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0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无辜
    “孽镜台前无好人,镜子一显,便是罪孽,这你们应该很清楚,所以如果自觉死罪的。最好早点招出来,我权衡之后,罪孽不大可免刑法,不过让你们继续回海底内战也不可能,需归降我天一城,就算回到海底,也要由我天一城统御调度。”看三位消化完话里的信息,我又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过孽镜台,但那时候就不好说了,很可能我会直接将你们击杀当下。”

    一路下来,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想了自己的结局,夏侯彻犹豫了下,当然不会认为自己能走到今天会有多干净。

    而云清还算镇定,只是她看着自己弟弟。表情却略微苦涩,所以率先表态了:“尊上,我们海族愿意投靠天一城,往后都听尊上调度,连深海宝图也一并上缴,只愿过普通生活,那这孽镜台是否可免?”

    我点点头,如果能够得到海皇一族的投靠,就算饶了他们性命又如何,活他一个,可救数万鬼民于水火,就算罪大恶极。顶多也是养着罢了。

    “姐姐!不行!深海宝图是我们海底皇族至宝!绝不能交给人类!”云淡怒目看向了云清,随后看向我:“呵呵,你要我过孽镜台就过,但我海底皇族宁死都不给你宝图!你也不过是觊觎我海底的枭雄,成王败寇,有什么好威风!”

    我冷冷一笑,而身边惜君的脸色更是阴沉下来,至于其他家鬼,更是讥讽的看着这王子。

    “若主公是枭雄,你们海底现在还有机会内斗?早落入主公之手!”江寒讽刺笑道。

    “小屁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口出狂言,无知无畏,可见平日做事也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宋婉仪也很不高兴。豆何夹亡。

    “哥哥,我要吃了他!”惜君嘴角撅起,一副要吃掉云淡的样子。

    听说惜君要吃他,云淡居然完全没有任何惧意,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其实我还是很想看他过孽镜台的,别看他年纪轻轻,但也是海王的儿子,并非是普通人,没准棒杀大臣。强奸宫女之类的事情也是有的。

    “尊上恕罪!云淡还是个孩子,虽然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也是以大家性命出发……”云清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姐姐!不要跪他!弱肉强食,我早晚都会有这结果!你和我一同过孽镜台,我可死,你必然不会。”云淡立马挡在云清面前,将她扶起来,不让自己姐姐跪我。

    “既然说我是枭雄,那过了孽镜台,我又得不到深海宝图,凭什么不杀你们两姐弟?”我反笑道,这孩子也真有意思,一边说我是枭雄,一边又当我不敢杀好人。

    “你!我和你拼了!”云淡一听我要杀自己姐姐,当即冲动的要过来杀我!

    结果还没到半路,啪一声脆响,脸上就给云清抽了一巴掌。

    云淡怔住了,捂着脸看着自己的姐姐,有些不知所措,云清却眼泪嗖嗖的掉下来:“云淡,你听姐姐的,过了孽镜台,你必然死无葬僧地,如果你死了,姐姐又岂会独自生存?海底数万的皇族遗孤,谁来保护他们?好好想想,是性命重要,还是宝图重要?历代先皇们何等的强大,何等的厉害,他们能够独自绘制宝图,难道你就不能么?失去的还会再来,唯独生灵寂灭,就再无回头了!”

    自己姐姐说的是对的,云淡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陷入了海王的强加教育中了而已,所以觉得宝物凌驾了民众,凌驾于自己性命之上了,也总想着鬼在图在,鬼死图灭,甚至能够为此毁灭一切!

    我不知道为何过了孽镜台,会让云淡死无葬僧地,想来是做了罪恶至极的事情,而这样的王者我并不欣赏:“惜君……”

    “慢!尊上可杀云清,求留我弟弟性命……”云清跪拜在地。

    我躲开一步,阴沉的说道:“既然做了罪恶滔天的事,我又岂会容他?起来。”

    “不……或者云清愿意给尊上做牛做马!只求一命换一命,这还不行吗?”云清连忙抱住我了我腿。

    “你抱大腿也没用。”紫衣在一旁鄙视的说道,看来她对抱大腿很敏感。

    最是无情帝王家,但云清却和自己弟弟有这么深的情感,可见这云淡也有可取之处,而云清偏偏一路来表现的都是个温婉可人的公主,这让我对此复杂的情感很纠结。

    “好了,念在你们身在帝皇之家,很多事都身不由己,此刻又是姐弟情深,云淡的罪状我也不想知道了,不过从今往后,他也再不为帝王!改归你云清来管着,若是我耳边听到什么关于他为恶作怪的事,我一定说到做到将他打成飞灰!”我冷冷的看了一眼云清。

