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3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摧毁
    “哟,想让我们掌门跪下,你这老头子够狂的呀!”外面雷火夫人气不过的声音传来,后面一群弟子直接给打飞了出去,让开了一条道。

    啪啪啪。一阵巴掌声也响起了,莫景然也到了:“老而不死,真成贼了,我景然公子今天就看看,到底谁束手就擒!”

    “哎哟,哥,你咋这么久才到呀!我都给打成猪头了!”人群里,一个声音嗷嗷大叫,我撇过眼。半天没认出他来。

    “天哥,好在我们来的快,王哥现在没事!”刘达一脸的高兴,跑过来跟我邀功。

    结果那鼻青脸肿,衣衫篓缕男子一脚就把他踹翻了:“我特么哪里像是没事?这不是让人打成猪头了么!”

    我眼泪差点就冒了出来,这王元一都给打成这样了,也够惨的了,不过怪不得他倒霉。毕竟他叛的是天元派,在自家门中弟子们对他难免要苦大仇深一些,肯定往死里打了。

    他后面还有一群跟他一样给打得够惨的师弟师妹,大多受到了虐打,应该是庞如君老太的弟子。

    现在这群弟子都如遇救星,死里逃生后,有的弟子当场就哀号大哭起来,毕竟师父逝去,还没从悲哀中转换过来,又落入了门派的争端,还给打成了反动派,指不定能不能活呢。

    “列位兄弟姐妹,都别哭了!天一道的掌门。就是我兄弟,亲自带了俩地仙来救我们,往后咱们就是天一道的人了!之前哪个犊子往死里揍我的!现在你娘的给我站出来!”王元一扯着沙哑的喉音叫起来。

    “王哥,先喝水。”刘达把矿泉水递了过去,这王元一也是很渴了,顾不得要报仇,半瓶水先灌了下去。

    看他们惨状,我心有余悸,当然,也看向了赵茜和章素离两人,她们都在人群里,状态还不错。只不过有些风尘仆仆。看到我来了,赵茜有些埋怨的看着我,似乎觉得我来迟了。

    赵茜服食了悟道丹,也有悟道后期的修为了,章素离现在修为比弟子差一些,只有中期。

    她们这些悟道期的高不成低不就,一般弟子打不过他们,厉害的也不屑于低级手段,看脸上虽有擦伤,但更多是精神上的折磨,毕竟叛教就罢了,还给官方道门捉去了,实在颜面尽失。

    农国富这次把事情办砸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站在那,苦着个脸不知该说点什么,我也没准备要怪他,谁让余天孝和我仇恨值高呢?

    话说这欧阳大河一看莫景然和魏娟来了,脸唰的一下就绿了,那可是俩地仙呀,他哪还敢逗留,立马龙头杖一晃,一阵剧烈的浓烟就凭空飞了出来,紧接着他整个人嗖的就不见了!

    不过莫景然和魏娟也不是凡修,就在我担心的时候,他们也不见了,随后我就感觉身后的剑鞘那动了下,那莫景然倒好,清虚道剑就给他摸了去。

    等我扭头的时候,人早就跟他的道侣移动到了欧阳大河后面,大殿里只剩余天孝一人在原地张大嘴巴一句话说不出来。

    “余天孝,你请我朋友到你道观中做客,招待得似乎不怎么好呀?”我阴沉沉的说道。

    “远思飞阁中山静,梦落寒江不见潮,天元道,凌空道破!”余天孝咬破了手指,迅速的拿出了一张黑符,随后寥寥几笔,居然已经勾勒出了一副山水画卷,顷刻间就飞向了我!

    不愧是老贼,想不到他居然这么果断,到了现在我和夏姑姑都没能找到他杀死庞如君,以及其他道门老人的证据,若是不然,今天定当在这里将其杀死。

    “雾里寒烟半是非,摄海催山水龙吟,天一道!沧海龙吟!”我的符纸也飞快从袖中飞出,伴随我的咒语声,身边黑水汹涌,一头巨大的黑龙从我身后冒出,龙息也跟着往余天孝吹去!

    余天孝双手一划,数不清的圆形道轮一个接着一个撞了过来,跟龙息一接触,猛然间就把周围炸出了深坑,而一座如此古老的大殿,内装潢也在这一斗法中化作了乌有!

