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2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同步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韩瑶连忙一扇子飞出,但扇子在空气中旋转了好几圈后,又回到了她手中,剩下迷茫一脸的她。

    “什么嘛。什么都没有!我这扇子都覆盖你前方百来米了,如果有东西,肯定逃不过的!”韩瑶看我狼狈的坐倒在地,拍了我的后背安慰我。

    韩珊珊也把我扶了起来,然后伸手弹向我的额头:“来,姐看看你有没有发烧,哎呀,好烫呀!”

    “发烧了?怪不得了。都说了。晚上不要和女鬼睡觉那么多!都是些修为低的,控制不了她们的阴气,真需要的话让我来,我属火的嘛。”韩瑶调侃起来。

    “别了,真的很恐怖好吧,我也没发烧到有幻觉。”我连忙站了起来,心脏却觉得受不了,这双黑瞳太恐怖,居然连鬼仙都能给它忽悠过去了,但目前除了吓唬我,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总算能肯定不是幻觉了,因为媳妇姐姐能察觉它的存在,刚才的预警就是证明。

    看来我得好好去问问媳妇姐姐,总不能给这双眼睛一路看着我。要不然我连洗澡睡觉都不会自在。

    韩珊珊已经懒得理会我了,见了宝物和龙十一一样兴奋的跑了过去,一人扛一根当场研究起来,我没有半点心情,取出备用的感冒发烧药,合水吞服了一枚,我很久没有生病了,这次居然有了发烧的迹象,是什么预兆么?

    两位鉴定了透阴锥后。互相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大致也肯定了这东西的作用,只不过韩珊珊的想法更加脑洞大开一些,说这东西原本的作用肯定不是用来抽取阴气的,说是负面的宝物,不过既然有用,我也不需要彻底弄明白,就让他们赶紧把大阵启动了。

    几个人和一群尸鬼就跟着去了天坑方向,而到了那里,我发现周边环境已经大不相同了。

    周围已经栽了上了许多竹子,甚至房子都已经建成了雏形,我的洞府干脆就整个搬到了附近,而阵口位置,有些不一样,那里是旋转的楼层,而天坑则相当于一口天井。

    “你看,我们做的不错吧,阵眼是分列九层,一层是浓缩室,也就是紫竹节的放置点,我费了很大功夫弄了聚阴阵在里面,能够主动生成阴气块,而整个大阵启动得越多,理论上就能够吸收越多的阴气,是我们研究所的结晶,不过不建议一开始就吸收太多,毕竟那透阴锥是外界来的宝贝,根据你的描述,效果可能会远超我们的想象。”韩珊珊带我到了天坑那往下看去。

    “那同时启动九层会怎样?”我好奇的问道。

    “姐怎么知道?不过阴气太重人类是无法呼吸的,当然,可能你是例外吧。”韩珊珊说着,开始命令尸兵去安插下面的大阵,而我也跟随下去了。

    越是下去,阴气确实越重,沿途还有不少的房间,我好奇的问了起来。

    “这里是储存阴气块的房间,相当于你的小宝库不是么?或者你用来金屋藏娇?”韩珊珊小声说道。

    我摊摊手,不过在这里修炼,速度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但显然也得鬼帝以上,不然承受不了这么猛烈的阴气。

    当然,也要信得过的人才会让其进来修炼,我们到了底部的时候,一座大阵果然出现在眼前,八个如同装载了一大盆果冻的铜鼎摆在四个位置,底下是奇形怪状的大阵,我一眼就看出是根据孙婆婆的研究资料制作而成的,神工鬼斧,非常的奥妙。

    八个尸兵站在八个方位,在韩珊珊的一声令下,将这透阴锥全都插入了果冻之中,眼看着这些锥子全都没入其中,随后盖子盖上,我心中松了口气。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上去启动大阵了,这控制大阵的钥匙给你,等我和龙老走了你再启动。”韩珊珊说完,把一个黑色的盒子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看起来就是一把匕首模样的东西。

    带领尸兵上去后,我把钥匙插入了圆形的柱子,然后把一重的刻度打好,扭动了转盘。

    咔嚓的一声齿轮响动,大阵真的启动了,周边黑色的暗流不断从我脚底划过,随后转到四面八方的各个储藏的小型站点,一路的传播出去!

