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难题
    可来不及细想,胡啸林已然害怕得跟溺水的常人,看我居然不怕雷劫,就疯了似的过来抱我!我和他当场就陷入了雷浆的沐浴之中!

    胡啸林虽然扯着我,但也没忘记引天雷锻体。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狼狈,这恐怖的接天接地雷劫也毫无悬念的让他冲入了仙级,最后成了鬼仙。

    我实际上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股雷浆入体的感觉,我彻底成了导电体,而胡啸林至始至终都没放开我,这或许就是他锻体成功的根本。

    看来只要我触及到渡劫者,对方吸收足够锻体的天雷后,剩下的部分天雷就全引入了我体内。也难怪没有危险了!

    胡啸林成就了仙体后,两眼清澄无比,浑身上下充满了精气神,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四处逃命的神态,而一群弟子门人也都自动过滤了刚才胡啸林的哀号,全都过来恭喜起了自家的师尊大人。

    韩瑶和茹雪凝之前也见过我给全婵妤护劫,虽然没有刚才那天雷这么震撼,但因为证实了我确实能够吸护劫吸雷,这难免让她们很振奋。

    “这么说,以后只要你来护劫。那都能够成为鬼仙了?”韩瑶抓住了我,上下看我有没有什么问题。

    当摸到活生生的我以后,她才彻底相信了,而一群的家鬼都是无比振奋,毕竟能得到我渡劫,无论是哪个半仙都会感到极大的宽心。

    “为何雷霆打入你的身体,半点效果都没有?而且也就这么消失了,你也未曾见涨多少力量,实在匪夷所思。”茹雪凝很奇怪,随后又道:“这么说,我以后岂不是难以离开天一城了?毕竟仙级每到一个时期,都要历经雷劫,有你确实是块护身符!”

    “你们如果往后都准备呆在天一城,我也是欢迎的,不过我敌人也多,你们也看到了。”我倒是没所谓。如果茹雪凝要留下当然最好了。

    “哦,姐姐也要霸占一天了么?”韩瑶一副吃醋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到了我们修炼者,都是逆天而行的一股能量体,天罚加身或谢是顷刻之后,若是由他护劫。只要时间充分,以后岂不是白日飞升都有可能了?”茹雪凝是狂热的修炼者。对这些事当然敏感。

    “我的好姐姐,非亲非故的,他凭什么要帮你护劫?”韩瑶嘟着嘴说道。

    “嗯,说得也是,一天,那你不喜欢我……”茹雪凝沉吟道。

    “怎么会不喜欢?”我本能的回答,但发现这绝对是一句病句时就后悔了。

    “哦,好呀,你们到底瞒着我干了什么坏事?”韩瑶目瞪口呆,一群家鬼都瞪大眼珠子,一副愕然至极的模样。

    茹雪凝瞬间遮住了嘴巴,摇头说道:“不是,我后面还有话,是想说不喜欢我呆在这里么?”

    众鬼这才松了口气,而茹雪凝已经脸红得可以了,韩瑶哼哼两声:“吓坏我了,还以为你们都到那程度了呢。”

    “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茹雪凝跺了跺手中的紫枪,然后问我:“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我告退了。”

    我连忙摇头,哪还敢有什么事,真有事媳妇可就闹腾了。

    韩瑶若有所思,看茹雪凝要走,不依不饶的跟过去问起和我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她,气得茹雪凝再也不理她了,然而韩瑶可不会籍此作罢,又追着去了。

    “多谢盟主替我挡雷!如果不是盟主,这趟胡某可是完蛋了,我这趟得会一趟西边,震慑一帮宵小,不过盟主放心,往后用得着胡某的,一声令下,敢不效死?”胡啸林拍着胸脯,差点没热泪盈眶了。

    “其实也是我不明就里,竟把缚仙罩这东西给你护劫,想想也是,缚仙罩画出的范围好比是监狱了,一旦启动,招来的惩戒之雷难免就放大了,失策,好在结果还是不错的。”我客气的说道,胡啸林要回西边也正常,毕竟富贵不还乡,好比锦衣夜行,谁知道呢?

