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0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回程
    我拿出了海图,看了好久都没算出到底到了哪个位置,考虑了一会后,把原先比较好说话的小公主云清叫了出来。

    云清见我突然叫她出来,也是一阵的迷茫和害怕。毕竟长相青春靓丽,又是十六七左右的年纪,在阴间久了,也常会听到不少人间修士抓女鬼去做禁脔的小道消息,她当然也会害怕自己误入这类修士之手。

    “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只是觉得你长居海域。应该熟悉这片海域的地图,我想让你带下路。不知道可不可以。”我说着,拿出了地图,指了指画有孙婆婆居所的位置,这个位置是临海区,已经算是陆地了。

    “愿为尊上效劳。”云清身穿高贵的宫装站在我面前,而我坐在血云棺上,被她居高临下可有些难堪,就请她坐了下来。

    紫衣坐在我身边,靠着我睡着了,她的修炼方式很奇怪,就是吸收能量后不停的睡觉,只有补充自身的力量达到圆满后,才能免去了这状态。

    有了云清的带路,血云棺把速度提升到了极限,不出半天时间,就来到了孙婆婆隐居的小片海边森林。

    进入了两间茅草屋。一股书卷气息和琳琅满目的各种宝物。一一呈现在我面前,我忽然的眼睛一酸,触目所及。似乎都是孙婆婆的影子了。

    翻看这些老旧的书籍,我心中难免很伤感,而惜君和王胭都泪眼朦胧,趴在孙婆婆的床上哭起来。

    云清走在两间茅草屋中,却观察着我和惜君她们的表情,仿佛受到了感染,我看到她眉黛也低落了下来。

    我翻找了一些老旧的书籍,发现摆在外面的都是普通的资料,就不在理会,旋即开启了孙婆婆说的密道。

    密道中的珍宝大部分是书籍,只有少量的珍贵材料,我把里面的东西收集了起来,也不够半个袋子的,轻松就让惜君抱在了怀中。

    出了房门,我拿出了一扎的香火点燃后插在了门前,又点燃了冥钱开始凭吊孙婆婆。

    “好像是尊上很重要的人,是长辈么?”云清坐在血云棺上问道。

    “嗯,是我师母,叫孙妍,你可能也认识她。”孙婆婆已经陨落,我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原来是孙前辈,久仰大名却未曾得一见。”云清似乎还真认识,所以一副愕然的表情。

    我笑了笑,这云清一路上倒不像是俘虏,更像是和我相熟的朋友,不卑不亢,还很能察言观色,我倒是希望她过孽镜台的时候别是个表里不一的鬼。

    在陆地上,血云棺红云滚滚一路招摇,时而是瞬移、时而是猛鬼扛轿,看起来缓慢,实际速度却快的离谱,沿岸往南部行去。

    路过几座城隍的城头上,全插上了‘夏’字旗和‘赵’字旗,可见周边全都成了赵昱的地盘,至于‘夏’字,那显而易见是我的姓氏。

    周璇抓走了深海鬼族几千的鬼王,实力进一步的扩张,但因为我成为四方鬼门盟主的原因,她已经从南市那往外边发展,不敢往我这边侵占了,所以南市以下就全成了我的地盘,而兵力大家半斤八两之下,向深海发展才是继续扩张的路线,所以赵昱近水楼台先得月,把沿岸都侵占了。至于荆云,最多是把兵力扑到南市为止了。

    一路上云清都注意着周边的环境,十分好奇我的势力居然这么大,她应该是听过我的名字,毕竟在深海,我因为血祭了周善的上万海底阴兵,已经人尽皆知了吧?

    于是乎越接近天一城,她也越是好奇,最后终于忍不住问起了天一城的规模:“我听说南部陆路有城原名水镇,后贯连大龙县,形成了方圆近百里的大城,城中甚至有数百万的鬼民,几乎和阳间的大城一样的规模了,这在阴间十分的罕见,不知是否是真的?”

    “贯通了大龙?我不知道,我有好些日子没回去了,不过百万鬼民,数十里方圆还是有的。”我笑了笑。

    “尊上真是姓夏、名一天么?”云清好奇的问道。

    “如假包换。”我笑道,作为天一城城主,我在阴间应该是人尽皆知了,在海底也有无数知道我名头的人。来妖肝圾。

    “想不到尊上这么年轻。”云清赞叹一声,双目带着炽热之光。

    我表情平静,不过谁不喜欢让美女称赞?但这也不会影响我抓她过孽镜台的决定,海底鬼族,不乏狠厉角色,如果她是红粉骷髅,我又岂能给随意骗过了。

    越是临近天一城,周边的鬼拖车越是多了,是往其他鬼城运送物质的,阴兵鬼将的活动也越来越密集了,而进入了主干道的时候,前往一大波的军队已经朝着我这里迎过来,居中旌旗上写着打打的‘夏’字,迎接的规模非常的大。

    “主公!江寒在此!”江寒远远的大吼一声,随后已经飞奔过来。

    “老爷!”宋婉仪也飘了过来,一身的粉白色霓裳,尽显娇躯婀娜,浑身上下透着一丝文雅之气。

    可我听宋婉仪叫唤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了?

