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3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分享
    因为信任自己的伙伴,所以紫衣躺进了血云棺中,随意的让血云棺的符文侵占和控制自己的身体,这过程很顺利,而王胭也已经进入了棺椁中。控制整个血云棺的运转。

    八条锁链从棺椁中飞了出来,很快没入了槽口中,并且快速的有仙气从绳索中吸取上来,这让我兴奋起来,显然这是可行的。

    当时师父和南宫师叔,包括孙婆婆都知道要避嫌,不吸取仙气,而我却将天一城的天坑打造成了九重的恐怖仙气工厂,如何不引来别人的觊觎?我还是太过年轻了。往后如果不经过自己亲力亲为的压力测试,终究不能再这么鲁莽了。

    惜君在那盘膝不动,闭着的秀目让人见之倾心,她变得漂亮了起来,瓜子脸显得很均匀,多一分就要划入鹅卵形了。

    我走了过去,她依然因为之前我让她捡起宋婉仪的鬼仙棺之事生气着,不过我能明白她和两个动物之间的感情。她是妖,对于同样是动物的黑毛犼和倒霉熊,有着特殊的同类观念。

    “惜君,对于哥哥来说,你是重要的,包括小黑、熊哥,无论他们是否没有化成人形,对我而言都是平等的,包括眼眼中的婉仪、江寒、小喵,她们同样都很重要,所以你不要怪哥哥了好么?”我坐在了她身边,就跟面对同龄人一样的谈心起来。

    “我知道我并非唯一,我和山鬼不过是一样的。”惜君没有睁开眼睛。依然打坐没有理会我。

    “你们无论是哪个对我而言都是唯一的,我不能让你们任何之一消失不见,如若不然,我于心何安?一辈子我都会想念小黑,还有大熊,它们为了救我,帮助了我太多,包括你从我刚出道就一直陪伴着我,好比我的亲妹妹一样的重要。”我不禁有些悲伤,惜君长大得太快,这也是我至今难以接受的,她和其他的鬼不一样。她并不属于我。我甚至能想到有一天,她离开我时的样子。

    “哥哥……我要吃光他们。”惜君嘴角冒出了獠牙,她对于仙门,已经愤恨到了极致。

    和人一样,仙有无情,同样反面的,但现在劝诫她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我只能一声不吭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到一旁等待紫衣她们转换仙气块。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师兄就过来了,进入了整个大厅里,他又发挥了他好奇宝宝的心态,不停的去看这个看那个,好半天研究透了才和我搭起话来:“要制作足够的仙气块,我看这境况没有个把月你都动弹不了吧?”

    “不会的,速度正在提升,只要合作的纯熟度越高,制作也就快起来了,师兄你先休息下吧,等师父他们来了,我们就差不多可以走了。”我说道,制作出所有鬼都能提升到两仪境的阴气块是不可能的,毕竟再强强不过八把透阴锥这等破界神器。

    “也好,我先找个地方睡觉,就在上面的房子里吧,到时候有什么事就通知你,我看你这两天不但身体累,心其实更累吧?先睡觉吧。”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也不等我回答,自己就先上去了。

    在这密室里,还不至于有其他不知死活的鬼会来,我布下了大阵后,写了张通神符,就在血云棺的附近睡下了。

    睁开双眼,我出现在了一片红云中,仍然是那片星空,那层红烟一样的血云,我和以往一样四处寻找媳妇的身影,但这次,我并没有太过着急,而是一步步的漫步其中,因为我也迷茫了。

    走了好远,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忽然的一阵黑影就从眼前的红烟那闪过,我浑身一颤,心中生出了一丝兴奋:“黑毛犼!”