    为了求快,我法术的威力并没有提高到七倍,但仅仅三四倍的法术威力,也足够余天孝受的了!

    但就在两种法术就要高下时,余天孝知道打不过我,立即就逃跑了,瞬间转身就往后山狂奔!我冷笑一声,连忙把龙息调转,全都往他身上射去!龙息灼热,一声惨叫和浓烈的水烟后,余天孝背后全都冒着热气,皮肤都给烫红了!豆爪节技。

    我们两个斗法,早就引来了关注,有些蠢蠢欲动,有些已经拿了武器要围过来,可短短的功夫,余天孝就给一招打倒了,所有弟子的都吓得不敢有丝毫异动。

    本来庞如君在的时候还好些,庞如君一死,王元一对天元派早就没什么归属感了,看余天孝趴在那一动不动,他立即过去准备胖揍一顿。

    我拦住了他说道:“行了,他昏过去了,打他都嫌累,而且再怎样也是官方的人,一把老骨头了,这次先放过他吧。”

    天元派也是官方玄门的一部分了,闹一下情有可原,但没根没据的把人家太上掌门打死打残了,到时候官方介入,可就麻烦了,我目前可还没对抗整个官方的能力。

    这里事情一了,那儿莫景然和魏娟已经抓着老头来了,老头灰头土脸,似乎给饱打了一顿,一路给拖了过来。

    我暗暗吃惊,这两位手段可不差,按理对付一个老地仙,就算给三个同级包围,一般才难以挣脱,但他们两个刚晋级地仙,直接把人逮住了,的确神奇了点,早知道我就应该看看他们怎么抓住这欧阳大河的。

    “掌门,杀了?”魏娟皱眉说道,她赤手空拳,不过竟练就了两团不同颜色的烟雾在手中,如果我开了天眼,应该能看出是什么了。

    仙家手段!我忽然想到的是这个,要知道李剑声晋级地仙都要稳固修为不敢出来见人,这两位对地仙手段却如此熟悉,那教授他们的师父,恐怕至少都是地仙级别的!

    “放了吧。”现在也不是和官方翻脸的时候,稍作惩戒就够了。

    莫景然也干脆,手一松一推就震开了欧阳大河。

    欧阳大河撞到了石头上昏了过去,胸部起伏,显然是没死的。

    “掌门,剑还你。”莫景然把道剑丢回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扫了一眼周围的天元派弟子。天元派还有掌门,不过我这里还有地仙镇场子,他们哑巴吃黄莲也是有苦说不出,除了默默看我们分成两拨人离开,一点办法都没。

    离开的时候我邀请了王元一一起坐飞机离开,不过他主动留了下来引弟子们前往天一道,所以只剩下的赵茜和章素离、莫景然、魏娟、农国富跟我一同离开。

    回到天一道时就入夜了,因为给关押了好几天,章素离和赵茜都很疲劳,夏姑姑就带着她俩去了宿舍区安置,而我则带莫景然和魏娟跟管正阳、朱一光等人见面。

    韩珊珊和龙十一都搬上来了,安排了差事,就只等内门建立完毕,大家伙一起搬过去了。

    因为事情很多,谈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告别了众人,准备让刘达抓紧时间在道观休息几个小时后,再送我去十万大山那边。

    到了凌晨三四点,所有弟子不是睡觉,就是会宿舍区修炼,整个道观也安静了下来。

    坐在道观门口的阶梯上,我静静的看着星空,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燃,然后学着师兄捻了几下手指,念咒卦算凶吉,结果符纸一下就烧着了,差点烧到了手。

    此时此刻,我忽然想起了天一城,也强烈的想要回城一趟,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放心。

    可到时候仙门的人就在下面呢?想到这,我有点举棋不定。踱步在空旷的广场上,这时,一阵阴冷的风吹拂向我的后背。

    “谁?”我静静的问道。

    “城隍!城隍大人?不好了,天一城……”声音微弱,但我却远远的听出了是白无常的,回过头,这两个鬼正快速的飘向了我。

    “慌张什么?”我皱起了眉,这个时候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们。

    “城隍大人,完了……天一城撑不住了!”黑无常惊恐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