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3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风清
    “我走后,一应事务皆有章素离和夏沧岚两位大长老共同主持,等内门完成修建后,就可以搬迁过去了。”外门是考验弟子之用,内门才是真正用来清修的地方。不过这一去,实在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我不禁看着眼前的弟子门人,心下惆怅。

    把一百枚五重阴气块分了八成给朱一光,我说道:“阴气块得来不易,说好的,我会想尽办法给你,门中弟子修炼,全仰赖您了。”

    “掌门放心。管饱不闹。”朱一光拍拍我的臂膀,脸上挤出笑容。

    赵茜和王元一、张小飞、李庆和、赵合、方月婉全都已经到了悟道后期,丹药全是我提供的,如今的任务就是在天一道怎么想办法冲击半仙,可我要走,难免都十分难过。

    “天哥,最近我也在研究师父留下的古方,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消除服食过悟道丹后的药抗。如果成功,服食第二枚悟道丹,也能有一半效果了,到时候我和妹妹等人冲上半仙也不是难题。”赵合把我拉到了一边偷偷说道。

    “很好,只要你们到了半仙,我争取从仙门那回来帮你们渡劫。”我说道。

    “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你不和茜说说话么?还有其他的师兄弟们?”赵合拍拍我的肩膀道。

    我回过头,三跑跑和赵茜都等我好久了,连韩珊珊和苗小狸都知道我要走,跑来送我。

    都是一群我舍不得的人,但眼下仙门招我前去,不去大家都要死。

    “都散了吧,又不是生离死别。总有再见的时候。”我遣散了所有的弟子,夏姑姑也点头带领弟子回去,只有三跑跑和赵茜留了下来。豆欢亩巴。

    星海倒映,如随波逐流的浮灯上下舞动,时现时灭。

    而夜安静得出奇,五人坐在了大殿的阶梯上,眼看对面的树林,竟不知是谁先笑出了声。

    “好奇怪的感觉,天哥,当时我们也是四个人坐在这个位置,然后夏姑姑来了,所要带走我们。去道门。”赵茜痴痴的笑着。恬静怡人的感觉惹得我们四个全都看呆了。

    张小飞受了气氛感染,笑嘻嘻道:“对,现在的感觉就像那时候,不过这次是师兄要去仙门呢。”

    “喂,你们不许把我忽略了,让个位置,我也挤一挤!”韩珊珊推开了王元一,自己坐在了我身边。

    苗小狸脸皮薄,不敢推走谁,就站在我身后:“师兄,你这次要给仙门带走,等我和我的蛊王地仙了你还没回来,我便上去把你讨回来,若是不给,就灭了仙门再把你带回来。”

    “小狸真霸道。”李庆和伸出了大拇指。

    “那当然,我们小狸最厉害了。”赵茜赶紧把苗小狸拉过来坐下。

    “现在七个人了,大家费尽千辛万苦,总算能够走到了一起,天一道,天下第一道门,一天,你可别不回来呀,呸呸呸,你看我这臭嘴,唉……一定要回来。”王元一摸出了一只香烟,还想用火机点着,结果给李庆和拍掉了。

    “罚你不准抽烟了!”李庆和瞪了他一眼,王元一当即苦着脸,一副跟我求情的样子。

    “给你抽,不过现在嘛不行,私下的我倒是不介意。”两人关系很好,现在在天一道都各自领了一队弟子,已经成了指导道长。

    “他好容易走出来,这个是后遗症,李哥,无伤大雅。”张小飞也笑着帮腔。

    “你看,还是一天和小飞懂我。”王元一眨巴了下干燥的嘴唇,不抽烟还是很难受的,从回来后知道庞老太的死牵连上余天孝,对他的打击很大,走出这困境不容易。

    “最近还联系你家里人么?”我问道。王元一点点头,但不大想说,我也不好再问,毕竟南市离着这里近,他家人难免会来关心下。

    想要尽情的聊毕竟不可能,后山的十几位地仙位置聚集了下,又分开了,似乎是聚集着商量是否给我这么多时间。

    “我该走了,上面那群人可不好交差。”我说罢,把隐身衣拿给了韩珊珊:“姗姗,这个给你们研究所研究。”