    我连忙的追了出去,然而跑了好一会,也再也没有那道黑影的痕迹了,渐渐的我失望无比,因为在尽头等我的并非是黑毛犼或者倒霉熊,而是媳妇姐姐。

    “媳妇?”我愣了下,但也快步到了她面前。

    “怎么?看你好像还不乐意见到我的样子,既然这样,何必寻来?”媳妇淡然的问道。

    我不禁苦笑,说道:“刚才我误将残影看成了黑毛犼,所以心情不是很好。”

    “心情不好方才寻我,若是快乐,会与我分享么?”媳妇姐姐轻叹道。

    “会,快乐也会,难过也会……”我说道,媳妇不会连黑毛犼的醋都吃吧?不过想来也不至于,就靠近了过去。

    媳妇身上的红云一卷,顷刻浓缩了回来,形成了一件并没有婚纱那么华贵的霓裳。

    “成仙之路,何其坎坷,遭遇更是庞杂得难以列数,时间一长,慢慢变得麻木,以至于他人见之,以为皆无欲无求,薄情寡义,实则仙所想所知更甚之,不是无情,是未到动情之处。”媳妇仍旧平静的说着,但却又有开导我的地方,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细细一想,却感觉和她说的是相同的。

    “你和别人不同,修为在短短时间内,已经触摸地仙之境,难免是情感丰富,不过却也难以走出这个困局,好比往后你见得多了,也就觉得这并非无法接受的事了……难过是生命长途中一枚自己无意踢到的石头,又怎么能在内心中起到更多的波澜呢?”媳妇继续说道。

    难道媳妇淡如秋水,就是因为如此么?

    “那我该怎么办……媳妇,我真的很想黑毛犼,很想熊哥,它们的一眸一动,全都在我的脑海中……”我知道媳妇在开解,但偏偏却一时难以接受。豆医乒圾。

    “放心底,未尝不好,前路仍在继续,岂会因你难过而不前?你在我这止步之时,可知别人已追到自己脚后跟了呢?”媳妇这次并没有呵斥我,说些傲气的话语刺激我前进。

    但她温柔的言语,给我带来的伤感却更是强烈,不过也正因此,黑毛犼和熊哥才能成为我走下去的动力,我需要成仙,只有成仙,才能让仙门往后对我望而却步。

    “我知道了,媳妇,你总能三言两语就把我说通了。”我感慨的说道。

    媳妇回过头面对我,点了点头:“但需铭记,不忘初心。”

    我跟着重重点头,能说上这番话后,却不忘警醒我,媳妇才不愧真仙。

    醒来的时候,师父、南宫师叔他们到了,问了下前来通知我的海师兄,才知道我这一觉足足睡了好几天。

    师兄说百顺爷、韩瑶、茹雪凝都暂时回各方鬼门,整理各自门中事物,特别是应对深海鬼族的事,也渐渐摆上了台面。

    而孟婆婆和单龙打算留在天一城那边收拾首尾,随后会和四方鬼门一起齐聚此地,共商天一城的大事。而目前上面只有师父他们带来了南仙剑派,正在安置弟子。

    “哥哥,你总算醒了,不知为何,我们炼了好多的仙气块后,下面的仙气都没有了,只剩下阴气,你看该怎么办?”胭儿指着一大堆的块状晶体说道。

    看到这些晶体,我高兴坏了,这少说也得五十七块五重仙气块,三四百的五重阴气块,足够我用一段时间了。

    听到胭儿的汇报,我想了想说道:“嗯,毕竟很可能是以矿藏的形式储藏的,很可能底下的仙气都抽光了,这里没有,我们以后还能去其他地方开采。”

    “嗯,好的。”胭儿也不在意,而紫衣还趴在我身边睡着,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收拾了这些仙气块,我带着惜君她们一起离开了密室,准备去见见师父再说。

    师父看到这些阴气块后十分的高兴,这么一来,他们冲击两仪境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我也能更安心的前往海底。

    “好,只要有了这些五重仙气块,我们继续在此修炼反而是件好事。”南宫师叔感叹道。

    “一天屡次都能给大家带来惊喜,反观我这师父,真是无比的汗颜呀……”师父也是惊讶得之极。

    “我只是废物利用了下,把下面的阴气阵修复了……”正解释着,天边乌云一朵跟着一朵,快速的汇集了过来。

    “谁在那渡劫?”师父讶然问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