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破砖
    带着唐珂走向还阳路附近的大阵,整个喧嚣的城市吸引了少女的目光,看得出她是很好奇的,一个妙龄少女,受尽尘世折磨。在解脱后,总会有想着去看这花花世界一眼,何其可悲。

    “如果愿意,就留下,崭新的世界就在你的脚下,不再有尔虞我诈了,你会喜欢上还这个世界的。”我看着她好奇的目光,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

    “这就是你建造的城市么?”唐珂蹲下了身子。触及师父亲手栽培的奇异花草,脸上露出了稀罕来。

    她见到的都是残酷的世界,唯独对她好的人全死了,所以那里没有好人,只有罪恶,也是我觉得亏欠良多的地方。

    “忘了告诉你,孟婆汤是不存在的。所有要投胎的鬼到了婴孩肉胎,都经过一段轮回空间的剥离,基本是不可能存在前世记忆的。”我实话实说道。

    唐珂恍惚了下,咬咬牙:“那怎么才能留住自己的意识?”

    “留不住,凭运气而已,亿万无一。”我老实回答。

    “好,那你就杀了我,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中。”唐珂没有犹豫的说道。

    “既然无罪,我杀你做什么?忘记过去,或许更好,安心生活,无需再背负痛苦的抉择。不是么?”我问道。

    “可电视里,不经常有记着前世的人么?”唐珂不甘心,背负仇恨习惯的人,想要她彻底放弃,似乎并不可能。

    “特例而已。”我叹了口气,第一次和唐珂深入的说这些话。

    唐珂沉默了,一路都跟在我后面,而我们走了一会,黑白无常接到我的指令过来了,和我一起去六道轮那边。

    “城隍大人。要过道了,你在外面等着吧,我们两兄弟带她去转世投胎。”白无常苦着脸说道。

    “是呀,一去发财,这些事我们来就行,专业,不差错。”黑无常笑嘻嘻的说道。

    “带她投入好的人家吧,这辈子受的苦,下辈子享福好了。”我明知不可能,却仍想要让黑白无常走走后门。

    唐珂看了我一眼,没想到我会对她这么关照。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城隍大人,发不发财。享不享福,我们也拿不准,这都是天意注定,若天见可怜,自然会让她入富贵人家。”黑无常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宽慰我的样子。

    我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的爪子才缩了起来,实际当城隍这么久,我早就知道这是事实,天地之间,衡量一个人的对错,衡量谁该转世投胎到哪里,其实并不在城隍的身上,要不然买卖这投胎的勾当,就足够人世间的人努力一辈子了,也不会有人在做、天在看的说法,大家更不会再敬神鬼。

    唐珂一听,脸色煞白,有点举步不前,甚至直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一时间,黑白无常也为难了,看着我不知怎么办。

    我其实也很无语,就说道:“如果害怕,那就留在天一城好了,今天杀不了我,明天也能杀。”

    “哇,城隍大人,你不说我刚才还以为是你朋友呢,原来是敌人呀!”黑无常怪叫一声,拿出了哭丧棒和锁链防身。

    “城隍其实也是好人,你杀他干什么?以前我们也挺想杀他的,后来杀不了,呆久了就喜欢上他了。”白无常搓着手说道。

    我没理会俩活宝,扶起了唐珂。

    唐珂看了我一眼,把我的手拍开,流着眼泪往六道轮回的道上走去:“我父母是你杀死的,就算我下辈子忘了一切,我都不会忘了恨你,同样不会与仇人同住一片天空!”

    黑白无常面面相觑,我重重叹了口气,她的倔强从来就有,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改变。

    唐珂消失在了轮回道上,我站在门口好久都移不开脚步,直到黑白无常垂头丧气从里面出来,我才回过神来。豆何吗扛。

    “走了,这女娃真倔,都是你,没事杀人家父母干什么。”白无常无奈的看我一眼。

    “就是,那小女孩也真惨,撞上了你。”黑无常也埋怨我。

    我没有过多的解释,唐珂投胎了,那唐家的一切也总算结束了。

    “对了,老板,牢房那关着的一群牛鼻子?咱们怎么处理呀?”白无常看我要走,当即拉住了我。

    “带我去看看。”我想起那群悟道期的老者,就决定去看看。

    之前茅山道最先投降的是梁飞,现在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呢,只不过他的师兄弟太犟,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如今竟听说开始绝食了,倒是让我也有些吃惊,不过这些都是悟道期往上的高人,就算绝食也能撑一会。

    还阳道的牢房里,看到梁飞那一刻我差点认不出他来,整个人都圆了好些,他看到我时还吃着红烧肉。

    “哟,夏城隍,你可算回来了!”梁飞把筷子一丢,就跑过来和我说话,几个尸兵也不管他,就在旁边跟柱子一样站着。

    “是呀,回来了,你们也要解放了。”我笑了笑,这家伙因为害怕祖云杀他,所以一直不敢上阳间。

    其实祖云哪有时间跑来清理门户?

