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4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仙官
    引凤梧桐枝是龙十一交给我的,从魂瓮改良过来能够让惜君暂时栖身的小玩意。这小玩意做得唯妙唯俏,里面有她的指骨,寓意来至‘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惜君对这小东西很喜欢,变身出来后常从我手中取过去把玩,反正也是随意她了,我倒并不介意这些。

    王胭现在有点害怕惜君,毕竟惜君不爱和她玩了,所以一路上就抱着我的脖子,偶尔看看我眼前的事物,然后看惜君在那沉默的观察梧桐枝。

    “惜君,你喜欢这东西么?”其实当时龙十一匆忙给我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一小截的木头还没魂瓮大小呢,不过做得着实精致,金色的外表,用料绝不吝啬,上面还镶嵌了无数稀世宝石,听说这一根抵得上一座小城隍了,实在**。

    不过钱毕竟不能买来一切。像是其他鬼仙棺,制作费用也是不菲,只不过作为天一城城主,我主动忽略了钱的数量而已。

    “嗯,喜欢,哥哥知道这是什么么?”惜君拿着梧桐枝轻抚,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却紧紧盯着我。

    “梧桐枝,凤凰息僧所。”我回答道。豆欢岁号。

    惜君凝着眉,却没有回复我,而是伸出了食指,忽然凝聚了一道猩红尖锐的能量,快速的在梧桐枝上画着什么!

    我吓了一跳,难道她只是说说的。其实她不喜欢?不过不喜欢我也没法子,谁让这东西本来就是用来寄僧物,或许她更喜欢独来独往呢?毕竟凤凰这种高傲的神鸟,或许并不喜欢和我这人类在一起。

    坐定等着惜君在上面乱画,我平复了下心情,假意并不介意如此,却看着她最后停下了手中的‘刻刀’。

    她并没有破坏这梧桐枝,反而是交给了我。

    我心中疑惑,看向了梧桐枝上面给她划过的部分,本来还以为是一些乱写乱画,结果看完脸色却为之一变,上面写着:“春去秋來百草依。日朝夜夕尝苦饥。寒霜天威惊孤凤,缄情幽梦思良栖。”

    “你自己作的诗?”我心中一惊,无论是笔画的工整,还是字句的连贯,都彻底的颠覆了她在我心中的感觉,落笔有神,字句有灵,这绝非是个单纯的孩子,甚至可以说有着比一般同龄女孩子更细腻的心灵。

    惜君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周边景致的变化,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琢磨诗句,仿佛回到了她当年一个人孤苦飘零的引凤镇,那时候她的孤独无助,也一时间冲进了我的脑海,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忽然成了十几岁的半大孩子,忽然还能写书作诗,这简直有点匪夷所思,难道像是她这样的通灵妖物,竟能有自我进化的本能?

    “惜君,我能明白你的过往,所以我一直希望你能快乐的过着每一天……可哥哥能力有限,却总让你陷入悲伤中,对不起……”我叹息道,想起之前诸多的事,一路下来无数身边好友亲人逝去,却都无可奈何,心中不免难受。

    惜君回过了头,两眼闪着淡淡的水雾,随后伸手把我的脑袋搂入她的胸膛:“哥哥,我怎会怪你?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哥哥是我的,我就会爱哥哥一辈子。”

    愕然的感受她胸脯的起伏,我心脏顿时跳到了嗓子眼:“别……惜君,你……”

    兀然的,身后阴风大作,一阵阵的在我身上刮着,媳妇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了反映!这一次,本来对惜君防备已经减到很低的媳妇,此时此刻也忍不住爆发了,看来惜君异样情愫已经刺激到了媳妇。

    然而惜君却还不想放开,紧紧的抱着我,仿佛无视这股劲风:“哥哥……惜君真的最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你是我永远的好妹妹。”我赶紧的说道,拍了拍她的后背,她松开了手,一副没明白过来的样子。

    我把她搂入了怀中:“惜君,你要乖乖的,现在你年纪还小,有些话,终究不能乱说。”

    “可惜君会长大,比茜姐姐还要大的,不是么?”惜君不甘的说道。

    王胭坐在一旁,愣愣的看着我和惜君,有些茫然羞涩,还有不知所措。

    “会的,你会长大,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而哥哥还是你哥哥,那样不好么?”我开解起来,惜君情窦初开了,都成了问题少女了。

    “我不要,我只喜欢哥哥,其他人我都不要!”惜君挣脱了我,娇嫩的脸上多了一丝不甘,嘟着嘴巴,最后化作一片红烟进了引凤梧桐枝中。

    我拿起了雕刻诗句的梧桐枝,重重叹了口气,把它藏入怀中。

    “夏一天,我们还要继续往北走,不过现在先往东边的森林,从渺无人迹的十万大山走。”一个地仙的声音传来,旋即气息就往东边那走了,完全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

    一路下来,我都开始研究缚仙罩的用途,不过我召唤了几次天雷,居然都没有成功,这让我有点意外,难道我使用的法宝频率对不上?

    但媳妇说了我能够使用才对,或许说,这只有仙气才能够启动?

    约摸又过了小半天,快到凌晨的时候,天棺疾行已经进入了十万大山的深处,我正琢磨怎么发动缚仙罩的时候,两个地仙靠近了我。

    “前面我们要停一下,我们需要跟上面交接下进度,跟紧了。”其中一个地仙说道,然后再次消失在茫茫树海中。

    天棺疾行手脚并用,遇到再杂乱无章的地形,都能健步如飞,甚至在树上跑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不过因为平稳无比,我即便在上面,也能受得住它上窜下跳。

    “小家伙,这么摆弄我的法宝,好像不大好吧,看起来你还想要把它据为己有呀?来来来,让本尊者看看,你都把它弄成什么样了。”

    正在森林中上下乱窜的天棺疾行上坐着研究缚仙罩,忽然一个声音就从我身后传来!

    “涂仙尊,小心这小子,我降神两次,两回都给他坑死了,这次虽然你降下不少的神魂,但千万还得留意这小子坑我们!”天上异变,金光一下子就笼罩了周围一大片的森林,一时间仙气沸腾,如同置身仙境之中!

    “镇门使,你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便随我下去将这小贼魂识拿了,夺回我的缚仙神雷罩!”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知不觉,这次竟已经到了我身边!

    我看了过去,却只看到蒙蒙的一层透明体在快速的移动,若不是原始森林中的大树,恐怕这东西还看不见呢!

    而天上的金光,却是降下了镇门使周先明,这家伙还是拿着一把青龙枪,只不过这趟修为大不比从前,看来最少提升到了两仪境左右!

    后面的玄天四将也纷纷有了仙级混元境的实力,各拿刀枪剑戟,看起来威风凛凛!

    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一把蓝色的飞剑嗡嗡声的从前方森林飞来,速度快得离谱,那透明体轻咦一声,随后立刻就躲了过去!

    轰隆!

    飞剑所过,大树成片倒下,剑入大地,砾石飞得到处都是!可见威力骇人!

    周边的气息顿时大乱,十几个地仙全都包围了过来,而周先明和那涂仙尊全都愣住了,怎么忽然就给这么多地仙给围住了?这得多巧合?

    “周仙官!涂仙官快快救我!摆弄前面飞剑的那群泼皮无赖竟想杀我!”我眼珠子轱辘一转,连忙叫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