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9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破立
    “就在刚才,几个一级道门的代表找了我,然后提交了申请审核,说是退出四方道门了,至于是不是投了官方。倒是没有说,我之前是制止过的,但道门的加入和离开都是自愿,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并不能阻拦他们的决策。”老者回答。

    “嗯,贺道友先出去吧,我们商量下。看看该如何决议。”沈冰莹代替邹之文说道。

    邹之文彻底噎了,正拿着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一次走了三成,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怂恿,而且准备的时间也很长了,而这数量对道门打击何其巨大,很快就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倒了一片,接着全都倒了,到时候道门就不是独立的了,成为姓官方的道门。

    “现在如果道门再出不来地仙镇住场面,恐怕事态就再也拉不回头了。”陆成山满脸都是愁容,现在道门毁灭在即,谁能高兴得起来。来役尤技。

    我这理事会助理位置屁股没焐热,马上就丢了三成道门,一荣俱荣一损即损。面子上委实不好看。

    “本来联合儒门,必然是给道脉打入强心剂。但现在谈判给官方破坏了,如今如何止住颓势?”余天孝也提了意见。

    “想不到我们之前多番连接,最后居然是这么个下场,唉,我道脉真是命运多舛,现状堪忧。”李京羽和另外几位理事会成员皆是摇头不已。

    “不错,如果不止住损耗,官方势必推出新的道脉,代替我们现在的道脉,到时候大家觉得谁更具备说服力一些?”我这次也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唯独能猜测到下一步官方的动作,并把它推到台面上来,让大家伙一起想办法。

    “你是说官方会让投靠他们的新道门另立门户,据而成为真正的道门?我们现在的道门就成了反动派了?”邹之文这下哭的心都有了,自己这正儿八经的道门马上要给铲灭了,这投靠过去的叛徒成了正规军。那可真是完蛋了。

    剩下的理事会成员全都目瞪口呆,虽然也有想到这点的,但却没有我这么露骨的说出来,毕竟大家都还没从道门宗师的身份上走下来。

    “这该如何是好?快想想,想想办法!”邹之文擦着汗,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邹老。你都没办法,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耗吧。”陆成山叹气道。

    “我这也没有好的办法,余道友,你怎么想?”沈冰莹看了眼余天孝,结果余天孝摇头苦笑,显然也是一个样,至于剩下的一群理事会成员,更是低头不语,没准都想着是否跑官方去了。

    我沉思了一会,想到了一个可能,就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利用名额这一点,既然官方可以放弃门户之见,我们道门为何就不能?道门也不是没有地仙,只是隐世修炼而已,而此番仙门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想要进入仙门的地仙,同样也是存在的,他们怕还不知道我们有三个名额的事情,我们却可以以的名额作为奖励去寻仙!求他们进入我们各方之中坐镇,那我们不就有依靠了么?”

    “不行吧,这些隐士高人都傲得很,本来就不属于我们原来的道门,要么是散修,要么是野道,甚至是魔道,如果趁机而来,岂不是要出事?况且名额一用完,他们拍拍屁股走人,我们不还是陷入如此境地?”陆成山两眼都瞪大了,直接就否定了我的说法。

    “一天,你这个策略太过激进,怎么能抛弃门户之见?而且拿这个名额做幌子,和陆道友的说法一样,他们利用完我们道门就走了,我们的结局还是那样,那还不如默守成规,剩下的道门才是好的!”沈冰莹拒绝了我的提议。

    “我也不同意一天的办法,虽然也是无奈之举,但我们道门不能做这种事,散道就是散修,魔道就是魔道,并非我们道门的不能收,一旦收下,我们不就成了杂七杂八的道了么?说出去可就丢尽道脉颜面了。”余天孝也驳斥了这个建议。

    “有些外面的地仙,也是拖家带口的,一天,你如果说接受他们,势必要接受这些门派,届时我们道门内乱丛生,如何是好?”邹之文也拒绝了这个看法,直接否定了。

    我其实也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道门历代确实都举着正义大旗,一般胆敢作恶的门派,逐出道门是正常的。而要接受外面的地仙回来,有的确实也是拖家带口,全接受了,世人也会说道门已经黑化了,腐朽了。然而问题也摆在眼前不得不解决,如果没有地仙,明天的道门还是独立的么?显然会给官方一一蚕食掉,成为官方旗下的一员。