    “解放?什么解放?唉,我跟我那几个师兄明里暗里都说过了,他们都不愿意投靠您呀,有两位师弟是有投靠的意思,但也和我一样,害怕给师父灭了,这不一直僵持着么?要不您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基本就能打通其中关窍了!”梁飞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心想再给你享受一个月,怕真认不出你来了,就沉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师父祖云死了,给剑丸的剑光扎穿了心脏,活不了了,如今消息也正在确认中,但十之**是离不了的。”

    “啊?这……”梁飞瞪大眼珠子看我,然后说道:“这……这太好了!那我去说服几个师兄弟?”

    我捏了捏眉心,这家伙也太没良心了,往后得盯紧点才行,至于他的几个师兄弟,倒是硬骨头,我肯定不能指望这货能说服他们,就说自己也跟着去好了。

    梁飞当然没不肯的,拿餐纸擦了擦油光的手,就准备和我一同去看看自己几个可怜的师兄弟。

    可刚走出了牢房,齐暖暖就急匆匆的带着一群臣下把我截住了。

    “一天,上面出事了,上面门派的一些弟子听说你回来了,闹着见你。”齐暖暖说道,然后看向了旁边二十四司的几个官员。

    那些官员拿着张符纸,递到了我的跟前。

    一看这字迹就是赵合的,我想了想,虽然阴间事情还不少,但阳间也是要去看看的,就点头应下,并高度赞扬了二十四司的工作效率。

    一群官员喜不自禁,都知道我夏一天赏罚宽明,大家也都有展示一番的心思。

    暂时让黑白无常配合梁飞在这劝说,我准备上阳间一趟,看看上面闹什么。

    还阳道借道出来,已经是门派之中了,四周看了眼,景物和我去的时候又是不同,门中原本空荡荡的宿舍前面,都挂了不少弟子的衣服,他们都还没有天一道的道袍,但也因此让我看出了他们来至何门何派。

    玄丹门的衣服是最多的,我甚至远远还看到几个玄丹门的弟子,而清微派李庆和和他师父之前也是约定好的,这次好像带了不少弟子下来,衣服挂了好几间宿舍。

    不过除了他们两派,居然还有几派衣服,让我心中一惊。

    太极门的黄色道袍,太青门的青衣,还有好几个东边和西边道门的衣服都在,这十几间弟子宿舍,居然全给占满了。

    难道要在我这开四方道门大会不成?

    “哎哟!你这瓜娃子小骗子!总算是回来了!不用说了,尖嘴猴腮,一脸的贼样,又是阴间上来的!你肯定就是夏一天了吧!”

    破界上来难免有感应,但第一个感应到我的,竟是个突然冲出了炼丹房的老头子,这老头拿着一条木柴,怒气冲冲的就准备过来抡我。

    “师父!使不得!”一群弟子在后面拉着,而赵合夫妻也跑出来连忙拉住。

    这糟老头子毫无疑问是朱一光了,脾气还真的和赵合说的一样,又臭又倔。

    “说好的材料呢!说好的富可敌国呢!你看看你天一道用来建房的破砖,一捏就碎呀,用料都是次品,以小见大,钱多么?你自己看看你钱多不多?”老头子气呼呼伸出手一抓,墙皮的一块砖头就给他抓了出来,故意一砸地上,直接成了粉。

    赵合见我笑嘻嘻的看着老头子,他自己也尴尬了,这是玄丹门自己重建的,这师伯可不是自己骂自己门派么?

    “这……朱师伯,这地是咱们自己筹款建的,师父说是建好就走,不碍事,所以才买的廉价空心砖。”方月婉怕出事,所以老实巴交的说道。

    “啊?那不自己坑了自己?”朱一光这下才站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