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3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忙音
    “你都是天一道掌门,我不早就是你掌门师兄了么?”海师兄一副疑惑的样子,看我嘴巴张大,他不满的说道:“难道不是?”

    “是,怎么会不是?”看来海师兄不大明白道脉的规矩呢。然而他毕竟是散修,规矩什么都不大在乎,回头造册登名就行了。

    阴阳家是散修,早就无门无派了,能有道统就不错了,并且许多有道统的门派也同样自建了其他门派,所以加入天一道并没有什么问题,况且师父也没说什么。

    “既然的两位已经进入地仙修为,我也要回天一道。那就同回大龙县一趟吧。”我建议道。

    “不错,还是要回去一趟的。”海师兄估摸也猜到了我不放心,毕竟一下子就多了两个北海来的地仙,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以轻心。

    “太好了,我们刚刚晋级地仙混元镜,还需要时间来巩固下修为,正好掌门要回去,那现在就走?”莫景然高兴的说道。

    “我交代下首尾就走。时间不差这一两天。”我边说着,边注意他们脚底下产生的小漩涡,这股力量让他们能够踩在了海面上,这功夫师父都没教过我,只看见过一些地仙使用。

    魏娟也说道:“我们之前的去过天一道,和你家的姑姑谈了许久,方才得到了你的行踪,这次回去,正好好好感谢下她。”

    原来是夏姑姑把我的行踪告知了他们,我倒是没想明白姑姑的意思,难道是凭借两位想要加入门派里?

    一行人跟着去了南仙岛,破破烂烂的门派中,弟子正在李君敏的带领下修葺废墟上的一切。李君敏修为进境很快,已经快要鬼帝后期了,王昌和跟裘不凡也正在冲击半仙,一旦能达到半仙的修为,南仙剑派就多了两个鬼仙。

    大量造仙的计划是对抗仙门的最好办法,只有足够的威慑力,才能够打回天一城。

    我晋级地仙如遥遥无期,吸收了无数的天雷,明明觉得有所提升,但却每次都觉得无底洞一样无法成就地仙,这使我无比的失望,和海师兄去往深海的愿望也就越来越强烈了。

    不过现在这两位地仙的临时加入。却需要我亲自带回门中。并且通知北方、西方、东方道门,我天一道也有地仙了,而且是两位!

    自己留下了一百枚五重阴气块,把剩下的三百多五重阴气块,五十多五重仙气块都给了师父支配,我让海师兄在这里等我,自己带着景然公子莫景然和雷火夫人魏娟前往天一道。

    一路下来,莫景然和魏娟的性情我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也旁敲侧击了下他们所处的环境,以及一些地理上的常识,经过细致的描述,他们确实真是来自于北海,那地方终年冰寒,人迹罕见,可不是什么好住的地方。

    不过对于周围有什么修士,这两人直接就说了没有,他们两个是实实在在的散修,连祖籍在哪,也只是说了是福省那边,就没有了下一步的地名了,而是用从小未曾懂事就给师父带去为由搪塞了过去,至于他们的师父,早就死了多年了。

    这两个人身上的秘密不少,不过我也不好多去了解,只要不给我天一道添麻烦就够了。

    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小县城,准备打电话让刘达开了飞机过来接我们前往天一道的内门总部。

    结果刚开机的功夫,邹之文的电话来了好几个,还有短信,我看他似乎有点着急,就率先拨通了他的电话。

    “一天,余天孝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邹之文在电话里语气安静,倒也没有那种大厦将倾的感觉。

    “余天孝带领南方道门脱离道脉的事么?”我当然不能装作不知,毕竟也是自己那方的事情。

    “当时我们就已经怀疑到他了,逼你退出道脉一事,就是他联合官方捣的鬼,本来我已经和几个理事会的人想着怎么制裁他了,但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让他策反了南方道门,加入了官方。”邹之文到这个时候才叹了口气。

