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0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皇族
    我看了过去,果然海面上黑压压一团,数量也不知道有多少,分成了很多个阵营,但却很明显只有两个势力。一方的王旗上写着‘郑’,另一方写着‘云’。

    郑的那方数量最多,看起来像是有十数万左右,而姓云那方人就少了,总数应该三万左右,给团团包围却抵死不退,俨然有战死沙场的决意。

    海螺号‘呜呜’的吹响。整个海域都陷入了怒号中,海底无数的猛兽冒出了头。箭矢,冲锋船也准备了极多!酣战之中死伤者的哀号声也仅次于海螺的声音!

    “郑?郑翰?”我皱了皱眉,以现在我所处的位置,应该只有齐暖暖的前夫牧王才有这么庞大的势力,今天巧遇,我当然要顺手把他干掉了。

    “哥哥,很可能是牧王的大军,我们是不是要过去看看。”惜君跃跃欲试,这么多的兵士,现在对她而言不过是土鸡瓦犬,稍用点心,就能全都吸了魂髓。

    和我一样,也只差一步之遥就能达到半仙的程度了,只不过我是可以压了等级,而惜君在我没有半仙之前,自己也在极力的压制。如果能够在此吸收。势必突破半仙也是可能的。

    ‘郑’字王旗旁边,还有一支大军名字很显眼,这也导致了我确定队伍就是郑翰带领的原因。上面写着‘夏侯’,应该就夏侯彻,他是非常了得的海底智将,踏着晋王的位置走上王座的鬼,但现在这面旗帜摆在了郑翰的后面,显然他们联合在了一起,但主副明确。

    大军阵前交锋,打得如火如荼,但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跟以前不同,光是手底下的王胭和惜君,就足够进行斩首行动了。

    “胭儿,去把牧王和夏侯彻抓过来,我需要问点话,惜君,你去看看对面姓云那一方是谁,也给我抓过来。”我下了指令后,两小鬼都飞了出去,郑翰和夏侯彻都是熟鬼了,除非不在,在的话躲不开能瞬移的王胭抓捕,况且还有一大堆的送丧鬼。来边岁弟。

    “招鬼术!”看到她俩进入了敌阵,我拿出了一张符纸烧着,然后两手一拨,前方上万大军立刻潮水一样给拨开了,虽然敌友一时也难分,但阵营就这么散开来,惜君和王胭化作血色浓烟席卷了过去!

    牧王和夏侯彻都坐在显眼的王座上,直接就给王胭拧小鸡一样拎了过来,而惜君那边,也一手提来一个鬼,这两个鬼都很年轻,一男一女,男的打扮成小王子的模样,女的则是公主的穿着,看起来是海底皇族的。

    看来郑翰是攻城掠地上瘾了,居然又要霸占海底皇族。

    把郑翰和夏侯彻拖到了海面上,王胭又到了我身边,而郑翰和夏侯彻看到眼前的我,哪还敢逃跑,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的实力都没有增加,还是停留在了尸皇和鬼帝期,如今我比他们高了两个等级,就是家鬼都和我同级了。

    关键我背后还有个妖仙,这威慑力足够让他们连声都不敢出了。

    “好久不见,牧王、夏侯彻,想不到这么久不见,两位还是老样子。”我看着两位,露出了冷笑。

    “是你……夏一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夏侯彻见我竟然几近半仙,表情十分震惊,这样的实力捏死他们,怕比捏死蚂蚁要简单。

    “想想你们给我带来的麻烦确实会很大,今天逮到你们算你们倒霉,海底辽阔,还真是命数呀。”我说完,看向了王胭:“先把郑翰先关进血云棺,我要将他带会天一城,随后再决定怎么办。”

    看着夏侯彻,十数万大军总不能没有领头的人,否则接着的内乱恐怕会死很多生灵,就问道:“你们两军交战,是什么问题?”

    “这……”夏侯彻看了血云棺一眼,又看了一眼小王子和公主,一副心虚的样子。

    “你们是谁,说。”我看向了王子和公主,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即便这两位都是龙凤之姿,贵气逼人、

    “尊上,我弟弟叫做云淡,我叫做云清,我们是海底皇族海王云恺的子嗣,郑翰身为我们的镇国大将军,却联合了晋王曾经麾下夏侯彻,还有其他海族,趁我父皇陨落,狼子野心的图谋我皇族遗产!这些日子接连追我姐弟已出皇宫数百里,大战数十场,我们一族心力交瘁,本来今日已想好要死战,却幸得尊上前来,才解了必死之围。”那位穿着华贵的公主说道。

