,这一派是最先得到浩劫天灾信息的,所以最想从这凡尘俗世中偷渡出去,而要偷渡,必须开启引凤棺,才能借机逃离这世间。

    所以仙门的复杂程度我猜想绝不亚于四脉,他们的精锐却更加的强大,这些都是修炼有成的人组成的门派,连界面的力量都能想出办法来阻止。

    姚中熙的话立即引来了所有人的讨论,既然不用这个传送中的‘东西’,那肯定要以官方为主了,要不然还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呀。可这和名额又有多大的区别?和现在大家的四脉论道又有什么关联?

    “祖龙剑力量何等恐怖,缺少的东西也绝不会寻常,主战派既然要布阵法,总会有所消耗,而对抗界面力量,更是消耗庞大,不知道所谓七个最强者,能支撑多久?”我好奇的问道,主战派也不靠谱呀,祖龙阵的消耗绝对是世界级的,七个仙门最强者,能扛得住多久?

    “所以这才是仙门扩招的源头之一!”聂正国冷静的说道。

    所有人全都哗然了,四脉论道没想到就是这个原因,奖励报酬何等的丰厚,然而事实也十分的残酷,意思也很明确了,那就是召集去送死的人。

    怪不得无事献殷勤了,仙门平时不收人,这次收人上去,哪会这么好心?

    “嘿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们以为浩劫天灾很容易抵挡?全都是人命填下来的!到了现在,还想要发灾难财,是要付出代价的!”聂正国瞅了一眼儒门和道门的诸位。

    不过这话并没有吓退多少人,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没准自己修炼到半路就真抗住了呢?或者天灾就完了呢?所以对他们而言,这事还远着呢,连我都觉得似乎没那么急迫。

    “下方内忧外患,魔道猖獗,急需统一,上方势力角逐,天灾临世,同样要一致对外,所以名额不能就这么拿来交易,儒门趁早死了这条心,道门到时候如果出不来人,也不用你们儒门来填,该多少名额还是多少名额。”姚中熙淡淡的说道。

    “你们进去这么多人,抱成团算什么,上面有上面的决定,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名额给了你们三个,不能那这个来交易。”喻沉香说道。

    “怎么交易的是我们儒门和道门的事,如果不是你们势力过分侵入,我们何至于此?打着为天下苍生的大道理,行的却是强行吞并之事,如何让我们信服,名额不要也行,但道门岂可给你们并入官方?”夏云轩咬咬牙,这到手的鸭子飞了,谁能乐意?

    “这就由不得你们说了,这次交易作罢,谁再敢以这件事做开端,试图联合道门的,等同颠覆。”聂正国冷笑一声,随后起身走人。来役长弟。

    一群官方的人也全都一窝蜂的往外面走,留下了的道门和儒门的人全都沉思接下来的打算。

    给强行破坏了合作,又被警告无论什么样的联合都视如颠覆,这么一来合作要引来战争,不合作又要给吞并,实在让人难以决策。

    “官方决意如此,实在令人失望,邹道友,这事我一人决意不下来,等我们先回去商议一番,这合作的事再行讨论吧。”夏云轩叹了口气。

    “唉,官方太专权了!”邹之文摇头叹息,本来想要借儒门这颗大树挡灾,结果官方直接破坏掉了,要真打起来了,儒门也不敢硬接了。

    “邹道友放心,回去夏某立即会启动三方儒门会议,甚至不排除联系上佛门共同讨论此事。”夏云轩拱手,随后和几位理事会的人一一道别,最后也跟着离开。

    因为官方的突然破坏,道门又陷入了风雨漂泊中,坐在会议室的位置上,邹之文看着刚才聂正国打出的手掌印,重重的叹了口气:“难道……道脉就此要断在我邹之文的手里了么?”

    众道门理事会的人全都唉声叹息,要联合儒门或许不可能了,独自面对官方的吞并蚕食,那下场更是一个悲惨。

    众人坐在会议室里冥思苦想,不少人也提了意见,但都没有有效解决吞并的策略,很快,外面一个隐世道门的老人进来了,脸色都有些不好看:“邹老,四方道门现在辖区里,都有几个道门宣布不受道脉理事会的统辖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官方是一边过来破坏合作,一边是在蚕食道门的势力呀。

    “什么?都是些什么道门?”邹之文惊讶的问道,额头上冷汗密密麻麻,在大冷天出汗,可见他心情的郁结了。

    “次一级道门很多,而一级道门里,北方的有云阳道,虚无派,云鹤派,东方的有通灵门、自然道,北边的萨满教、天照会、真武门,南方道门有云门、净灵道、清微派,他们全都宣布归官方统御。”那老者拿出了一个单子,递到了邹之文的眼前。

    邹之文脸色惨白,这等同于把道门这块蛋糕割去了三分之一!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陆成山和沈冰莹全都愕然的站起来,而余天孝也瞪大了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脸色也很不好看,想不到分发了悟道丹,理事会也赔了数不清的奇珍异宝,但结果大家也没买账,一下就散去了三成。

    三方道门本来要瓜分南方道门,结果内耗之后蛋糕没分成,反而给官方趁虚而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