    这天坑好比是巨大的发电机组,而阴气则是电力,不断的沿着分布线转移到天一城的各个地方!

    和韩珊珊说的一样,就算只是一重的阴气也相当的猛烈了,而且毕竟时间太短,临时阴气站布置的位置还只是部分行政区和后山,所以也不需要开启太大的阴气等级。

    而且庇护所还没建起来,等到建起来,开个两三重怕还供应不上呢。我把钥匙贴身藏好,然后准备走回自己的洞府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目光又附骨一样盯着我了,我能深切的感到这股目光!

    猛然回头,那黑瞳果然肆无忌惮的盯着我,我退后了一步,手中扣着一张纸符,稍有不对我就得逃开才行。

    黑瞳飘忽不定的在天坑的正中央那,紧紧的盯着我好一会,随后居然慢慢的往下沉,最后消失在坑洞口,我脸色难看,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难道这鬼东西要进入里面吸收阴气?会不会是他的力量只能凝聚出黑瞳,而吸收一定力量,才能成为威胁到我的存在?

    那岂不是又成了双面刃?我如果开启更大的阴气等级,它不是要更快的变厉害么?那可不行,我需要去问问媳妇姐姐,否则我怎么能够安心?

    回到了距离天坑好几里的洞府,我心中仍惶惶不安,叫了几下媳妇没吱声,我只能是画了通阴符,在紫衣和宋婉仪她们的护法下,进入梦中和媳妇姐姐相会。

    血红的海边,我看着漫天的星云,面色大变:原本只有红云的头顶,怎么出现了星云!

    云层亦真亦幻的翻腾不停,雷光在上面一直闪着,偶尔噼里啪啦的打在红色的海洋上,场面壮观如瀚海怒号!我怔了好一会,却也没想到我体内还有如此的天气变化,也有些担忧起媳妇姐姐来。

    “媳妇!媳妇你在哪?”我没时间去管这个,没准是媳妇觉得待得无聊了,用神通弄出了这些东西来应景的吧?

    我还穿着星光雷云铠,这么多次下来,也没闹明白它代表了什么,但至少对我是无害的。

    走了好远的距离,身穿红云嫁衣的媳妇姐姐站在了我面前。

    “外面那双黑色的眸子,媳妇你看到了吧?”我连忙问起来。

    “看到了。”媳妇淡淡的回答,仿佛知道我肯定要来找她。

    “预警是不是有危险?它似乎进了刚建起的大阵中,如果出事,恐怕难以阻止。”我心情别提有多着急。

    “有,敌意和观望都有,所以我才预警。”媳妇轻轻蹙眉,但却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担忧。

    “敌意?观望?那么说是敌人么?”我吓了一跳,心中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

    “我毕竟不是全盛时期,看到的与你一样是一双黑瞳,你何不问你抓来的神将?”媳妇姐姐说着,背手转身,走向了别处。

    我想起了蚊子这货,倒是可以问问他的,但那是之后的事情,这家伙因为太多嘴给我封印起来了,回头还要解封才行。

    媳妇有些不高兴,我心情也很纳闷,说道:“媳妇,你是不是在生气?”

    “我生气与否,与你何干?”媳妇冷冷的说道。

    我吓了一跳,这是明显的吃醋呀,她就这一点表现是最明显的,得哄。

    “不是……我可什么事情都没做呀,你看看,最近我是和很多人鬼都保持距离的,也尽量没有牵扯进因果来,好比茹雪凝、韩瑶、云清、秦蓉雪,我全都有意无意的去保持距离了。”我连忙过去,想要把她身子扳回来,可结果还没碰到,她就出现在了我身后。豆斤找划。

    回头一看,媳妇眉心已经拧起来了:“这么多?不打自招!”

    “这怎么是不打自招呢……”我愣了下,但很快就想抽自己一巴掌了,她下一句肯定说:既无念想,怎么来的脱口而出。

    “你既无念想,怎会脱口而出?”媳妇气道,这简直是悲哀的神同步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