    “谢尊上不杀之恩!”云清大喜过望,当即要对我磕头,我早有准备的将她扶了起来。

    处理完了海底皇族姐弟,我看向了夏侯彻,夏侯彻赶紧半跪在地:“我夏侯彻愿降天一城,大军也服从天一城调度,当然,我不过孽镜台也是自觉做了不少恶事,错事,但依照当时的情况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想起,每每过不去心里一关,更也不想再回忆下去,还请夏皇收回成命,饶下官一命。”

    “也好,既然都知道自己的罪恶,那都不用过孽镜台了,回头我会派两位心腹干将的前往海底丈量你们的领地,清点你们的兵马,届时再重新分派你们驻守之地。”处理海底数十万鬼族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还得派得力人手去调度才行。

    夏侯彻松了口气,而云清更是感激起来,云淡至始至终都咬着牙关,而且眉毛低沉,似乎正承受莫大的心理压力。我并没有去主动问询,因为没有任何人能说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好人,就算是救世度人的福海神僧,怕都不敢说自己身无罪恶。

    身在帝王位,哪个又是干净的?包括我自己要过孽镜台,心中也难保不颤一下。让黛眉带他们前往议事殿议事,家鬼也都各自帮忙去了。

    最后整个孽镜台前,只剩下我一个人。

    沉默良久,我拿出了碧玉命牌,将唐珂放了出来。

    唐珂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孽镜台,脸上露出一抹嘲讽:“夏一天,你真可怜,不信人,也不信鬼。”

    “还好,有些东西我却是信的,比如雪山下几十条人命还有魂的话。”我淡淡的说道。

    “我至始至终都没杀过任何一个人,一切不过是你的妄想,说罢,需要我怎么配合?”唐珂冷冷的说道。

    好奇的站在孽镜台前,唐珂用白皙的手轻轻的撩拨着自己的头发,整理身上白色的道袍。不得不说,她有着美丽的容颜,身形更是窈窕多姿,如果稍微打扮一下,或许不会输给任何人。

    “知道么,我好久没上过妆,也没照这么大的镜子了,想不到死后的现在,还能随意打扮自己。”唐珂忽然的笑起来,但那笑容已经没有刚才的傲气,而是一种可悲。

    我念了几句咒语,激活了孽镜台,一道光投到了唐珂的身上,而镜子里,一幕幕出现她从小到大的恶事。

    走马观花一样的景象里,我看得细致入微,不过越看到后面,我越是皱起眉心,这些场景,从小到大跳得都很快,甚至连半分钟都不到,而直到了唐家出事以后,镜头也并没有延长多少,无非是一些被人陷害后,去反击的事情,但却没有因此杀过任何一人。

    我一下子就懵了,难道她真的没有杀过任何人?不可能!那雪山下的几十条人命,又是谁动的手脚?

    一时间,我仿佛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而唐珂自己,恐怕也是给人带着走的,只不过背后里的人到底是谁,到了现在也没清楚。

    那辆大巴车自始至终都没有在镜子里出现,俨然她本来就不知道这件事,那到底是谁控制了这场阴谋,将她带入毁灭之中?

    “完了,那你现在觉得如何?杀了我,心情好受些了么?”唐珂嘴角泛起一抹嘲笑。

    “不好受,是我错怪了你,对不起。”我心情沉重的说道,孽镜台不会骗人,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没有显示唐珂做出几件坏事?

    难道她一直是被害者?

    这可就太冤枉她了,现在雪山下的几十条人命还真是白死了,根本不是她干的,那难道是清虚道那几个逃跑弟子杀的?

    “呵呵,是么,真想不到你也会道歉,不过你现在杀了我和我一家两百多口人,我永世都不会谅解你,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去转生投胎了,只要投胎快一天,我就能早一天杀死你!”唐珂恶毒的说道。

    “几十条人命,是清虚道做的?”我没有理会,只是问起了凶手是否清虚道的人。

    “我怎么知道。”唐珂无所谓的说道。

    “唐珂,哪条人命不是命,我同情你遭遇的一切,但你难道就忍心看那几十条人命就这么死去么?”我晓之以情。

    “我确实不知道,对了,听说投胎是要喝孟婆汤的,你既然同情我,就开个后门吧。”唐珂抽身往外面走。

    孽镜台不会骗人,唐珂是无辜了,那背后就一直有人在把她引导上复仇的线路上,而一切的假象,就成了我迷惑我的烟雾弹,直到唐珂悲惨命运的结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