    但大家都不同意重病下猛药,那我也只能内心失望罢了,并没有其他办法,毕竟理事会不是我开的,我不能一言而决。

    闹到了中午的时候,大家虽然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但都是在表面上洒洒消毒水,完全没有实际上的用途,至于我的策略,想要在他们这些老成稳重的老人家面前施展,那是不可能的,无法接受散修和外道,道门的衰落已经是注定了。

    会议结束,说的尽是之前的事,好比把历年囤积的奇珍异宝全下发,好比加强凝聚力什么的。

    而打开门那一刻,外面已经有不少焦急的人等着我们的结果了。

    而刚才报告道门走了三成的贺老者又拿了一张单子过来,已经没脸说话了,因为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退出理事会的名单。

    邹之文两眼一花,差点就晕了过去,好在我在他身后,把他一把扶住。

    “邹老,你没事吧?”我连忙问道。

    “又走了一成!一成呀……”邹之文叹息道,而余天孝等人全都目瞪口呆。

    “放心吧,脱离道门的数量基本就这么多,部分观望者不会离开这么快,只要我们落实计划聚拢人心,大家终归会回来的。”我只能安慰起来,该走肯定会走,留着的都是观望的,但给道门的时间不会太多,如果没有有利的逆转招式,早晚会都走完的。

    陆成山和沈冰莹、余天孝等连忙点头,全都表了决心,要抓好自己那方道门的凝聚力,至于走了的,也不打算再去搭理了。

    四方道门的事情也就按照这些老人家的计划继续行进,我也就陷入了基本没事的状态,眼下处理自己的事情才是关键,加上现在天一道的扩招已经启动了,李庆和和他师父的加入就是突破口。

    交代了各自的联络办法,邹之文邓冉就打算回去处理自己下辖门派的事物了。

    我告别了他们就出了酒店,结果赵合和方月婉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了。

    把我们拉到了一边,赵合悄悄说道:“天哥,师父一走,师叔把这事归咎道门身上了,我们玄丹门现在要脱离道门了。”

    “道门不能没有玄丹门,但官方却未必,难道你师叔不知道这道理?而且清算下这么多年下来道门对你们的特别照顾,难道玄丹门就不觉得脱离道门太过分了么?”无论站在理事会的位置上,还是站在朋友的位置上,我都不希望赵合他们加入官方。

    玄丹门作为整个道门的发动机之一,炼制丹药无数,而炼制出来的丹药,大家都帮着消费了,还给了诸多的便利,如果玄丹门都走,势必引来余下其他道门的恐慌。

    “唉,可不是么,往常确实受到道门照顾很多,所以现在分了两派,师伯年纪、资历都大,念旧打算继续留在道门,而师叔以道门没有希望了,连师父都保护不了,现在就要退出道门,投奔官方,门中两派闹得火急火燎,几乎刀枪棍棒一起上了!掌门师叔把师伯逐出了道门,我们两个人小言微,实在也没法子呀,要不怎么找你这理事会的呢。”赵合说道。

    墙倒众人推,不单单我倒霉,道门霉运也极品到头了,我只能说道:“现在逐出道门了?”

    “基本上,只差没发布道门公开信了,可能也不发了,毕竟官方化了嘛,师伯听说带着十几个弟子已经下山了,一个熟识师弟打了电话焦急告诉我的。”赵合连忙说道。

    “炼丹的炉灶和各种器具都在大龙县天一道里,如果你们无处可去,介不介意入我天一道里继续炼丹修炼?”我想了会,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呀,丹神连老头死了,但还有个师兄,虽说比连老头名气手段不如,但不至于差太多,现在正好可请这尊大神进入天一道里,道门急需破而后立,对我天一道是个机会。

    “天哥!这可是你说的,不过我这师伯驴脾气,不知道会不会答应,我们这就电话问问。”赵合一听,十分乐意,就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