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0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驱逐
    我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了,呼吸也急促了起来,难道这是媳妇在暗示我可以亲她?这要求过分呀,我从来没敢想象这是真实的!而且就这么直接的问出来!

    媳妇闭着眼睛,微微抬头的样子。真像是电视剧里的女主角索吻一般,这简直就是我的媳妇妹妹呀!都这样了,我如果还不敢向前,那我还能叫夏一天么?心脏咚咚咚的跳得厉害,浑身也如招了火一般热得厉害,我感觉雪花飘下来,尽都溶成水了。冰火两重的感觉使我冲动了。

    我往前一步,想要轻轻将她的娇躯搂入怀中。可让我意料不到的是,下一刻,她忽然就不见了!

    “媳妇!”急忙的四周围去寻找,但哪里还有媳妇的身影?早就消失无踪了!

    失望却带着一丝侥幸的我,心跳仍然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境,她最后的‘亲我’两字仍在我脑海中絮绕,让我难以忘怀。

    为了冷却这股躁动,我徒步往城里走去,可却一直没有恢复过来,这种极致的情感,我沉溺其中不可自拔。来节扑巴。

    电话响了起来,夏云轩打了电话给我。

    “一天,官方的态度十分的坚决,今天爷爷一个人独木难支,累得你们道门如此境况。心也有不甘。”夏云轩在电话里叹息道。

    “道门不是我一人的道门。也是大家的道门,既有此劫,顺其自然吧。”我并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意思。道门咎由自取,一开始就想要打南方道门的主意,得到这样的报应,也怪不得谁人。

    夏家这次虽然也有目的,但终归是想要扶住道门势力不倒,否则一旦给官方蚕食一干二净,儒门和佛门又怎么能够独善其身?不过也是被蚕食的下场,到时候官方大统一,就再也没有别的其他意见了。

    玄门从古至今没有衰败,少不了百家争鸣,大统一,不知道对于末法时代来说是不是好事,到时候不同意见出不来,各个成了扯线木偶,玄门还是玄门么?

    “嗯,会好起来的,下午的时候和佛门的几个神僧谈了下,大家都表示不理解官方的做法,准备这几天就召开四脉大会,彻底深入的交谈一番。”夏云轩的说道。

    “也好,不过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在场,还请儒门看在四脉和平共处多年的情况下,支援下道门,若道门倒,往后势力倾轧之势就止不住了。”到了现在,我除了尽力的靠其他势力帮忙,也有种无力为继的感觉,道门就跟装满水的木桶,底部破了几个洞,就算现在及时填上也漏得差不多了,但不补救又真的会成个空壳,届时剩下几个理事会的老人,却没有任何可管辖的门派,道门就不是道门了。

    挂掉了电话,我已经快要进入城中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看了眼号码,我赶紧接通了电话:“邹老?你不是说要处理门中事物,准备启程……”

    “一天,麻烦你来一下酒店开会,我们理事会的人都等着你。”邹之文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莫名其妙,看了会电话,皱起了眉,会是什么事情要召集所有理事会的成员?

    连忙找了辆计程车,去往之前开会的酒店,在原来的会议室,一群理事会的人已经在激烈的讨论起来了。

    看到我敲门进来,忽然又全安静了下来,见到一群理事会的人面色有疑惑,有激愤,也有质问,我顿时明白出了什么事,那是官方因为今天的事采取了反制措施。

    “夏一天,你作为玄门理事会的一份子,为什么给官方提供信息的事情,没有告诉过我们理事会?”李京羽脸色阴霾下来。

    邹之文、陆成山、余天孝、沈冰莹脸上全都有了给欺骗的表情,其中邹之文和余天孝不禁摇头,而陆成山和沈冰莹却是看错我的表情。

    “当时我还不是理事会的成员,也正在给付青云追杀不断,我没有其他地仙朋友能够拦住他的追杀,唯有官方的令狐然以提供信息的条件,让我成为官方的卧底,我发誓提供的消息并没有对道门不利,只是将付青云和魔道勾结的事情捅到了官方而已。”我冷静而老实的回答。

    理事会的成员之一任语也站了出来,冷笑一声道:“呵呵,夏一天,卧底就是卧底,现在官方连录音都发过来了,你认为你对我们道门没有伤害,我怎么觉得好像一切都是你在搞事?如果没有你,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道门也不会分裂呢?”

    “付青云咎由自取,勾结魔门想要独得仙门利益,如果这件事我不说出来,你认为一干隐世道门成员有可能活着离开四方道门大会么?当时付青云早就有要拉隐世道门入伙的心思,借理由让大家帮忙夺取祖龙剑,实则是想引大家一起和四方鬼门火并,自己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到时候四方鬼门和四方道门打没了,用祖龙剑得来的所有悟道丹都会落入他的手中。”我解释着当时阴间的一切,但看到李京羽和任语、姜卓雪等人的表情,不禁失望起来,到了现在还内讧,道门实在是令人心寒。

    四方道门的四位领袖都是跟我出生入死过,但因为我承认有过污点,虽然没有立即驳斥我,但都抱有了避而远之的心思。

    “夏一天,你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不过成为官方卧底这件事,的确实有欠考虑,道门如今的境况也着实让人忧心,再出你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无法接受呀。”邹之文叹息道。

    “邹老,在南方道门,我贡献了一百枚龙魂仙草,让南方道门的中流砥柱和诸方道门实现了实力统一,而这次用手中祖龙剑换来的悟道丹,为我道门添加了多少半仙级别的悟道者,留下多少希望?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我对道门的心么?为了祖龙剑死了多少生灵?其中不乏我敬重的老人,包括李剑声老前辈,令狐然老前辈,如今还不足以取信大家?”我感到心寒,想不到道门对于不按牌理出牌者成见这么深,怪不得他容不下有任何污点的地仙,或者有污点的门派回道门回来撑住现在已经独木难支的道脉了。

    “夏一天,不用再说了,龙魂仙草的事情,并非我南方道门独得,儒门、佛门,乃至于官方都有,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为何官方也能拿到龙魂仙草,想来就是那个时候你开始勾结官方的吧?”余天孝忽然的站起来发难道。

    我愕然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还是孙心平孙老那时候的好友,在太青门循循渐进指导过我的余老么?

    一瞬间,夏姑姑的受伤,庞老太和柳逸师太的死,还有南方道门叛徒之事,我全都联系了起来,总有人觉得一山不容二虎,孙老的死恐怕大有文章,而现在觉得我碍事了,又想要把我赶走了。

    不止是我,连邹之文和沈冰莹。陆成山看到余天孝忽然站出来指责动摇了,龙魂仙草分四方,确实让大家心有疑惑,人类以讹传讹不但快速,还毁事实,从南方传到北方,早就面目全非了,给余天孝这南方道门领袖指出来,就更是让人不得不认真考虑。

    “不错,四脉大会在即,我们岂能让这和官方勾搭过的人一同参会?”姜卓雪这老太顿然跟风说道。

    其实本不该有的心态,在现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也萌生出了各种的误会,我知道再解释下去,跳出来的人站在我反对面的会更多,就说道:“既然大家不再信任我,看在在下功过都有的份上,就两相抵了吧,道门理事会助理的职,我也愿意辞去,不再参与道门的任何事物如何?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会去泄密了。”

    “夏一天,你以为放开职责,就能卸去你的所作所为了么?若是真的纠算出来,罄竹都难书,我建议理事会投票把天一道逐出我道脉,驱逐出南方道门!”余天孝皱着眉说道。

    “我是无所谓,如果道脉容不得我天一道,我退出就是了。”我摊手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