    “现在余天孝倒戈过去后,立即招揽了许多散派,还有一些本来给逐出道门的顽固分子,邹老可知道?”我旧事重提,也有讽刺的意思在里面。

    “唉,我何尝不知,当时我们确实还没能正视眼前,总有门户的偏见,还觉得和以前一样,应该屏蔽掉一切不纯粹的门派,却没想到反给这群人给利用了,以至于当时把你的想法给忽略掉。”邹之文也深深后悔起来,当时如果听我的,先稳住一部分的人,或许就不至于成为现在的样子。

    “邹老,将死之人求医,救命之药无论是什么,都不应该犹豫不吃了,道门当时已脱缰,几位理事会成员却仍食古不化,现在谈这些又有什么用?”道门凋零在即,凋零的第一片花瓣就是南方道门,要不然邹之文何至于打电话给我?

    “李京羽、任语、姜卓雪,他们都是理事会的叛徒,已经和余天孝一起投靠了官方了,我当时和陆成山、沈冰莹就觉得奇怪了,现在我们才知道是给利用了!现在我们几个老家伙都后悔了。”邹之文痛心疾首起来,他身边似乎还有人在叹息,听着似乎像是沈冰莹他们的。

    “四脉对话的结果怎样?”我离开的时候,四脉开启了一次对话,意图是要解决当时道门和官方的争端。

    “我们道门当时就失去了话语权,余天孝和几个理事会的偏向了官方,最后争取到的结论还是静观其变,不动干戈,而如果夏至的时候,道脉稳不住三成,就要取缔掉……夏至马上要到了,一天,我们数千年不畏任何脉系的道脉真的要完了么?”邹之文苦叹一声。

    “邹老,那你想要我做点什么事情?”我也不能真让道脉毁了,官方的胃口太大,真给吃成了胖子,那往后真没有自由了。

    “我们不要求怎样,毕竟当时把你赶走,我们后面也悔得肠子都青了,如今听闻你天一道收拢其他方面不少的脉系,又联合上了南部九道门近三成的势力,还收拢了散修和其他二三级道门,已成为南部巨无霸一样的门派,我们就想着能不能让你成为道脉南部道门的盟主,和余天孝相互制衡,成为我道脉的真正燎原之火,拯救我道门于水深火热之中。”邹之文建议道。

    这段时间确实收了不少别派的旧弟子门人,而且十之七八都是叛教而来的,稳不稳固我不知道,忠诚度也正在培养中,不过有丹药,有好的修炼环境,还有很多悟道者坐镇,现在再来俩地仙,我相信很快大家也都会有认同感,毕竟天一道就算称为巨无霸都不为过了,大家总不会丢西瓜捡芝麻吧。

    “好吧,我会保住到道脉的星火的,你放心好了,如果余天孝敢来,我必然让他找不到门回去。”我淡淡的说道,我打的招牌就是道脉的,这才无数人前来投靠,难道还说自己不支持官方也不支持道脉不成?

    “太好了!一天,大家还生怕你以为上次的事而对我们百般羞辱,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却如此识得大体……”邹之文感激的说道。

    “邹老客气了,我天一道本来就是道脉的一份子,不会去受谁制衡,官方想让余天孝控制整个南方道脉,本事还不够。”我当即说道。

    “嗯,这个我是相信的,我们夏至之前见个面吧,我们几个……还有不情之请……”邹之文先是点头,但后面却说得不清不楚,似乎有难言之隐。豆爪岛划。

    “没问题,不过这段时间我在阴间还有点事,到时候回阳间再说吧。”我暂时也没想过就此答应,以前太好说话他们不珍惜,现在总不能事事如他们所愿才行。

    “那……也好,我们等你好消息。”邹之文也不敢强求我,只能悻悻的等待我的答复。

    我挂掉了电话,拨通了刘达那边。

    结果电话接通后,响好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接,后面还给挂掉了,再打过去时竟忙音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