    我皱了皱眉,云恺是海王,那不就是当时去救外婆时候的那个鬼帝海王么,后来给血云棺吸了魂髓死了,这两位居然是他的子嗣。

    “原来如此,海底皇族,那你们怎么看待上次起兵陆地这件事?”我观察云清和云淡俩姐弟,有意问问他们的想法。

    “尊上,郑翰兵自领镇国将军衔,逐又自封牧王,不但霸占了海底诸多领地,还合众连横其他的诸侯,将我们作为统制皇权的傀儡,至于起兵陆路一事,是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拉拢诸王的野心起的无妄兵灾,可惜陆地上藏龙卧虎,这厮才败逃了回来。”云清缓缓说道。

    这小女鬼竟也有鬼帝级别,长得颇有容姿,气质非常的好,而且能言会道,反观小王子,他修为有鬼王大后期,神色比较阴暗,好比年轻版的海王。

    “你们既然已经成为了傀儡,他为何还要将你们斩尽杀绝?大费周章,损失数万军力,不像是牧王的做法。”我半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的问起了云清。

    两姐弟对望了一眼,云清就说道:“我们皇族除了有浅海宝图,还有深海宝图在手中,其中浅海区方圆千里的宝图已经给他们骗了去,但深海宝图一直藏匿在我和弟弟的身上,牧王郑翰不知道从哪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威胁我姐弟俩交出深海宝图,因为是历代皇族传承而来,我们宁死都没有愿意交出,他逼我弟弟交出皇权和宝图,这才引起了这场战斗!”

    “姐姐!何以对人说起此事?”云淡低沉着喝止云清继续说出去。

    “国之将亡,有何不可说?尊上是修道高人,岂会贪图这等黄白之物!?”云清却十分果决。

    我心里摇头苦笑,你这么说我还怎么贪图呀?我还真想要这些!浅海宝图应该是和周善买下了他们两姐弟的安全,但好比和强盗做生意,哪有长久的,浅海宝藏挖光了,难免要打深海宝藏的主意。

    “况且深海宝藏也是不知前几代先皇所绘,大多存在与否早不得而知,加之深海鬼族的地盘扩张,你我二人修为这么低,如何去取来?也正是因为这个才招来了几近灭族的大祸,况且知道交出深海宝图,我们仍难逃灭亡,不才起了拼死之心么?难道你好了伤疤就忘了方才之事?而尊上既然救了我们,隐瞒这些又有何意义?”云清冷静的说道。

    我眼观这少女思维清晰,倒是个难得谋士,而云淡虽然阴郁,但正是孤傲才有君王风范。

    “夏侯彻,你家晋王也算是皇族统辖的一方诸侯,你不但背弃你的晋王,还作为一个弑君之臣,我留你作什么?”我拿出了一张黑符,念起了咒语。

    “我……”夏侯彻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两个皇族子嗣,重重叹了口气:“皇族早就没落,这才有了海底七王争雄,我夏侯彻奉晋王为主公,并未有觊觎王位之心,如今晋王膝下已无子嗣,我得臣下推荐而位居晋王,并未觉得任何不妥,至于海王遗子,他们本非我主,我又有和顾虑?更谈不上弑君,夏一天,我知你一人之力足抵百万鬼军,在陆路又坐拥百万雄师,可也不能因此而平白污我罢?要杀便杀,何须多说?”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也好,今天我就拘了你,过了孽镜台,如果说的是实话,我就不杀你,否则我当场就把你打灭了!”我撂下了狠话,然后说道:“你先去把你的大军安抚待命,随后跟我一同前往天一城。”

    “好。”夏侯彻当即答应,转身就准备去安抚大军。

    “万万不可!”云淡和云清当场就反对了,生怕夏侯彻回去就交代大军灭了他们皇族。

    “夏侯彻,你跟我走后,若海底再起战事,你知道我会怎样做。”我淡淡的说道。

    “不敢。”夏侯彻拱手后就飞离了,而云淡、云清都十分的担心。

    “你们俩都自身难保,难道还想着继续当海底皇族,享尽富贵江山?”我皱了皱眉,盯着两个鬼。

    “我等岂敢!请尊上恕罪!”云清连忙的解释,还拉了下云淡的袖子,示意向我低头。

    云淡的不甘心的也施礼了,但作为海中皇族的骄傲却没有丢下半分,我冷笑回应:“你们也去安抚大军,跟我回一趟天一城过孽镜台,如果坏事做尽,我绝不轻饶。”

    云淡、云清都面面相觑,但却不敢违逆我的命令,悻悻回去交代大军了。

    不出一会儿,三个鬼都心不甘情不愿的飘回来了,身后还有几方其他势力的大将和代表,我把之前的交代又说了一顿后,这些家伙看到我和惜君、王胭的修为都吓得唯唯诺诺,挂件居然还有妖仙在,所以就都回去退兵了,而三个鬼则给我拘入了碧玉命牌中,携带回天一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