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3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念想
    轰隆!

    雷霆万钧,又是一道天雷落下了,打在了我身上,浑身上下再次无比的舒畅。

    “肉都熟了,放心吧……不会让我拉肚子的……”我莫名的笑了起来。生嚼现在变成了熟咽,总算是好吃了很多,这种感觉,让人心情畅快到了极点!

    “你若吃下去,便不要再来找我!”

    还在我咀嚼将要下咽的时候,心底媳妇的声音忽然响起,顷刻间让我清醒了过来,立即觉得这块人肉无比的恶心。

    “呸……谁!到底是谁!”我吐出了肉块,嘴里却骂了起来。

    我这回才算明白。自己居然给那双黑瞳给控制住了,而媳妇的断喝,彻底分离我和黑瞳之间的联系。

    “滚!”我低声的轻喝,一剑就扎入了闻灼的脑门,而后伸出了手。把所有的能量全都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轰隆!

    黑光落地,顿时引来了一场剧烈无比的爆炸,我整个人飞了起来,而前方直接给打出了巨大的深坑,这坑洞以上。什么都没有剩下,竹林全都毁灭了,而之前的闻灼,还有十几个仙门修炼者也全都不见了!

    地上留下足足有十几米的深度看起来深不见底的巨坑!

    我这一掌的力量,把黑瞳好容易积攒下来的力量全都弄没了,这一下我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而黑瞳也在这一刻脱体而出,它正视着我,似乎正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意。

    “呵呵……你倒也聪明。”

    黑瞳低声的笑了起来,然后就光明正大的从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我面色惨然,回头看向了师父,师父连忙过来抓住我:“一天!你还好吧?”

    “师父……我的眼睛怎样?恢复过来了没有?”我连忙问起来。虽然现在看东西已经恢复了原样,但我还是很害怕这黑瞳的影响力。

    “没了……没了,你去哪借来如此邪门的力量……这对你来说,太过霸道了……”师父心有余悸的说道。

    “丘道友,你快点过来,刚才的天雷还没结束……”韩瑶连忙的提醒道。

    师父一看天空的劫云,连忙退开,天雷劈下来。他也无法保证扛得住,毕竟现在还有伤在身。

    “血衣!”我给师父加持了血衣,抬起头,等待这天雷继续砸落下来,只要用这天雷锻体,我立马就能劫后成仙!

    轰隆隆隆……

    我伸出双手,迎接这天雷的到来,结果让我和师父都意外的是,黑沉沉的云层忽然的开始消失,并且很快就让天空泛起了白光,直接消失不见了!

    “啊?这怎么回事?难道渡劫成功了?你成地仙了?”韩瑶跑过来,检查我身体的情况。

    “一天没成仙,这是怎么回事?”陶风杰也讶然了,摸着我的双手,用鬼仙之力探查起来,结果给与了大家失望的答案。

    “那天雷是怎么回事?”茹雪凝也很奇怪,毕竟大家都看到了天雷落下,而且是三道,按照道理,劫云散去,应该是渡劫成功了才对。

    “天雷劈的或许不是一天,而是刚才借身一天的古怪力量,而能够入身就引来这么恐怖力量的,除了它,或许没有其他了吧?”南宫师叔沉吟后说道。

    “不错,天雷来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逆于本身能够容纳的超前力量,而如果身体能够容纳这股力量,那天劫也就引不来了,方才一天的力量远远超过他自身的力量无数倍,所以才会招来天劫,而现在他的力量恢复了过来,天劫自然而然又没有了,况且那股力量,根本就不是他的。”师父分析道。

    而这个时候,惜君和紫衣也全都飞过来了。可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了,我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和她们说起。豆余向技。

    沿着我的目光看去,惜君和紫衣、胭儿全都愣住了,地上的玄铁棺赫然就摆在了那里,而一大堆的碎片,也述说了刚才那场爆炸引来的结果。

    “哥哥……小黑呢……大狗熊呢……你是不是把他们收起来了?”惜君跑了过去,准备开启玄铁棺,她觉得大狗熊会不会藏在里面:“大狗熊!”

    “不开了……大狗熊陨落了。”我叹了口气,过去把惜君拉住了。

    “那小黑呢……小黑也不见了……”王胭感应不到黑毛犼的气息,两行泪水滴滴答答的流下来,茫然的走向了师父。

    紫衣咬着嘴唇,四处里的看,也有些迷茫了:“一天,他们还能回来么……和我的竹子一样……”

    “回不来了……他们不是竹子,你知道的。”我摇头道。

    黑毛犼和大狗熊的遗物摆在那,因为装备都是大号的,所以很显眼,但现在装备在,它们却消失了。

    “那山鬼呢……”惜君的指甲又细又长,无意的掐入了我的手臂中,让我一阵的刺痛。

    “山鬼还在,不过恐怕没有一段时间恢复不过来了。”我把雕铸桃花杖的鬼仙棺拿了出来,示意她还活着。

    却想不到惜君愤怒的一把抢了那鬼仙棺,丢到了一旁:“山鬼为什么没死,哥哥,你拿山鬼换小黑和大熊回来!呜呜……你去换回来!”

    惜君从来都不喜欢宋婉仪,也不喜欢黑毛犼,但无数次的生死之战后,却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原来不给她靠近的黑毛犼,最后也成了她的朋友,至于大狗熊,基本是谁都喜欢的,因为给吃的,它就很会卖乖。

    “捡起来。”我皱起了眉,双目也含着泪光,宋婉仪是无辜的,她同样也承受了不能承受的痛苦,如果不是鬼仙棺,恐怕现在我毁灭世界的心都能生出来。

    “我要小黑,我要大熊……呜呜……我才不要山鬼!”惜君委屈的摇着头,哭得梨花带雨。

    师父走过来,把婉仪的鬼仙棺捡起来给我,我两行眼泪不禁落下,用满是血的袖子擦拭了下,藏入了身后。

    “呜呜……”惜君哭得更凶了,过去就抱住了师父的腿,师父无奈的摸着她的头,叹气连连。

    我损失的两员家鬼何其重要?恐怕一辈子我都会记念着它们,但这又有什么用,难道它们还能回来?

    “哥哥……你不要怪惜君,她很伤心,胭儿也很伤心……”胭儿怯生生的走过来,拿袖子帮我把泪水擦掉,然后紧紧抱着我。

    我难过极了,但现在难过又有什么用?这些仙门按照师父的说法,全都是先头部队。

    “唉,逝者已逝,死者已矣,一天,我们该做准备了,不能这么被动的面对这些厉害势力,你也不能呆在这里了,仙门的消息渠道,不是我们可以想像得到的。”师父的提醒,把我从悲伤中拉向了现实。

    “四方鬼门各回驻地,天一城撤走南仙剑派,驻扎到南仙岛。”我提议道。

    “嗯,也只能这样吧,研究所和各种设施都撤走吧,其他城隍鬼民可以留着,仙门也是要顾虑这些的,对于片面打击,大家都忌讳如深,我们这些仙级,以后可就要承受仙门的罪责了。”师父忧心忡忡的说道。

    “师父,冤有头债有主,这罪责我来揽下,他们若来,我打不过就逃好了。”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是这么想,不知道他们又怎么想?这些都是先驱探路者,后面大批的仙门修士还要过来,天一城遣散掉修炼者再说吧,其他关乎我们的,都是小事。”师父提议道。

    我不敢再等,命令黛眉和齐暖暖准备好撤军的路线,他们爱来弄引凤棺就随便他们好了,但不要让我成地仙,要不然一锅全坑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