    “公子可算是回来了,却怎么从南方而来?”刘小喵也过来了,她身形妙曼,轻着淡妆,而一袭绿衣如春风拂面,一把惊蛰恍如奔雷。

    “嗷嗷!”黑毛犼跑得最快,一瞬间就到了我身边,几乎把我从血云棺里扑下来,而大狗熊也背着棺椁冲过来了,它个子大块,站起来比血云棺还高,那爪子习惯搭在了我肩膀上,重重的喷着鼻息,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

    几位家鬼还是鬼帝中期徘徊,不过这阵容足够让旁边的云清表情震惊了。

    “我参加完了四方道门大会,从阴间水路那回来的,所以晚来了些。”我把倒霉熊的爪子拍走,拿出了装着一大堆五重阴气块的袋子,将一枚五重的阴气块丢到了它的口中。

    倒霉熊顿时发出了‘嚯嚯’的笑声,然后狂嚼乱咽,几下功夫就吞入了腹中,而力量也快速的增加,几乎马上要突破到鬼帝后期了!

    众家鬼大吃一惊,而云清更是真是嘴唇微启,半响说不出话来。

    “老爷,我也要。”宋婉仪糯糥的伸出了手,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我连忙把一块同样的阴气块给了她。

    宋婉仪高兴坏了,视若珍宝的藏入了怀中:“多谢老爷赏。”

    “婉仪,你够了哈。”刘小喵拉了宋婉仪的袖子,示意不要再玩了。我反正也习惯了他们的闹腾,倒也没什么在意,开始把阴气块分发给了他们。

    大家拿到阴气块后,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后面来的是黛眉和其他镇守天一城的将领,而大军主要是以亲卫尸兵为主,他们大部分都晋级到了尸王大后期,应该是这段时间里,廖氏兄弟又有研究突破了。

    这兵力的雄壮,已经足够颠覆一方政权了。

    “掌门!”李君敏则作为南仙剑派的代掌门,当然带领了诸多弟子前来,她也是重点培养的对象,所以最近已经开始冲击鬼帝中期了。

    “李君敏,正好,一会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不过先回去再说。”人数众多,我也不好在这里直接论功行赏,就让大家一齐回城再说。

    “主子,你可真是大忙人,都要忘记善芸了……呜呜……”陈善芸站在我身边,指挥血云轿往前行进,一边却嘤嘤恹恹的哭起来。

    “怎么会呢,一直记着你呢,来,这九块五重阴气块,是你和梅兰竹菊、春花秋月的礼物,往后我还要靠你们载我呢。”我连忙拿出了阴气块塞给了这丫头。

    “我不要这些东西,我就要主子。”陈善芸娇嗲的撒娇起来,就是怪我把她忘记太久了。

    我无言以对,而站在旁边的云清还没从恍惚中恢复过来,怕是给我震惊得不轻。宋婉仪扑哧笑了一下,调侃道:“去去去,善芸,老爷又不是你一个的,那是大家的,你要吃醋的话,早晚还不得气死,你看,这回我们又多了一个姐妹了。”

    我早就习惯宋婉仪的调戏,就随口解释了几句,然后看着军队浩浩荡荡的往天一城进发。

    路上黛眉跟我汇报起了天一城的情况,而本来忧心忡忡的她因为谈起了这个,还有一丝的埋怨:“你这么久才回来,却不知道四方鬼门都讨债上门了,我们又不敢怠慢,天天和神仙一样供着他们呢,会客厅那边,每时每刻都有鬼问你什么时候回来,都是暖暖给拦住了,还有,阳间那也乱套了,苗小狸和韩珊珊都在上面帮忙打理你的天一道,没有你的指示,我也不敢乱拨银两出来,另外,之前你关起来的一群牛鼻子道士,想到怎么处理没?”

    “回去就解决这问题。”我点头应下,那群道士是茅山道祖云的弟子,我差点忘了这茬。

    “你总有解决不完的事,如今这女子是怎么回事?哪国的公主又给你拐来了呢?”黛眉撅着嘴,上下打量云清。

    “黛眉姐,连你也吃醋了?”宋婉仪的笑嘻嘻的拉着黛眉的手,很有兴致的盯着我。

    我抓了抓头发:“这是海底海王的公主,连带夏侯彻和海王王子一起给我抓来了,都是俘虏。”

    “哦,俘虏呀,那凭什么另外两个关起来,这个连镣铐都不用上?”刘小喵一听就不高兴了,立马跑来凑起了热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