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24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润滑
    “怎么了?”骆青姑脸色有点不好看了,那弟子见师尊面带不悦,顿时浑身颤抖了一下,可见平素里骆青姑对办事不力的弟子,从来都没给过好脸色。

    “原本等在这里的两个两仪境的前辈。都不见人,接头的信号也发出去了,本应该立马就会过来,但却没任何回应。”那弟子惊慌的说道。

    “再发一道信号看看!没准是什么事耽搁了。”尹逸桦捏着小胡子建议道。

    弟子没有犹豫,拿出了一道符纸,伸出手一扬,顿时成了一团熊熊火焰,直接烧着了,我知道这是纸符传书。只要还活着,这东西就能传到对方那边,也会达到大家约定的位置。

    约摸几分钟后,那弟子唯唯诺诺的摇摇头:“师尊……刚才我们还发觉一件事,现在想想,好像有点不大对劲,那边不知出了什么事,坑坑洼洼的,似乎……似乎是有人切磋过的痕迹……”

    尹逸桦当即全都面色一变,瞪了一眼那弟子:“为何不早说!”

    骆青姑也皱起眉,不过很快就看向了树林另一边,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了老祖婆的目光同样也移向了黑漆漆的树林里。

    “你们认一认人,是不是这两位道友?”骆青姑表情缓和起来,准备过去行礼。

    结果一看这两位身穿黑色的道服,脸顿时都绿了。

    “早赶晚赶的。我们好像还是来迟了点嘛,本来大家都说好了,先观察一段时间,结果你们马上就来了个疾行接力的办法,把他就这么掳走了,多不好呀?上面震怒!震怒知不知道?”那黑色道袍的老年男子跺了跺脚,也并不急着打过来,而是在空地那一副恨恨的样子踱步。

    “走!他们有后手!知道我们会来观察点!恐怕有人泄密了!”骆青姑当机立断,完全不等老头说完。

    “嘿嘿,骆青姑,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这么容易!?”老头邪邪一笑,嗖一下,身子就跟蚱蜢一样窜得老高,大手一推,一阵浓烟顿时滚滚而来!

    “秦老邪,休要太狂了。我们仙门行事,当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此子由我们仙门接管,是为天下计!”骆青姑脸色一变,手中飞出一把玉牒,顷刻地上一道道的浓烟炸飞上了天,逼得那老头顿然退后!

    不过叫秦老邪的老头并不以为意,再次推出了一阵的浓烟,力拼骆青姑。

    这一下,顿时让骆青姑力有不逮,连连后退起来。

    两人半斤八两,而骆青姑消耗更大一些,难免吃了暗亏,不过这个时候尹逸桦也动手了,一把剑嗤幽幽的飞转,直接取向另一人的首级。这次的剑似乎一往无前,速度远超之前,恐怕这两位才是他们肯拼死的人。

    “什么叫是为天下计?听不懂。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天下,凭什么就你们行?逗,今天这孩子我们肯定是要带走的,识趣的,能留小命!殷太升,还不动手,难道要老夫一个打俩?”秦老邪提醒道,另一个年纪相仿的老头拿了一把锄头,往前两步,靠近那把飞来的剑,直到飞剑都快到了他眉心,他瞅了一眼才挥动那锄头。叼介司划。

    我暗想这叫什么殷太升的可能要完了,这飞剑速度怎么是他能对抗的?

    结果异乎寻常的事发生了,那剑直接就给打飞了,而这古怪的黑袍老者很快就到了尹逸桦跟前,锄头一下就劈了过去!

    尹逸桦大惊,连忙念了几句符咒,一个法印就打了过去!

    巨响之后,两人都各退了一步,似乎也都没讨到什么好处!

    但就在这个时候,连我都察觉到这两个老头身后那片树林变得妖异起来,一大群仙级气息,把我吓得呼吸都困难了!

    我连忙准备跑路,结果老祖婆一下就扯住了我往后面退!

    轰隆!

    就在我想着老祖婆要干什么时,原本我站立的地方,一个铁笼模样的东西钻了出来,把十多米的地方全锁住了!

    这异变让我惊愕,仙门果然什么神奇术法都有,我要是给这囚牢困住,还不知道能不能上来呢。

    我立即念了咒语,把紫衣和胭儿的本体收了回来,然后用缩地术带着老祖婆逃入了森林!

    但对方这么多地仙,难道是一个仙门倾巢出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忽然给一股青烟推动着往前面疾驰,而后面的滚滚青烟越来越多,很快弥漫了整个森林,我一想就知道是老祖婆的青天卷起作用了!

    有了青天卷困住对手,不用我的缩地术,老祖婆就能让我轻松脱困。论起范围,还没见过有比它强的法宝,而功能更是完美无缺。

    “下阴间。”虽然逃出了很远,但老祖婆仍没有半点松懈,带着我就破界下去了,我们出现在了一片临近森林的地方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老祖婆嘴里念了什么咒语后,就把红布铺在了地上,摆上了案台,用青天卷做了主器,招来了一片的青烟,笼罩了整片的森林。

    我给老祖婆拉着走在浓涡,走了好一会她才停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她脸色有些苍白了。察言观色,我当然知道这是仙气耗尽的表象,就拿出了一大堆的仙气块给了她,老祖婆也不客气,立即做法开始补充起自己的仙力来。

    深处青烟中央,我大致能猜到此地应该是在整个青天卷里了,老祖婆这么淡定的补充法力,宝物若没有障眼法我也不信。我也不敢打扰她,自己拿出了阴气块开始给宋婉仪等家鬼恢复。

    没多久的功夫,原本已经凝聚出分魂的宋婉仪率先跑了出来。

    “主人,可想死我了,那种明明在里面有感应,却出不来的感觉好可怕……”宋婉仪握着我的手,冰冷的体温让我对她生出了愧疚。

    “我知道的,你不说我也知道……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想办法让你们出来。”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黑毛犼和倒霉熊都是她的好伙伴,现在全都陨落了,她主魂在鬼仙棺中是能够思考的,只是出不来而已,所以伤心难受就不需多说了。

    “主人,让小喵出来陪陪我好不好……”宋婉仪说道。

    “嗯,她也很快就能出来了,你先用阴气块补充和恢复下,我会在你们恢复鼎盛时期帮你们引雷渡劫成就鬼仙。”我简单的说了自己能够引来天雷锻体,然后把之前备用的一堆五重阴气块给了她。

    宋婉仪看了我好一会,切切诺诺的说道:“老爷,我饿了。”

    我想了会,才想到好久没喂食精血了,这东西蕴含道统之力,对他们这样的修为恢复起来虽然不比从前,但也还是很重要的,能活性化魂体,就跟润滑油差不多的存在。

    胭儿出来后,也看着我的手指,一副很想吃的样子,只是不好意思过来。

    “哼,连胭儿都鬼仙了,肯定是你天天都有喂她。”

    “婉仪姐姐,才没有,哥哥一路过来,在鬼仙棺那可损失了不少血呢,所以胭儿也好久没吃东西了。”胭儿有些委屈的说道。

    “哦,这样么?”婉仪笑嘻嘻的说道,然后一副想要问我是不是真的样子。

    我摇摇头,正准备拿出刀子划破手指,结果忽然就给宋婉仪咬了一口,我吃痛之下差点想要呵斥两句,可却发现她低着头,竟一边吸吮,一边抽泣起来。

    我叹了口气,就不打算说什么,连安慰也都省了,全心全意的去恢复刘小喵和江寒。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