    胡啸林又是一阵的感激,但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以后只要他们还修炼,还要应劫,那肯定要找我,而我相当于手持生死的帝王,只要是修炼者,不想死都要靠在我身边。

    我相信往后这件事传出去,恐怕会有很多人和鬼找上我,或是渡劫,或者是护劫,毕竟只要迈入仙级,平时雷劫也是如影随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历劫了,当然,时间长短也是根据个人的修为强弱来判定。

    收拾了首尾,家鬼们继续陷入了没有阴气块,而不得不进入巩固修为的阶段,紫衣没有能量可练,终日除了睡觉就是睡觉,等待我什么时候出山。

    李君敏命令弟子们先回后山,然后自己留了下来,说道:“太上掌门,在天一城的保护下,弟子们生活安逸,难免对修炼资源有了更高的要求,常常说起了以前南仙剑派的诸多好处来,我看你以前居住的洞府后面那株紫竹,也倍感怀念以往,您看是不是也能够和老太上掌门那样,再造一片紫竹林来?”

    我听完,陷入了沉思之中,如果真能再造一片竹林来,确实大家修炼上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了,现在后山虽然阴气足够,但显然不如南仙岛的,况且独自给一部分鬼五重阴气块,多少让弟子们有不公平的心态,我需得想方设法找到惠及众人的办法来。

    “嗯,我会想办法再造一片紫竹林,至少能盛产阴气块的。”我想起孙婆婆的那些书籍,里面应该有当时如何建造紫竹林和如何豢养出紫衣的方法。

    “太上掌门,当真能?”李君敏兴奋无比。

    “尽力而为,但不敢保证。”我其实也没把握,毕竟我不是孙婆婆。

    “太上掌门做事,我岂会有怀疑的?”李君敏高兴的回去了,留下我还冥思苦想。

    我回到了新的临时洞府那边,拿出了孙婆婆当时的资料,埋头夜读起来,甚至还让宋婉仪把龙十一和韩珊珊也都一起请来了。

    两人都已经悟道,特别是韩珊珊,刚来的三天已经是修为狂涨到了半仙的程度,我心中倒是很羡慕她的,隐仙体质的好处就是这么明显,我升级的同时,她也跟着修为同步解锁了。

    对于孙婆婆的炼器和布阵知识,两位读完后都是受益颇多,经过一个多星期后的深入研究,也确实得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从阴间地层还要往下的地方抽取阴气。

    “一天,从孙婆婆的笔记上看,她是从阴海底下更深的地方抽来的阴气,而这股强大的阴气,又经过紫衣,吸收和传导到了门派上面的禁制大阵里,让紫竹能够生长繁殖,我研究了下丘老师院子那颗紫竹,我怀疑他也用了这办法养竹子,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只不过抽来的阴气并不会太多。”韩珊珊翻着古籍,然后和我解释里面的行道。

    “孙前辈很内门,竟然能够证实阴间底下是阴气的源头,然后用摆大阵,放置紫衣来做阵眼的方式,抽去阴气供给整个南仙剑派,其实我们如果按照这个办法,同样能够做出来,但问题是那只是一个南仙剑派的规模,如果要天一城,乃至整个南仙剑派都享受到,恐怕很困难,除非有七八个紫衣级别这么能吸收的妖仙在,不然不现实呀。”龙十一也给出了建议。

    “不错呢,其实布防护大阵并不难,难在七八个紫衣你肯定没有的,那抽取阴气的办法就不现实了,最多只能供给一个门派,但现在天一城扩张这么猛烈,南方鬼门也陆续驻扎进了后山,光有紫衣可不行,厚此薄彼,非闹腾不可。”韩珊珊也有些为难了。

    “大阵建立,紫衣还是要做阵眼?有没有别的办法?我答应紫衣,再也不会困她了,比如把血云棺的大阵巨大化,让它萃取底下的……”我连忙的说道,曾经的承诺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去改变。豆双贞号。

    “不可能呀,血云棺是完全不够用的,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南仙剑派要建在深海位置的南仙岛么?就是因为离着地层近,我们天一城如果要抽取地层阴气,还得挖个很深很深的坑呢!”韩珊珊直接反驳了我的设想。

    想到挖坑,我猛然想到了之前那个封印赵昱的天坑,这不是现成的么?而且也在后山的范围里呀!

    不过问题也来了,我如何能够抽取底层的阴气,血云棺不行,也不能用紫衣,那我还有什么办法。

    三个人又开始默默翻起了孙婆婆的书籍,希望能从她的日记里找出蛛丝马迹来,或者能够从中找到替代紫衣的办法。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刘小喵送了吃的过来,我一看到她,灵光乍现,差点就想把她抱过来狠亲一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