    “还有礼物,看来你喜欢姗姗多一点呀!”李庆和打趣道。

    “羡慕姐么?”韩珊珊当即大笑起来,一副要贴身藏好的样子。赵茜看了韩珊珊和我一眼,颇为羡慕。

    “先散吧,上面仙门的人似乎等不及了。”我笑道。

    “唉,一天,有朝一日真希望我们都能帮上你,这样兴许大家就不会再分离了。”李庆和看向了后山,却生出了无力感,毕竟没有什么比保护不了伙伴更难受的事情了,一直以来都是我帮他们,却很少有他们能帮上我的时候。

    “没事的,你们现在不是都快半仙了么?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速度,到时候地仙也指日可待了,都按部就班来吧。”我知道大家会卯足了劲冲击地仙,不过终归不能让他们急功近利。

    看着他们离开,我颇为不舍,赵茜的背影更让我有种自责,我走了过去,想要说点什么,可结果终究没说出口。

    给不了别人的,终究不能强求别人也给你什么。

    我独步往后山走去,这一刻忽觉星空寂寞,夜凉风清。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肩膀上有人拍了下我。

    这无声无息的,到底是谁,连忙的回过头,结果却什么都没有。

    我吓了一跳,扭头过来,一个靓影却站在了我身前,她身穿天一道道袍,头上扎着发髻,闭着眼的安静形象美极了,就像是修道刚回来的女居士。

    “为什么你不和她多说几句?”她淡淡的笑了笑。

    “你不都看到了么。”明媚的脸颊和笑容,一时溶化了我的悲伤和寂寥。

    她并没有放过调侃,只是微微抬头面对我时,微微的撅着嘴:“嗯,反正以后都在天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好?”

    “呵呵,媳妇,你就别逗我了,都什么时候了,这十几个地仙都围着我要把我带到仙门去开膛破肚的搞研究呢,你就不担心?”我有时候真想抱住她这磨人的小妖精,一会清冷,一会跟个小媳妇似的。

    “好吧,那你为什么不尝试研究下那招雷的罩子?”媳妇这才和我说起了事。

    我想了半天,这才想起到底是什么,当即拿出了缚仙罩,上下研究起来:“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么?”

    “这对你现在的等级而言,就是个天大的宝物,你想想看,那镇门使为什么当时都没降下足够的神魂,就跑下来找你要此物?”媳妇伸出手,把缚仙罩给拿走了,然后摸着这如同蚊香一样卷着的小罩子,做了一些手脚后,交还到了我手中。

    我看这东西上面有些符文竟给媳妇强行改变,心中诧异这到底有什么变化。

    “此物能引天雷,只不过不适合你使用,所以我把它修改了下,你和我一体,我能用你也就能用了。”媳妇说道。

    我一听,顿时想到了无限可能,我如果能强行招来天雷,那岂不是对渡劫有大大的好处?好比直接给半仙级别的修士强行招天雷来渡劫!只要洗伐肉身,成就地仙不是轻而易举了么?而且这玩意能招来比平时还有厉害的天劫,对我即将步入地仙的修为好处很大,很可能是我成为地仙的直通车。

    媳妇这是带我飞呀!

    “媳妇对我就是好。”我感动的看着她。

    “好么?”媳妇偏着头,一副不信我的样子。

    “好。”我当然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然而媳妇却还没回答我,直接就消失不见了,转而几个人忽然的出现在了我身前身后。

    “该走了,时间不早了,不要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让我们恩师久等,你太不识趣。”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

    “呵呵,仙门召唤,居然还有拖拖拉拉的,我也是首次见过你这样胆大的,不过莫要让我们长辈难堪,否则别怪我们让你难看!”另一个声音也从黑暗中响起。

    我一句话不说,拿出了黑符召唤天棺疾行,然后把惜君从引凤梧桐枝中召唤了出来,顺带还把王胭也叫上,跟着这群地仙往北方疾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